第105章 脸皮厚,扎不透
作者:章鱼小布丁   心尖蜜宠:帝国总裁疼入骨最新章节     
    “……彤彤,你说的这个是真的吗?这样做可以吗?”何慕凡听顾彤彤理论了一番后说道。

    “喊我彤哥。”

    “彤哥,你没骗我吧?”

    “我干嘛骗你?相信我不会错。”顾彤彤继续敲打他。

    医院里。

    何慕凡接完电话,来到病房门口,看着躺在里面的母女,眉头深锁。

    若不是顾彤彤说那么多,他不敢相信姜星楚还爱他。

    顾彤彤好像说的有点道理。

    倘若姜星楚不曾失去,那么她不会懂得珍惜。

    要是他跟沈菲娅赶紧领证,气气姜星楚,那丫头才能意识到他的重要性。

    很可惜,他好像对女人没了那么多的兴趣。要不是因为姜星楚是姜家大小姐,他才不会搀和这些事情。

    大丈夫应该学会能屈能伸,为了钱,没有什么是不可以牺牲的。何慕凡站在门口,若有所思……

    “妈,你没事了吧,不疼了吧?”沈菲娅问沈如兰。

    “嗯。”

    “姜星楚太过分了,什么事都做的出来,姜伯伯也不说她两句……”沈菲娅心里气不过,不停的抱怨着。

    沈如兰被仙人球扎到了脸,刺刚取出来,她不敢讲话,只好“嗯嗯啊啊”地回应沈菲娅。沈菲娅从不觉得自己给姜星楚下药不对,而是把所有责任都推到姜星楚身上。说了一通,她坐起身:“不行,咱们不能躺在这里,她肯定想趁机把咱们赶出姜宅,走了,回

    家!”

    “我的姑奶奶,回去了我没日没夜跪在那里,你让我安安稳稳的躺着休息会,行吗?”沈如兰无奈地问。

    沈菲娅重新躺回去:“我姜伯伯也真是的,出了这种事,他只是打个电话来问问。单凭你跟他的关系,他至少应该来看看你啊……”

    沈如兰不讲话。

    沈菲娅打开话匣子把以姜春阳为首的男人们奚落了一番:“妈,我把话撂在这里,你要是不赶紧嫁给我姜伯伯,继续名不正言不顺下去,遭罪的时候多了去了……”

    “嗯。”沈如兰点点头,她何尝不是这样认的?可是,姜春阳怕得罪了姜星楚影响到他的利益,不停地妥协妥协。

    这几天跪在那里给姜妈妈守孝,她想了很多,也看清了很多。好想一走了之。

    可她最终留下来了,只为三个字“不甘心”。

    凭什么她做了姜春阳背后的女人这么多年,最后什么都得不到?好不容易等到姜妈妈死了,她还是成不了他的妻子,她不甘心。

    所以,她是不会轻易离开的。

    是时候,想个办法反抗了。

    “等下,我去个卫生间。”沈菲娅胃里翻江倒海,她起身去了卫生间,很快,里面传来“哇哇哇”的呕吐声。

    沈如兰一心想着对付姜星楚的办法,没多想。

    过了一会儿,吐的差点虚脱的沈菲娅从卫生间出来:“吐死我了,该不会是姜星楚在我吃的东西里下药了吧?”

    “你什么时候开始吐的?”

    “吐了好几天了,之前不太严重,今天突然严重起来……”沈菲娅小脸蜡黄蜡黄的。

    沈如兰略微一考虑:“该不会有了吧?”

    “不会吧?”沈菲娅脸色大变。

    “孩子是何慕凡的吗?”沈如兰顾不上脸疼不疼了,说起这件事表现的比沈菲娅还要激动。

    沈菲娅想了想,虽然她在酒吧里约过几个帅哥,不过,就算打死她也不可能承认……

    再说,那些人每人只跟她睡过一晚上,何慕凡睡了好几晚。按概率学来讲,孩子是何慕凡的概率比较高。

    暂且,当做孩子是何慕凡的吧!

    “对啊,是慕凡的。”

    “胡闹,你出去瞎搞我没意见,把肚子搞大了算什么?”

    “妈……”沈菲娅很无语,这是亲妈能说出口的话吗?“喊我爸爸也没用,我告诉你,这个孩子不能要。在医院刚好方便,你去挂个号把孩子打了!”沈如兰一点都看不上何慕凡,天底下这么多有钱有权的好男人,沈菲娅没必

    要生一个穷光蛋的孩子。

    “我不!我要把孩子生下来。”

    “我说不行就是不行!”

    “看来沈阿姨对我是一如既往的不待见啊!”何慕凡一直在门外听她们的聊天,听到这里忍不住了,进门。

    “慕凡。”“我告诉你,我女儿的子宫不是给你生孩子的,你这个穷光蛋,哪儿凉快去哪!这里不欢迎你!”沈如兰脸上的仙人掌刺刚取出来,擦了药水,本来看上去有点狰狞,她冲

    着何慕凡这样讲话,显得更加可怖。

    被沈如兰这样贬低,何慕凡捏起拳头:“不如这样,如果她怀孕了,我跟她结婚;如果没有,我马上离开她!”

    “慕凡……”沈菲娅头一回见到何慕凡这样MAN,小小地感动了一下。

    “走吧,我带你去检查!”何慕凡拦腰抱起她,出门……

    沈如兰气的说不出话来,她哆嗦着手给姜星楚打了个电话,让她来一趟医院。

    一个小时后,顾彤彤和姜星楚一起来了病房。

    沈如兰把她们喊来自然有自己的目的,瞥到顾彤彤手里拎着一个花篮,她心里稍稍满意。

    她们是开花店的,这点花对她们来说好像没什么,但是带了这个过来相当于抛出了橄榄枝,她很高兴。

    “阿姨,我听楚楚说你住院了,没什么可以给你,所以送点礼物给你。”顾彤彤把花篮往床头柜上一放。

    花篮外面裹着颜色漂亮的包装纸,沈如兰刚才没看清楚,等伸长脖子瞥到里面是一个个圆滚滚的仙人球,她吓得缩回脖子。

    她们带什么来不好,偏偏带这个,故意的!

    “呵呵,来就来,还带这个做什么,多破费啊。”沈如兰皮笑肉不笑。

    顾彤彤拉过椅子坐在沈如兰病床边,盯着她的脸观察了一会儿:“脸不疼了吧?”

    “还好。”说完,沈如兰忌惮地看了看姜星楚。

    “楚楚,听到没,阿姨早不疼了。我就说嘛,脸皮厚,扎不透。”顾彤彤讲话跟绕口令似的。

    还别说,很押韵。

    沈如兰抽了抽嘴角,她打电话喊着姜星楚来,顾彤彤这个死丫头来凑什么热闹?

    她的嘴巴比姜星楚还要毒……沈如兰只是找姜星楚有点事,现在看来,决策有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