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8章 包子与AD钙奶
作者:时光仍在,再爱不迟   时念卿霍寒景最新章节     
    一边说着,霍寒景还抬起漂亮的手指,掐了掐她愈发圆润的小脸:“认识这么多年,好像你从来没有这样吃过醋。”

    不对,确切来说,时念卿是从来不吃他的醋。

    霍寒景一直都知道,在这段感情里,时念卿自卑到极点,自卑到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所以,当年萧依依从A国转学至S帝国的‘英皇’学院总部的时候,知晓他与萧依依有婚约,她也从来不主动在他面前提及有关的任何事情。哪怕学院的学生,为了抱萧依依的大腿,明里暗里欺负她,她也不肯找他。情绪最失控的那次,她也是因为跟萧依依打赌失败,按照赌约跟他分手,她却仅仅是打电话告知。

    那天,如果不是他从机场折返回来,他这辈子恐怕都不会知道,她背着他的时候,会哭得那么惨。

    其实,霍寒景最不服气,心里最难受的,是她宁愿找顾南笙,也不会找他。

    她是他的女朋友。

    家里有事,她脑子里条件反射浮现的是顾南笙的名字,永远都不是他霍寒景。

    他不知道,究竟是自己哪里做得不好,让她宁愿去依赖别的男士,也从来不会给他带来半点的麻烦。

    在恋爱关系里,这种情况是不正常到诡异的。

    所以,霍寒景心里一直都是有气的。

    萧依依就算了。

    后来,他们结婚。他与盛雅那般亲昵的关系,作为S帝国的总统夫人,按理说,无论如何都不允许自己的丈夫,在外面跟别的女人保持暧昧关系。事实却是,时念卿根本不在意。不在意他和谁在一起。不在意,他与别的女人在一起,究竟做了什么。

    再后来,是古思媞。

    古话有云: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霍寒景以为,时念卿就是这样毫不在意的冷漠性子,却万万没想到,皇室贵族那么多身份高贵的女子都令她无动于衷、岿然不动,一个区区夜总会的女孩子,却让她失了理智。

    时念卿躺在床上,缀在天花板上的吊灯,投射着明亮璀璨的光晕,背着光的缘故,霍寒景轮廓分明的精致脸孔,有点灰暗不清,可,他的眼眸,却黑得发亮,甚至……眼底深处,还溢满了浅薄的笑意。

    后知后觉才反应过来,适才霍寒景究竟说了什么,她皱起眉头,立刻否认:“谁吃你的醋了?!霍寒景,我只是觉得,你贵为一国总统,不要自甘堕落到去那种地方。传出去,对霍家的名声不太好。”

    一边说着,时念卿还一边挪开视线。

    “是这样吗?!”霍寒景看着她心虚的模样,嘴角的笑意,愈发深沉。

    “是!”时念卿想都没想,便脱口而出。

    觉得现在的气氛,过于压抑。时念卿推搡着压住他的男人:“你让开,别压着我。”

    霍寒景看着她耳根子都红了,也不想在逗她,索性翻身躺在旁边去了。

    得到自由,时念卿麻利从床上起身,直接溜进了卧房里的卫生间。当她重重关上门,顺手反锁之后,靠在门板上,大口大口呼气的同时,也懊恼到了极致。

    她自己都不知道今晚自己的情绪,为什么会起伏这么大。

    细细回忆,自己适才那炸毛的样子,俨然是没有任何风度的泼妇。

    想到这里,时念卿心里愈发的羞耻悔恨。

    在她躲在卫生间里,尴尬到不行之时,卫生间的门,突然被霍寒景从外面扣响了。

    “时念卿,你打算在里面呆多久?!”

