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千零四十八章三哥,是我
作者:墨容澉白千帆   王牌宠妃惹君心最新章节     
    尉迟不易尾随着三哥,穿过打昆城那些细长狭窄的街道,最后停在一座被鲜花包围的小竹楼边。

    三哥和那姑娘手牵手上了竹楼,二楼的走廊上,一位妇人抱着个婴儿,笑眯眯看着他们。三哥上楼先朝妇人双手合什行了个礼,然后接过婴儿,轻轻亲了一口,慈眉善目的样子让尉迟不易简直目瞪口呆,这还是从前那个威风凛凛,口口声声不为公子报仇誓不为人的尉迟三哥么?

    那姑娘也俯身过来亲了孩子一下,尉迟不易看到她家三哥嬉皮笑脸趁机在姑娘脸上亲了一口,呃,这么没皮没脸的,尉迟不易都替他害臊。

    但是姑娘一点也不介意,倚着三哥的肩膀,嘻嘻哈哈逗弄着孩子。

    她的目光停留在那姑娘头上,头发盘上去,插着彩翎,另一边用五彩丝线缠在发辫上,这在南原是已婚妇人的打扮。尉迟不易摸着下巴思忖,莫非三哥在南原成亲了么?如果是这样,那个婴儿便是三哥的孩子了。

    三哥到南原来执行任务,任务没完成,却在南原成亲生子,看起来小日子过得挺滋润。

    她摸着沉甸甸的包袱,心想:反正她中了毒,与其回去让爹娘白发人送黑发人,伤心欲绝,不如学三哥一样,也在南原找个男人成亲生子,希望在她死之前,她能生下孩子,她的血脉得以传承下去,便是死了,她也没有什么遗憾了。

    正兀自出神,突然身后一道劲风袭来,她本能扭着身子一闪,避开那一下,定晴一看,是个墩实的年青人,长得有点黑,瞪着一双眼睛看她,“你在这里做什么,鬼鬼祟祟的,快说!”

    尉迟不易心想,我站在这里好好的,招你了还是惹你了?

    看她不吭声,那青年手臂一挥,大声叫道:“抓到一个可疑的人,大家都过来瞧瞧。”

    尉迟不易还没想好怎么跟三哥见面,听到他咋乎,便想开溜,却被四面八方的人挡住。

    “还想跑,快抓住他!”

    尉迟不易哭笑不得,“我什么都没做,你们误会了。”

    “没做吗?”那个墩实的青年说,“我亲眼看到你躲在树后偷看罕香,还不承认吗?你这个登徒子!”

    “偷看罕香?快叫景容,把这个登徒子狠狠揍一顿。”

    如果说刚刚尉迟不易还有点犹豫,不能完全确定她看到的男人就是三哥,现在一听名字,她知道准确无误了,她的三哥就叫尉迟景容。

    已经有人朝小竹楼上的人喊起来,“景容哥,抓到一个偷看罕香的无赖,你快来。”

    那边闹哄哄一群人,尉迟景容也没弄清楚状况,就听说有人偷看他媳妇,立马把孩子往罕香怀里一塞,气势汹汹就下楼去了。

    那了那边,看到一个小个子男人被他几个好兄北弟推推搡搡,他走上去,瞟一眼,那无赖长得还挺清秀,他在心里冷笑,毛都没长全,敢偷看他媳妇,打死丫的,飞起一脚踹在那人后背上。

    尉迟不易被突如其来的一脚踹得往前面一栽,摔了个狗啃屎,她还没回过神来,一只大脚重重的踩在她背上,压得她喉咙一甜,差点吐出一口血来,几年不见,三哥还是这么彪悍。

    “小子,敢偷看我媳妇,四里八乡打听打听,我尉迟景容的拳头可不是吃素的。”

    周围响起一片叫好声,“景容哥,好厉害!”

    “景容哥,对付这种无赖没什么好说的,打啊,让咱们见识见识你的真功夫。”

    尉迟不易刚把那口腥甜压下去,身后有人把她拎了起来,“小子,人不大,尽干偷鸡摸狗的事,我代你爹娘好好教训教训你……”

    说完挥着拳头打过来,尉迟不易惊恐万分的抱着头,三哥有股子蛮力,她亲眼看到他一拳把一扇厚实的门打了个对穿窟窿,要是这拳头落在她头上,她今天就得交待在这里了,她不想死在自己人手里啊……

    千钧一发之际,她大喊一声,“三哥!”

    尉迟景容呼啸而来的拳头堪堪停在她脸边,大约一个手指头的距离。他疑惑的放下手,“你是谁?”声音有点耳熟啊。

    尉迟不易把架在头上的手慢慢落下来,哭丧着脸,“三哥,我是不易。”

    “不易?”尉迟景容仔细打量她,虽然身量长高了,眉眼长开了,可那把烟嗓子独一无二,是尉迟不易。

    他赶紧把她身上的灰尘拍了拍,“不易,三哥踢疼你了吧。”

    尉迟不易有点想哭,一来看到了亲人,二来亲人还打了她,但她不好意思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哭,红着眼睛点头,“疼。”

    尉迟景容朝众人摆摆手,“大伙误会了,这是我……”

    尉迟不易抢着答,“我是他弟弟。”

    尉迟景容还算聪明,“……是我弟弟,刚从老家过来了,大家都散了吧。”

    那墩实青年有点不好意思,对尉迟不易说,“你怎么不把话说清楚呢,害我还以为你是个登徒子,景容哥差点误伤了你,你没事吧。”

    尉迟不易抚了抚胸口,“还好还好。”

    尉迟景容拉着她往小竹楼走,一路问她,“不易,你怎么到南原来了?”

    “跟三哥一样,我来执行任务。”

    尉迟景容警惕的看了眼四周,压低了声音,“说话小心点,让人听去就麻烦了。”

    尉迟不易也压低声音,“三哥,我现在扮男人,你可别说漏嘴了。”

    尉迟景容的声音又低了一些,“你去过皇宫了么?”

    尉迟不易几乎是哑着声音说话,“去过了,失手了。”

    “啊?”尉迟景容大惊失色,“那怎么……”

    “哎,说起来一言难尽。”尉迟不易拉着她三哥的衣袖,头凑过去,“我找错人了。”

    尉迟景容弯下腰,头也凑到一起,“你找错了谁?”

    “本来杀南原皇帝,没杀成,后来又和他的随从比试,也没打得过。”

    尉迟景容纳闷,“你和皇帝的随从比什么?”

    “我打不过南原皇帝,若能打赢他的随从,也不算丢人。”

    “……”

    罕香看着楼底下一高一矮两个男人凑到一起,嘀嘀咕咕,鬼鬼祟祟,扬声叫,“景容,回来吃饭了。”

>>>>最刺激爽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