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七章 风神之怒
作者:舞独魂灵   九龙拉棺最新章节     
    ,

    面对永夜之君和光明神主的双重杀机,姽婳化冥河为刀,银龙咆哮。

    一把全新的神兵出现在手中,冥河狂舞,乱阴阳。

    此刀一出,立刻牵动冥河南北两岸的阴阳二气,以冥河刀为中心,形成了一个庞大无匹的黑白气旋。

    阴阳二气疯狂的涌入其中,旋涡中西仿佛无底深渊,永远也填不满。

    本来阴阳二气相冲,足以毁灭此方世界。

    但是冥河刀生成的气旋完美的吸收了阴阳二气,将至重新打入混沌形态,阴阳失衡即为混沌。

    混沌形态吞噬了一切能量辐射,只要气旋还在,就不会彻底失控引发世界崩塌。

    现在姽婳悬浮于混沌旋涡中心,虽然暂时解决了阴阳二气的毁灭危机,但是她本身的危机依然在。

    黑暗之刃斩落,光明之刃斩落。

    姽婳将冥河刀从混沌气旋中抽出,无视光明之刃的杀伐全力斩向永夜之君。

    黑暗之刃和冥河刀在虚空中相交,直接引发真空力场向内崩塌,能量疯狂凝聚在两大神兵的交接处,形成一个昏暗无光的光点。

    光点在黑暗之刃和冥河刀之间跳跃不止,当落到黑暗之刃上的时候,永夜之君感受到了最深切的死亡威胁,当落在冥河刀上的时候,姽婳同样如此。

    力量到了至尊境界,真正做到了大音希声大象无形,甚至根本看不到表象。

    这个光点无法言说,甚至根本不是客官的存在。

    或许,光点只会同时出现在交战的两个人的心中。

    力量很快达成了均衡,光点悬浮在两大神兵中间,静止不动。

    这时候要比拼的就是意志和心念。

    永夜之君的信念很强,因为他背后站着天道,同时,他也坚信光明圣主一定可以在他和姽婳战成均衡的时候,一剑斩破死神的魁罡之躯。

    他所要做的,就是坚持和等待。

    姽婳的信念同样很强,身为死神她早已勘破生死,死亡并不能令她感到恐惧,当然她也不会再去拥抱死亡。

    她的信念只在于永夜之君身上,她要他死。

    至于她本身的死活,已经成了无关紧要的事情,并不会给她的心理带来任何负担。

    永夜之君在等,本以为只是一瞬间的事,光明圣主很快就能终结死神的生命帮助他解脱。可惜他低估了能量聚变后引发的时间只差,是的,时间线在这一刻脱轨了。

    当光点产生的那一刻,他和死神的交手就成了独立的一个时间点,脱离了时间线的掌控。

    在这种情形下,每一秒都等同于一万年那么漫长。

    时间越长,对于等待的人来说就越发煎熬。

    永夜之君的信念开始动摇,因为漫长的等待极大的消耗了他的耐心,他的心灵开始出现了破绽,甚至对光明圣主起了疑心。

    他认为,光明圣主之所以迟迟不肯出手解决死神,是因为他想独揽全功,成为天父之下唯一的宠儿。

    相反的是,姽婳根本不在意时间。

    太初死神,阴阳灭绝,一万年和一瞬没有什么区别。

    光点开始摇摆,渐渐的落在了黑暗之刃的剑身上,刚一落下就加速了永夜之君的信念崩塌。

    随后光点开始快速移动,顺着黑暗之刃的剑身迅速朝永夜之君握剑的手臂移动。

    这时候,倘若永夜之君狠心折断握剑的手,还可以自救。

    然而,巨大的恐慌占据了他的内心,本该丢弃的剑,反而成了他的救命稻草。

    当断不断,反受其乱。

    最终光点沿着剑柄没入永夜之君的手臂,再顺着手臂迅速移动,悬停在永夜之君的神庭穴上面。

    死亡将至,永夜之君终于意识到了自己所犯的错误,拼命呼唤天道的名讳。

    可惜,已经为时已晚。

    “尘归尘,土归土。”