    “……”时念卿皱起眉头,幽怨地盯着倒映在门板上,那抹挺俊的身影,在她纠结如何回复的时候,霍寒景又开口了,“我还没吃晚饭。”

    “你没吃完饭,应该给徐则打电话,你冲着我嚷有什么意思?!”时念卿坐在马桶盖上,忍不住翻白眼。

    当然,她眼尾余光不经意瞄到旁边的镜子里,投射而出的自己那张醋意未退的模样,瞬间又难堪起来。

    宁苒曾经跟她说过:男人不喜欢胡搅蛮缠,无理取闹的女人,短时间还行,时间长了,迟早受不了的。

    所以,时念卿从来都不敢在霍寒景面前真正表露自己的情绪。

    也不知道,她今天发了这么大的脾气,以后他会不会觉得她烦。

    “你有看时间吗?!现在几点了,徐则跟着我忙了一天,好不容易下班,我还让他帮我买晚餐,我是那种往死里压榨下属剩余价值的老板?!”霍寒景有些不满。正常女人,听见男人没吃晚饭,不都是反问一句:“那我帮你做?!”

    结果轮到时念卿这里,怎么就……

    “徐则上班很累,你可以给桐姨打电话。”时念卿脱口而出。

    “……”霍寒景这次彻底无语了。

    时念卿在卫生间里,不知道磨磨蹭蹭多久。外面,无声无息,听不见任何的响动,时念卿的耳朵竖得又高又长,仍然听不见任何的动静,她觉得有点惊悚。

    该不会,霍寒景走了吧。

    她也还没吃晚饭呢。

    想到这里,她快速拉开卫生间的门。

    却在开门的瞬间,惊悚地发现霍寒景正端端正正坐在房间角落的躺椅上,一双猎鹰般锋利的黑眸,直勾勾地盯着卫生间的门口。

    刹那之间,时念卿全身的每根寒毛,集体竖立。

    “霍寒景,没事,你露出那么凶狠的目光做什么?!”时念卿惊恐地询问。

    “……”霍寒景却只是抿了下绷紧的唇,并没有回复她。

    最后,时念卿实在承受不住他那过于凛冽的目光,直接投了降:“好了,你别用那么恐怖的眼神瞪我了行吗?!我随便去给你做点行吗?!”

    说着,时念卿翘起嘴巴,一脸的幽怨:“你怎么和苏媚一个德行,我挺着这么大的肚子,还压榨我。”

    霍寒景听见她去帮他做饭,好不容易稍稍柔和下去的脸庞,瞬间又冷漠肃杀起来:“别拿我跟其他女人做比较,我是那种随随便便可以比的吗?!”

    “……”时念卿翻了白眼。她从来不知道,霍寒景这么自恋。

    冰箱里,并没有什么吃的。

    傍晚,她和苏媚去超市买的那么多食材,却放在苏媚车子的后备箱里,忘记拎下来了。

    时念卿盯着空荡荡的冰箱,有点犯难,完全不知道应该给霍寒景做点什么。

    唯一的一袋面条,时念卿看了日期,居然都还过期了。

    时念卿真心郁闷到不行。

    在她犹豫着,要不要跟霍寒景说下,干脆在网上喊点外卖好了,谁知霍寒景却在房间里,大声喊道:“时念卿!!!!”

    “怎么了?!”霍寒景的声音有点急,时念卿以为发生什么事了,狐疑回到房间,却发现霍寒景站在卧室的卫生间里。

    “有没有睡衣?!我刚刚洗了个澡,洗完了才发现,你卫生间里,怎么没给我备衣服?!”霍寒景抱怨的声音,自然是不满,加极度不高兴的。

    时念卿却觉得有点搞笑。什么叫,没给他备衣服?!他从来都没在时家睡过觉,她为什么要给他备衣服?!其次,他们的关系,还没有亲密到,在她家里,时时刻刻要准备他的用品吧。

    “家里没有男士睡衣。”时念卿说。

    “……”霍寒景在卫生间里,瞬间没了声音。

    时念卿走过去,敲了敲门:“要不然,你讲究着脏衣服,再穿一晚?!或者,一会儿吃了饭,你直接开车回总统府?!”

    时念卿的话,怎么听,怎么像时时刻刻在撵他走。按正常情况,她不是应该偷着乐吗?!这女人真是……

    时念卿站在门外,揣摩了许久霍寒景无声无息到底是几个意思,最后,她惶惶不安地再次提出建议:“要不然,你将就下我父亲的衣物?!”

