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养老的工作
作者:墨瞳   鉴宝黄金指最新章节     
    张啸天家里条件不错,父亲在秦安市古玩市场旁边开了家书店,生意很好,因为地点好,来来往往的人很多,所以总会进店里去转转看看!他的母亲是一名中学语文教师,曾经就教过张啸天和方程,这俩贪玩的臭小子,可没少挨张妈妈的训!

    张啸天大学毕业之后直接就继承了他父亲的书店,整天与书打起了交道,而他爸妈......就开始了退休模式,美食、运动、旅行,一样都没少,越活越年轻!反倒是张啸天,在书店里整天倒腾得像个小老头!

    张啸天一直都在书店里住,书店的后面有很大一个房间,卧室加客厅都绰绰有余,反正在家也是睡客厅,所以以前方程常常来这儿蹭床睡觉!

    到了书店,方程先是去洗了个澡,出来时,张啸天已经把泡面给他泡好了,里面还加了一个卤蛋和一根玉米肠,

    “够意思!”

    方程心里头暖暖的,

    “程子,你们这次怎么还改成晚上回来了呢?这可是头一次啊!”

    张啸天喝了口水,不经意的看了眼墙上挂着的红木马头钟,刚好十二点,他心里不由得一阵阵发冷,

    “程子......你是人......还是鬼啊?”

    “鬼你个头啊!”

    方程把手里的毛巾抽向张啸天的脸,疼得他“嘶嘶”吸着凉气,

    “其实我是......”

    方程本来是想把自己受伤又莫名其妙痊愈的事情讲给张啸天听的,可是话到嘴边他却咽了回去,事情暂时还没有搞清楚,还是先不要说了吧!

    “是什么?”

    张啸天黑亮的眼睛看着方程,

    “其实......就是路上耽搁了,车子抛锚了,所以我们有一部分人先坐火车回来了!”

    方程的心里有丝小小的愧疚,

    “哦!”

    张啸天点了点头,没再继续问下去,方程也大大的松了口气,急忙找个别的话题聊聊,

    “诶,狗子,你们家老爷子的书还没有拿走啊?他这心可真够大的,再不拿走,这些古籍名著的,可都叫你这个败家子儿卖光了!”

    方程看到张啸天身后书架上的那些书,不由得起身看了起来,

    这张家老爷子是爱书如命的,这一点张啸天很不像他的父亲,上学时,他只要一看书,那上眼皮和下眼皮准保打架!

    在这屋里,靠墙的那一面有着两个雕花红漆的大书架,并排的放在一起,那上面全是张家老爷子收藏的各种书籍,里面还不乏一些近代名家的手稿、古代名家的翻版,还有一些珍贵的古籍,这满满两书柜的书,那真的可以说是价值不菲!

    就是因为这点,有一次,张啸天为了给女朋友买个手机,惦记上他们家老爷子的收藏了!

    “谁是败家子儿啊,我不就卖了一本吗?那不是因为要搞对象嘛!说来说去,还不是为了他们老张家传宗接代!”

    张啸天一点儿也不觉得自己理亏呢,

    “你还挺理直气壮的,张叔说那本书最少值个五、六万,你就卖了五千块钱,还好你不是我儿子,要不然非打死你这个缺心眼儿......咦......”

    方程一边说着一边用手随意的翻看着书架上的那些书,突然,一种熟悉的感觉出现了!在他的手指里......那股子好像有生命力的热气又在蠢蠢欲动,甚至比碰到那只碗时更加的强烈,让他又有种好像被烫到的感觉!

    “怎么了?”

    见方程满脸疑惑,张啸天起身凑了过去,

    “这本书......”

    方程从盒子上面拿起了那本“烫”到他的书!这是一本线装书,封皮是深蓝色的,面上微微泛着老旧的黄色,上面印着“大家诗集”几个字,右下方还印着一枚红印,上面印有“龙洲道人”四个字!

    对于这个龙洲道人,方程有几分印象,本名刘过,南宋文学家,上学时自己好像还读过他的词——《龙洲词》!这样看来,这本诗集大概就是出自于这个刘过之手吧!诗集因为年代久远,上面的墨迹已经有些褪色,订书的线也早已经残旧,可这本书虽然年代久远,但此时握在手中仍给人一种重实光腻的感觉,纵使方程不懂,也知道这是一本上好材质的古书!