    姽婳一声叹息,冥河刀再次爆发一道强劲的刀罡,光点落入永夜之君的玄关之中。

    永夜之君仰面从空中跌落,此时他的神魂已经彻底失控。

    庞大的身躯,从灭绝之地跌落入无尽虚空之中。

    不知过了多久,终于在虚空深处传来一声震撼万古的回响。

    天道之子,永夜之君。

    陨落

    永夜之君破碎成无尽黑暗碎片,被宇宙天地法则直接抹去所有灵识,融入无尽黑暗中,彻底消失不见。

    而他所用的神兵,无尽黑暗之刃则就此遗失,不知所踪。

    永夜之君身死,原本脱离的时间点又被时间线重新找回,便在此时光明圣主一声怒吼,狠狠的斩中了姽婳的魁罡之躯。

    姽婳的信念是杀掉永夜之君,信念达成,再无力抵挡光明圣主的愤怒一击,魁罡之躯破碎,神魂激荡融入冥河刀之中。

    人刀合体,投入混沌气旋之中试图逃离此间。

    和慕容元睿预料的不差,现在的姽婳早已不是当年的破军之将。

    若是从前,她便是拼着形神俱灭也会和光明圣主决战到最后一刻,现在的她只要有一线生机,都不会做无用的牺牲。

    这并非是她畏惧死,而是真正的勘破了生死。

    勘破生死,才知道死亡的价值,不会做无畏的牺牲。

    姽婳穿过混沌气旋逃离阴阳绝灭之地,光明圣主奋起追赶。在两人身后,失去掌控的混沌气旋终于引发了能量大爆炸,整个阴阳绝灭之地在爆炸中崩溃。

    冥河刀瞬息万里,可是速度再快又怎么能快得过光。

    无论刀逃向哪里,光明圣主始终如影随形。

    姽婳心思闪转,曾有一刻她想逃向太古神界,因为神界有我。

    可是,最终她还是放弃了这个打算,继续朝宇宙边缘逃遁。

    冥河刀的飞行,燃烧的是姽婳的神魂。

    姽婳神魂无多,速度也越来越慢。眼看难逃光明神主的追杀,姽婳决定采取终极手段。

    她选中了一颗昏暗无光的星辰,试图引爆这颗星辰重创光明圣主。

    宇宙虚空,星辰罗列。之所以选中这颗星辰,是因为这颗星辰将死而未死。

    仿佛随时会死,然而那微弱的星光又仿佛会重新点亮整个星辰。

    生死之间有大恐怖,同时生死之间也孕育着希望。

    姽婳对生已经不抱希望,她的希望是自己的死会变的很有价值。

    永夜之君和光明圣主无疑于天道的左膀右臂,如果能够将两位天子全部灭杀,将会给天道国度唱响挽歌。

    为人间三界,太古三界立下不灭功勋。

    光明圣主第一时间洞察到了姽婳的想法,以超越极限的速度抢在冥河刀引爆星辰之前发起毁灭一击。

    冥河刀已经耗费了姽婳太多的魂能,面对光明圣主的横空拦截,只有饮恨。

    星辰光辉黯淡,希望失去了色彩。

    然而,就在冥河刀即将被光明圣主拦腰斩中的那一刻,那颗仿佛随时会死去的星辰上忽然传来一股奇异的能量波动。

    没有什么比光更快,如果硬要在宇宙虚空中找出一股力量可以和光速抗衡,那就是太初风神的风之轨迹。

    风起,扭曲了光线,也扭曲了光明圣主的必杀之剑。

    原本斩向冥河刀刀身最薄弱地方的一剑错离了原本的轨迹,只堪堪在冥河刀上斩出一个缺口,而刀身并没有破碎。

    光明圣主毕竟是后期之秀,并没有在第一时间辨识出这诡异的风出自何人的手笔,一剑未竟全功,他立刻奋起直追。

    然而冥河刀在吃了重击后,速度再次加快,瞬间脱离了光明圣主的视野投向了那颗星辰。  此时的冥河刀已经失去了引爆星辰的威能,姽婳的神魂也因为刀身受损进入了极度虚弱状态。光明圣主毫无顾忌的莅临星辰位面,释放出神念搜索整个星辰试图找出

    冥河刀的下落。

    灰暗的星辰被光明神念点亮,很快,光明圣主就锁定了受损的冥河刀的位置。

    然而这时候他却开始犹豫了,因为受损的冥河刀被一个女人牢牢的握在手中。

    他看到刀的时候,也看到了那个女人。

    “你是谁”光明圣主问道。

    “我是谁我不记得我是谁。”女人说道。

    声音极度空洞,眼中没有半点神采。

    女人一边说,一边用雪白的手指划过刀身,不小心被刀锋割破,几滴鲜血没入刀身之中。

    便在这一刻,刀身中传来一股似曾相识的气息。

    女人眼中开始迷惘,继而汹涌澎湃的怒火在心头烧起。

    这股恚怒,超越了以往任何一次,即便眼看爱人身死的时候,都不若现在这般怒火中烧。

    爱人身死,她可以拿一生殉葬。

    可是刀中那一缕熟悉的神念,是她千万世都无法面对的愧疚。

    她想起了往事,解锁了尘封的记忆。

    握刀的手,开始剧烈颤抖,继而愤怒的指向光明圣主。

    “我知道我是谁了。曾经我有过无数个名讳,太初,太古,天庭,人间,都留下过我的轨迹,我的传说。神魔皆为过眼云烟,然而却有一个名讳我永远也忘掉。”

    “你到底是谁”光明圣主厉声质问。  “魔道弟子,封十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