    **

    厨房里。

    时念卿最后还是决定给霍寒景下点炸酱面吧。

    虽然,面条和调料都过期了,但是,少吃点,或者,偶尔吃一次,应该没问题吧。

    如此想着,时念卿下面的动作,愈发的娴熟与迅速。

    正当她先要神不知鬼不觉昏过去的时候,霍寒景的声音,毫无征兆的突然在她身后响起:“你帮我下面条,就是纯粹素面?!”

    霍寒景有点不敢思议。

    以前,她给他做的炸酱面,都是有蔬菜,有鸡蛋,时间充裕的话,还有红烧肉。

    肉,这么晚的时间,他倒是不怎么期待了,但是鸡蛋至少该有一个吧。

    本来就心里有鬼的时念卿,被他突如其来的质问,吓得魂不附体,她惊恐地低呼一声,转身的时候,动作太大了,导致放在料理台上的甜面酱给砸在地上。

    且,时念卿浑身一抖的时候,拿着筷子不停搅动面条的手,当即贴在了锅的边缘。

    她被烫得立马缩回手:“疼死了!!!!”

    霍寒景见她被烫着,眉眼都冷沉下去,他疾步跨过去:“你没事吧,怎么这么笨。”

    霍寒景立刻拧开水龙头,把她的手放在冷水下冲。责备她的话,更是滔滔不绝。

    时念卿皱起眉头,看着自己的手背,立马起了个晶莹剔透的水泡,心里有气:“如果不是你突然在我后面出声,我会被吓住吗?!怎么全部都怪在我身上。”

    “你明明知道我在你家里,你还会被吓一跳,到底是谁的原因?!”

    “你不知道,人吓人,会吓死人吗?!霍寒景,你悄无声息站在我身后,换做任何人都会吓尿的。再这样吓我,孩子真的要被你吓出来了。”

    眼尾余光瞄到霍寒景欲言又止的模样,时念卿赶忙阻止:“你闭嘴,不准说话,不准狡辩,就是你的错。”

    “……”霍寒景默不作声。

    冲了凉水,手背的灼烧感消褪不少。

    时间差不多的时候,霍寒景询问:“医药箱放哪里?!涂点药膏就好了。”

    时念卿刚要说医药箱的放置地方,却瞄到霍寒景的注意力,落在摔在地上的甜面酱瓶子上,瞬间心脏咚咚咚狂跳。

    “你往这边靠,小心被玻璃瓶划伤脚。”霍寒景蹲下身,就要把瓶子捡起来扔垃圾桶里。

    时念卿吓得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了:“你别动,我自己来收拾。”

    时念卿特别害怕被霍寒景发现,她把过期的甜面酱拿给她吃。

    按照他那脾气,估计得炸掉。

    霍寒景被她那过于激烈的反应吓了跳。

    在时念卿动作麻利捡起碎成四瓣的瓶子时,他居高临下用阴冷的眼神瞪着她。

    时念卿感受到后,很心虚地勾唇笑道:“S帝国的垃圾分类,执行起来,已经三年了。一年比一年严苛。扔错一次,不仅罚款,还要被扣分,完了记满12分,就要被送去学习。这玻璃瓶,扔垃圾桶之前要清洗干净才能忍。你是大总统,我不能让你清洗垃圾啊。”

    瞄到霍寒景的脸色仍然黑黑臭臭的,时念卿立马转移话题:“医药箱在电视柜右边的抽屉里,你帮我去拿下,我处理干净垃圾就过来。”