    “你行啊,程子,一下子就把我爸压箱底儿的货都翻出来了!你可小心着点儿,这书......要是有个闪失,我这小命儿可就没了!”

    张啸天小心翼翼的接过方程手里的书,

    “这书......很贵重吗?”

    方程见他这么小心,不由得心思一动,

    “这可是宋刻本的诗集,里面收录了当朝许多诗词大家的作品,什么苏轼、辛弃疾、李清照......反正就是好多诗人的诗词歌赋!这是我爸最宝贝的一本书了,可谓是镇宅之宝!”

    张啸天轻轻的把这本书放回到书架上,

    “宋代......那这么说,这本书的历史很久远了?”

    方程仿佛抓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

    “当然了,名副其实、如假包换的古籍!诶,程子,你知道......它值多少钱吗?”

    张啸天神秘兮兮的看着方程问到,

    “不知道......”

    方程摇了摇头,

    “我爸说,至少这个数!”

    张啸天伸出两个手指头,

    “两万?”

    方程心想着,就这么薄薄的几页纸,就值两万块钱?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切,就说你没见过世面吧,两万?两万看一眼还差不多!”

    张啸天一副瞧不起方程的样子,

    “二......二十万?”

    方程说话的语气都在颤抖,这......就是所谓的古董吗?一眼天上、一眼地下的古董?

    “两百万!”

    张啸天的话音一落,方程就听到“嘎嘣”一声,可能......是他的下巴掉了!

    第二天一早,方程回到家里放下东西就回到了地质局报道,反正每一次勘探回来都是这样的,家里面也早已经习惯了!

    到了局里,方程似模似样的给自己的手指缠上了纱布和绷带!

    “小方啊,鉴于你在进行地质勘探的工作中因公受伤,所以经过局里领导们的决定,暂时将你调回到后勤招待处工作!这后勤处工作量少、又不累,工资也不比你在一线少多少,很适合你养伤的!等你的伤完全恢复好了,咱们再来看看哪个工作岗位更适合你,好不好?”

    勘探科的科长笑眯眯的对方程说道,

    “好!”

    事到如今,也只能先这样了!方程总不能跟领导说,领导,我被砍掉了十根手指头什么事儿都没有,我还能继续上前线,那他可真的是缺心眼缺到家了!

    这后勤招待处,说白了就是坐办公室的,一天也没有个正经八百的事儿干!能进到这儿来的不是局里领导的公子公主,就是挖门盗洞托关系硬挤进来的!而领导们之所以给方程安排了这么个美差,还不是因为他是因公受伤,而且十指全断,这可不算是小事故,为了封方程的嘴,省掉不必要的麻烦,这是最好的安排!

    可这份在他人看来是美差的工作,在方程看来却是无聊透顶!这哪里是他这个二十多岁的人工作的地方嘛,这根本就是个养老院!每天早上来,办公室里的男男女女清一色的保温壶、水杯和报纸,老气横秋的来上班,然后老态龙钟的去下班,这让浑身充满干劲儿与朝气的方程着实不太适应!

    好在办公室的管理很松散,只要没什么大事儿,上班时间你干什么去都不会有人问起!于是方程经常是上着班就跑去的张啸天书店里读书解闷了,因为要是让方程一直待在那样的环境里,他很有可能会提前得上那可怕的帕金森综合症!

    这天方程刚要溜出去,就看到办公室王主任急匆匆的走进办公室来,他抬起头扫视了一圈,最后把目光定在了自己的身上,方程暗道一声不好,今天估计跑不了了!

    “那个......方程,有一个北京来的合作单位需要我们招待处派一个人去机场接一下,就你去吧!收拾收拾准备一下,司机在楼下等你呢!”

    王主任说完就离开了办公室,

    方程一边收拾着自己的背包,一边心中暗自嘀咕着,

    “这么多人偏偏派我去,还不是因为这里其他人你都得罪不起,也只能找我了!”

    虽然心里是这么想,不过能出门放个风总好过在办公室当僵尸吧,方程这也算是自我安慰的新高度了!

>>>>最刺激爽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