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65章 孙女
作者:断莫离   这个保安有点邪最新章节     
    ,

    艾薇儿

    尹子鱼苦笑着摇了摇头,看来黑暗世界本家族其实什么都知道,一切在他们面前都无所遁形。包括雪莉自以为是的计划。

    换句话说,艾薇儿应该也是知道小花背后为人所杀的真正原因。这些年一直没有告诉他,就像当初艾薇儿曾经说过的一样,需要等尹子鱼心里面有了第二个真正可以替代小花的女人之后,她才会把一切真相和盘托出。

    那时候尹子鱼心中有挂念,就不会做出疯狂的事情。而艾薇儿一直想做的就是第二个进入尹子鱼内心的女人。

    作为黑暗之神,她没办法像刘芸那样完全在尹子鱼的羽翼之下生活,也没办法像宋怡那样完全为了尹子鱼做事,一切以他为核心考虑问题,更没办法像钟离雪那样任性洒脱。

    她知道没办法让佣兵传奇委身本家族,她倒是想抛开一切跟他浪迹天涯,但是家族里各个势力之间关系微妙,现在能震得住他们的只有自己。身不由己,只能等那臭家伙自己来找。

    可是看看他整的这些麻烦事,自身难保,一直都在各大势力之间求生存,而且还有各种人在算计他。要是她不帮把手,那小子真会被人给玩死。

    看他造化吧,现在把钟离雪扔到了拜月圣岛,只要操作到位,不一定破坏不了圣女加冕仪式。

    虽然做了这一切,但是艾薇儿从头到尾都没有说过话。如果说谁是最了解尹子鱼的,除了当年的小花,也就只有艾薇尔了。

    宋怡对尹子鱼的了解毕竟还少,尽管追赶的非常快,能力却还没有达到可以跟尹子鱼并驾齐驱的程度。能帮上的都是小忙,关键大事仍旧派不上用场。

    这一点宋怡自己也察觉到了,在总控室陷入沉思。不过过了一会儿就把这事放到了脑后。

    人和人是不一样的。艾薇儿之所以能做到这一切,是因为背后有庞大的本家族做支撑。而且她起步太晚,按照现在的速度积攒实力,给她五年时间,她能做到让所有人瞠目结舌的程度。

    只可惜事情来得太快,让她疲于奔命,跟时间赛跑,却还是力有不逮。

    她是个冷静和理性到极点的人,与其自怨自艾,不如把握当前把自己的实力发挥到极致。

    尹子鱼摸了摸鼻子,觉得实在是欠了艾薇尔太多。人情记下了,以后找机会再还吧。

    沉声问电话那边的钟离雪“现在圣岛上什么情况”

    钟离雪懒洋洋的打了个呵欠“距离加冕仪式还有半个小时。我现在算是新任圣女的贴身丫鬟之一,排在嗯第二三排吧。一会儿的加冕仪式,我应该是跟在圣女屁股后面的人。”

    尹子鱼听了大喜“这么厉害,怎么做到的”

    钟离雪撇了撇嘴“你以为拜月王庭就是什么干净势力吗我辈本家族送到某个神秘帐篷里的时候,一群被从各地强掳而来的少女都胆战心惊的瑟缩在角落里。然后老娘因为长相漂亮,跟其他几个少女被挑出来带到了另外的帐篷。原来帐篷里的少女们哼哼,据说成了拜月圣岛最低层的丫鬟,除了做最繁重无休止的工作之外,还要担负着给那些所谓月戟使徒发泄生理需要的任务。一说起这个老娘就恶心”

    尹子鱼皱了皱眉头“拜月王庭居然乱到了这种程度月伦大司牧离开之后,难道亚特兰帝就没有发现岛上的变化”

    “你说那死老头吗今天上午见过他一次。土都埋到眉毛的人,颤巍巍的老糊涂了。”钟离雪撇撇嘴不屑的道,“据说圣女的丫鬟也必须保持纯洁之身,所以跟我一起的几个丫头算是走运了。然后我们被打昏,又被下了所谓的催眠术。一群傻子,老娘演技好,骗过了他们所有人。然后就到这儿了,一遍遍的排练加冕仪式的流程,老娘快烦死了。”

    尹子鱼听到这儿反而笑了,原来的着急也变得舒缓下来“有你在我就不用过去了,小雪啊,加冕仪式破坏掉就好。”

    “你说的轻巧,破坏简单,完了老娘怎么撤走”钟离雪大翻白眼,“有屁快放,老娘上厕所的时间不多了,蹲大号也要有个限制。”

    “简单,做完事就说是我的女人就行,反正本来也是。”尹子鱼大咧咧的挂了电话。

    “臭狗,傻驴又占老娘的便宜,鬼才当你的女人。”钟离雪哼了一声,懒洋洋的从厕所里走出来,随便洗了把手,出来后正好看到调教他们程序的礼仪师,高声叫着让她过去。

    “来了来了。”钟离雪很快恢复了无知懵懂少女的气质,踩着小碎步跑了回去,像只受了惊的小麻雀。

    若是尹子鱼在这里,恐怕眼镜会掉碎一地。

    跟尹子鱼开玩笑是一回事,破坏圣女加冕仪式是另外一回事。

    拜月王庭是世界上最强的势力之一,表面看起来简单,其实内部隐藏的实力连尹子鱼都不清楚。否则也不可能巍峨耸立上千年不倒。

    在另外一间屋子里,亚特兰帝目光灼灼的看着头戴王冠的雪莉,微笑着点了点头,浑浊老迈的眼神里带着欣慰“很好,美丽又纯洁,足够担任最圣洁的大司牧。”

    雪莉款款行礼“多谢亚特兰帝的赞赏。”

    亚特兰帝摆了摆手“其他人下去吧,我还有最后的嘱托要跟圣女说一说。”

    其他人赶忙下去,屋子里很快就剩下他们两个。

    亚特兰帝颤巍巍的走到椅子旁边坐下,手哆嗦着从怀里掏出金框眼镜架在鼻梁上,深深的叹了口气。

    雪莉笑盈盈的走过来,半蹲在亚特兰帝身边“亲爱的爷爷,我回到你身边,你不开心吗”

    “当年你走的时候,是个天真无邪的小女孩。十年里从来没有人知道你是我亚特兰帝的孙女,我也遵守之前的约定,没有干涉你的任何行动。而是十年之后你为什么又要回来”

    亚特兰帝浑浊的目光突然变得清明,眸子里闪烁出炯炯破人的气势“为了离开圣岛,你甚至亲手杀了自己的父母,你当真觉得我不敢杀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