    霍寒景阴沉着俊美的脸孔,面无表情转身去客厅。

    时念卿长须一口气。

    过期三个月的甜面酱,不知道味道变没有。

    时念卿麻溜把锅里的面条挑起来,然后放进提前调好料的瓷碗里。

    当她端着面条去餐厅,霍寒景已经拿着医药箱坐在餐桌前了。

    涂抹药膏的时候,时念卿很小心翼翼。

    当然,她不是害怕自己的烫伤疼,而是害怕霍寒景察觉什么。

    所以,在霍寒景挑起面条,吃第一口的时候,英挺的剑眉都深深拧了起来,时念卿那一刻心脏都提到喉咙口了。

    早知道如此担心受怕,她就不应该如此讲究。

    现在虽然时间很晚了,但是,距离这片老主宅的不远的街上,有一家二十四小时营业的便利店。她就应该让霍寒景开车去买点面条和鸡蛋的。

    欸。

    霍家的人,那么金贵。

    万一吃了过期食物,再闹肚子的话,会不会……

    细思极恐。

    在时念卿纠结要不要叫停霍寒景吃面的时候,霍寒景阴冷的声音,忽然传了过来:“时念卿,你今晚有点反常。”

    “什么?!”时念卿眼睛瞪得又圆又大。

    霍寒景察觉到时念卿的目光,今晚一直都落在他的面条上,结合刚刚抢甜面酱的激烈动作,霍寒景推算出了什么:“你在我面条里,加了什么?!”

    时念卿眼睛都惊恐的瞪至最大:“我什么都没加啊。”

    “那你现在是一副什么表情?!”霍寒景问。

    时念卿短暂的沉默了一会儿,才幽幽道:“因为家里的食材不够,苏媚又是个懒货,从来不知道补给冰箱的食物,所以我担心面条不好吃,你又生气。”

    霍寒景将信将疑,不过也没有再纠结下去。

    时念卿看着他吃面条的动作,优雅又好看,养眼都极点。

    忽然就有点自责心泛滥。

    当然,自责加愧疚的同时,她莫名又觉得好笑。

    过期的面条,这么好吃么?!

    如果半夜拉肚子,有你好受的。

    脑补着霍寒景半夜不停起床,直接跑到崩溃的画面,时念卿忽然就笑出了声。

    她一边给自己的手背涂抹药膏,一边压抑着情绪,抿着嘴巴笑得矜持。

    霍寒景却被她这一系列的反常举止,给整得有点头皮发麻。

    “时念卿,你确定,今晚的面条没问题?!”霍寒景总觉得时念卿今晚在他面条里动了手脚。

    时念卿仅仅抿着嘴唇,不停摇头。

    “你的笑,太诡异了。”霍寒景说。

    时念卿摇着脑袋,憋着笑意地说:“总统大人,我是觉得你吃饭的样子,好帅。特别好看,现在不是正心花怒放吗?!”

    “……”霍寒景却摆出一副很怀疑的模样。

    时念卿即刻竖起三根手指:“我发誓,你吃饭的样子,真心是帅得炸裂。”

    看着她虔诚的样子,霍寒景心情似乎好了点,他重新拿起筷子,冷冷瞥了她一眼:“所以时念卿,这么帅的男人,打着灯笼都找不到,以后对我好点,别总是眼睛往其他人身上瞄,多看看我。”

    “……”时念卿。

    **

    晚上时念卿没吃饭,自然是很饿的。

    不过,她却不敢表露。

    她去卫生间也洗漱了一番,心想着睡着后就不会饿了。

    而霍寒景,吃了面条后,好像真的有点闹肚子。

    去卫生间,去了三次。

    “时念卿,你到底给我吃了什么?!”时念卿坐在床上,听着霍寒景的质问,神经紧绷得都要麻木了。

    “我没给你吃什么啊。”时念卿仍然装疯卖傻,矢口否认。

    霍寒景第四次去卫生间出来,最后决定不再相信她,直接去厨房看看。

    当他拉开冰箱,拿起面条的时候,直接看到了到期日期,时念卿追过去想要阻止,已经晚了。

    霍寒景幽暗的眸底,怒气腾腾:“时念卿,你到底是疯了,还是想死了?!过期的食物,也敢给我吃?!”

    说着,霍寒景瞄到垃圾桶里那瓶甜面酱,转而质问:“那瓶调料,是不是也过期了?!”

