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三章普通礼物和信物
作者:墨容澉白千帆   王牌宠妃惹君心最新章节     
    日头明晃晃的高挂着,墨容澉却感觉不到一丝暖意,反而冷得彻骨,一心颗直落深渊。

    几步开外,那对小儿女情意绵绵,红着脸你瞟我一眼,我偷看你一眼,羞中带怯的模样,真叫他恨得牙痒痒。

    原来她真的意属杜长风,杜长风呢,上次说弄丢了她送的荷包,他便以为杜长风没那意思,没想到见了面,杜长风那情窦初开的青涩模样,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怎么回事!

    其实这么看过去,两个人着实相配,尤其白千帆今儿个稍加打扮了,估计是穿了厚底的鞋,衬得身段儿高挑苗条,乍一看就是个娇俏妙龄少女,本该是他揉在怀里心肝宝贝样儿的疼受着,现在却落得他跟做贼似的躲在树后边偷看。

    亏得这段日子,他掏心掏肺的对她,合着她一点没往心里去,担着楚王妃的头衔算什么,心不在他这里,做什么都枉然。

    墨容澉突然觉得一阵眩乎,撑了树干用力吸了一口气,心底涌上来一种近乎绝望的情绪,罢了罢了,她心里有了人,再对她好,她也不会往心里去。

    默然立了一会子,他黯然失色往前厅去。

    到了人前,端起一副笑脸,今儿是他的生辰,却是他过得最不痛快的一个生辰,二十九了,明年就到了儿立之年,其实他还求什么呢,国泰民安,皇帝是仁君,府里娶进来两位王妃,安安心心开枝散叶,撑起一头家,大伙儿的日子不都是这样过的吗?

    可越这样想,却是痛不欲生,不让他尝着情滋味倒好,尝到了要撂下,简直要他的命,活了一把年纪了,才知道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滋味,尽管她身量小,也不是倾国倾城的容貌,还时常犯傻,却成了他的眼珠子,爱着宠着,一心一意要与她一辈子不分离。

    这下好了,两情相悦,恐怕不用等到十五六,她自个就耐不住要出阁了,楚王爷在心底哀声叹气,把酒倒进了嘴里,都说借酒消愁愁更愁,他平日里酒量好,这会子也不知道喝了多少,反正谁来敬酒,他都喝,渐渐的就有些晕乎了,眼前人影晃动,也不知道谁是谁?

    宁九跟在他身边,见他身形踉跄,便把伸过来的酒杯接过来替他喝了,墨容澉勃然大怒,一脚踹过去,“什么东西,谁让你接的?”

    宁九被他踢出三丈远,还好没倒地,挨了踢也不吭声,依旧过来站在他身后,轻声劝道:“王爷,再喝就高了。”

    “本王乐意!”墨容澉眼睛一瞪:“本王今儿个高兴,想一醉方休,要你多事!”

    身边的人附合着,“是是是,王爷今儿个高兴,一定一醉方休,来来来,大伙儿喝起来,给王爷把酒满上。”

    墨容澉眼底的落寞只有宁九看得到,虽然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但大概跟小王妃脱不了干系,如今王爷一喜一怒,皆与小王妃有关,是小王妃没给他送礼物,还是两人一言不合吵了架?他摇了摇头,英明神武的楚王爷情路有点坎坷啊……

    说起来也怪,先前还有些晕乎,越到后面,墨容澉倒清醒起来,一杯杯酒往嘴里倒,心里敞亮得跟明镜似的,脸红得象关公,嘴角挂着虚笑,一双眼睛却是幽黑阴鹜,谁见了都忍不住打寒颤。

    终于是散了席,郝平贯,贾桐和各位管事帮着送客,墨容澉坐着喝了一杯闷酒,起身回怀临阁去,宁九要来扶他,被推了一个趔趄,他不敢再上前,默默的跟在后头。

    好巧不巧,那棵枝叶繁盛的桂花树下,为什么又是他们俩个?

    墨容澉以为自己喝醉了,出现了幻觉,可身后宁九也止了步,说,“是王妃和杜提督。”

    白千帆正往杜长风手里塞荷包,淡紫色的,上头绣的并蒂莲开,他在她房里见过,说是给绿荷绣的,原来是诓他的,明明就是给杜长风的,以前那个杜长风扔了,所以又补一个给他。

    她待杜长风这么好,扔了还可以补回来,那他呢?那个满是线头子的荷包还套在他的大荷包里,每日随身携带着,跟宝贝似的轻易不离身,晚上睡觉就放在枕头底下,是她亲手绣的,她的一片心意,他从来没看得这么慎重其事过。

    可就算他真的弄丢了,她也不会再补一个给他了。给他的是普通礼物,给杜长风的是信物,那是不一样的。

    他只觉得心口痛得厉害,象谁拿了一把尖刀在绞动着,绞出一个巨大的洞来。

    可越是这样,他脸上越平静,目光有些茫然,慢吞吞走过去。

    瞧见他过来,杜长风立马把荷包抓在手心里藏住,低身做揖,笑着道:“王爷的酒量真不是一般的好,属下心生佩服,王爷歇着,属下这就告辞了。”

    墨容澉做出不悦的样子,“怎么本王一来,你就要走?不会是在背后说我坏话吧?”

    “说您好呢,”白千帆插话,“说您有善心,把我当妹子疼,对我好着呢。”

    墨容澉听了这话,心里呕得想吐血,当什么狗屁妹子,人人都明白,就你自己拎不清,倒底是心里有了人,别人再好也看不到。

    他没搭理她,对杜长风说,“上回喝酒没喝成,下次吧,下次有时间本王跟你喝个痛快。”

    杜长风笑着应了,再次告辞,倒底白千帆是内眷,他们这么的见面并不合情理。反正以后有的是机会再见,他也不急在这一时半会儿,久不久见一次,看着她一点点长大,那份心境想一想也是雀跃的。

    杜长风走了,白千帆转身想扶着墨容澉,被他甩开,也不说话,阴沉着脸,阔步向前面走去。

    白千帆愕然,问宁九,“王爷怎么了?”

    宁九脸上没什么笑容,表情淡淡的,“王爷大概喝醉了,王妃不必往心里去。”

    白千帆见过墨容澉太多喜怒无常的样子,当然不会往心里去,何况他今儿个过生辰,突然想起礼物还在她袖筒里装着,抬脚就追上去。

>>>>最刺激爽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