    “我不知道过期了啊。”时念卿拉耸着耳朵,仍然不肯承认。

    霍寒景都想把她给锤死了。

    还想发脾气,不过,他又急速匆匆去了卫生间。

    时念卿看他跑得这么频繁,心里也有点愧疚。早知道他肠胃这么娇弱,就不这么整他了。

    时念卿拿了泻药,在霍寒景再次出来的时候,狗腿的上前:“吃点药就好了。”

    霍寒景却没好语气地瞪她:“算了,我还是给徐则打电话,让他送药过来,免得这药也过期,吃了更严重。”

    “……”时念卿。

    霍寒景跑卫生间,真的跑得太厉害了。

    厉害到,时念卿都开始害怕了,最后她提议:“要不然我送你去医院看看吧。”

    霍寒景躺在床上没理她。

    时念卿又说:“或者,送你回总统府。”

    霍寒景听她张口闭口都要赶他走,火气一下就山头了:“时念卿,你到底什么意思?!是不是你家里,不允许我住啊。”

    时念卿被他吼得有点发愣:“不是不让你住,而是,家里还有其他人住。你和我住一起,有点不好。万一一会儿苏媚回来,撞见的话……”

    “那你就给你闺蜜打电话,叫她今晚不要回来。”霍寒景没好语气地说。

    “我怎么好意思让她不要回来?!”时念卿皱起眉头,“这房子,是苏媚帮我买回来的。换句话说,这房子是她的。”

    “……”霍寒景听了这话,抿着薄唇静止了几秒没动,完了,他再次拿起手机,给徐则打了电话。

    徐则刚买了止泻药,正在赶过来的路上。接到霍寒景电话的时候,他以为霍寒景还有其他药需要他帮忙买,谁知电话刚接通,便听见霍寒景语气凶狠地说道:“明天,你即刻去相关部门处理下,以时家为圆心,周边五百米以后的房子,全部协商给我买下来。协商不了的,就强制买卖。”

    “……!!!!!”徐则。

    时念卿也很傻眼,霍寒景闹的,恐怕不仅仅是肚子,还有脑子吧。

    他有病,买这么多房子?!

    这可是市区。

    房子虽然贵,但是,真的很老了。

    其次,总统府那么大的地盘,还不够他住吗?!

    后来,苏媚给她打了通电话,说宫倾琛车祸还挺严重,她要留在医院,守着他输液,今晚就不回了。

    霍寒景吃了徐则送来的药,稍稍好了点,跑卫生间的频率也慢慢降了下来。

    凌晨,时念卿躺在床上,迷迷糊糊陷入熟睡的状态。

    也不知道是不是没有吃晚饭的缘故,加之怀孕了,身体的能量消耗大,所以,她睡着后,做梦就开始在梦里狂吃特吃,各种大餐,一桌子一桌子摆得满满的全是。然而,无论她怎么吃,她仍然很饿很饿。

    迷迷糊糊醒来的时候,霍寒景去了趟厕所,刚好回来。她被吵醒之时,梦里,她刚刚拿了一只特别大的包子,还没来得及咬下去。

    所以,没吃到包子,在那种刚刚醒来,意识还不怎么清楚的状态下,她很委屈,而且,此刻,她真的太饿了。

    在霍寒景掀开被子,准备趟上来继续睡觉的时候,时念卿伸出脚,一下就踹到他身上:“霍寒景,我要吃包子。”

    “……”霍寒景全身僵了下,反应过来的时候,用很惊悚的目光盯着她,“吃包子?!”

    房间里,点了一张很暗的睡眠灯。

    时念卿的表情,有点模糊不清,但是能看得清楚:“我要吃白菜带肉馅的。”

    “大半夜的,我去哪里给你找包子?!”霍寒景觉得时念卿的这要求有点无理取闹。

    时念卿说:“附近有家二十四小时的便利店,里面就有包子。你帮我去买两个,不对,我要吃四个,还要喝AD钙奶。”

    “……”想吃包子就算了,还要喝AD钙奶。那是个什么鬼?!霍寒景都没听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