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落脚
作者:墨瞳   鉴宝黄金指最新章节     
    略阳县,隶属于秦中市,位于晋西省西南部,秦岭南麓,地处晋西甘肃四川三省的交界地带!略阳始建于西汉元鼎六年,大约在公元前111年,距今已有2100多年的历史!略阳小城是一个文化积淀与物质资源同样丰富的土地!诗仙李白在《蜀道难》中曾写下“青泥何盘盘,百步九折萦岩峦!”这其中的青泥岭、青泥河就在略阳县境内!历史上著名的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的典故,也发生在这里!略阳风景秀丽、环境极佳,森林覆盖率达到68.7%,是地球同纬度生态环境最好的区域,植物资源、动物资源以及矿藏资源都非常的丰富!它地处嘉陵江上游,滔滔嘉陵江水孕育了,略阳秀美雄奇的自然风光,也繁衍和传承了氐羌民族灿烂悠久的文化!这里的常住人口大约20万,虽然这里的经济并不是非常的发达,可小城里的人们生活得简单、淳朴、幸福!

    在这座幸福感极强的小城里,方程一行人选择了一家极具当地特色的旅店作为他们的落脚点!旅店的老板娘是一个三十多岁,质朴而且热情的女人,县城里的旅社客人并不算多,老板娘立刻招呼服务员收拾出三间房给方程他们住!

    “你们打算什么时候进山?”

    朝夕低声问道,

    “当然越快越好!”

    方程怕多再耽搁,那些盗墓贼就会得手了!

    “那也要明天早起了,今天开了一天的车,大家都很辛苦!毕竟这事情是需要我们打起精神、全神贯注去完成的!没有一个良好的精神状态,恐怕是不行的!”

    陈启渊毕竟年纪比较大,考虑事情考虑的比较全面、也比较保守,

    “我觉得陈老师说的有道理,不然......我们就休整一晚,明天一早就出发,你看怎么样?”

    朝夕看着方程,她是在征求他的意见,

    女神用一种期待的目光看着自己,方程自然而然的点头同意了,

    “好,那就明天一早出发!”

    “没原则......”

    张啸天在一旁偷笑,

    “我要去外面逛逛,刚才听老板娘说,天黑了这边很热闹的,会有庙会的!”

    苏梦莹可真是个闲不住的“野马”,

    “我也去!”

    张啸天遇到苏梦莹,瞬间变身为“公野马”,

    “你要去吗?”

    方程看向朝夕,询问着她的意见,要是朝夕去,他就乐得陪她,她若是不去,自己也就没有必要去充当那个千瓦大灯泡了1

    “那......我也去吧!”

    到底是没有禁得住庙会的吸引,朝夕居然也破天荒的答应了,

    “那好,那我也去!”

    方程说完,四个人便一起看向站在一旁的陈启渊,

    “你们去,我年龄大了,就不跟你们年轻人凑热闹了,一会儿我去旅店的餐厅吃些晚餐就先睡了!”

    陈启渊急忙摇了摇头,他清楚的听到对面四个人在听到他的话之后大松口气的声音,他不由得暗自发笑,

    “那好,陈老师,我们就先走了!”

    四个人很快就消失在他的视线里,

    “不是要整装待发、休养生息吗?这去逛庙会也算是休息吗?”

    一般的庙会都是在冬天春节的时候才举办的,但是有好多旅游城市会为了将庙会这种具有民间特色的聚会展现在更多的游客面前,而将举办的时间增多!

    略阳县的庙会具有很多它们当地的文化,像红腰鼓、皮影戏塑泥人儿,当然,还有许多具有当地特色的小吃,苏梦莹一夫当关的冲在最前面,在一个又一个的摊位上留下了她的足迹!而张啸天就像是个忠诚的护卫,紧紧的跟在她的身后,贴身保护!两个人渐行渐远......

    “明天的事情......你是怎么想的?”

    朝夕看着手里方程刚刚给她买的糖人儿,神情认真且严肃,

    “我想着,我们毕竟不是警察,只是普通的老百姓,不能跟他们硬拼!我主要是想查探出他们的位置,这盗掘古墓的工作不是短时间内可以完成的事情,怎么也要几天的时间,我只要找出他们的位置就可以,这样我就可以通知警察来抓捕他们!”

    朝夕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

    “害怕了?”

    方程低下头,歪着脑袋看着朝夕的表情,

    “这件事是我向父亲主动请缨来的,来之前并不知道盗墓贼的事情,我以为这是一件很容易办到的事情,可是现在看来......好像并不是那样的!”

    朝夕的语气中透漏一丝无奈和一缕紧张,这事儿......好像不是她一个女孩子应该去完成的,

    “要不......这样,你要是相信我的话,明天你就不要进山去了,我去!至于东西,我看情况来,能拿到多少就拿多少,回来让你先选,你看怎么样?”

    像朝夕这样的女孩在男人面前显露出无助的表情,大概所有的男人都会心疼吧!当然,方程也不例外,他温柔的对朝夕说到!

    “不行!”

    朝夕猛的抬起头,看到方程的眼中闪过一丝尴尬,

    “我不是不相信你!而是......我答应了父亲,一定可以拿到东西的,大家族里的事情,其实你应该可以想得到的!”

    朝夕似乎是在向方程解释,方程瞬间了然,是啊,人多事杂,他能够理解,看来电视里演的那些大宅门中的生活也并非都是杜撰的!

    方程微微一笑,然后他半蹲下身体,双手轻轻的扶上朝夕的肩膀,目光与她平齐,目光诚恳的看着她,

    “放心,我一定会保护你......”

    眼看着朝夕的嘴角向上扬起,方程突然间感觉到身后有一个冲力猛然的撞向他,他一个没有站稳,身体不由自主的向前倾去!而看着面前的朝夕,方程怕自己把她压在身下会导致她受伤所以下意识的一个反手,把自己和朝夕的位置对调了一下,然后......他连带着朝夕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瞬间,一股清新、绵软的女儿香传入了方程的鼻子,一种奇特的感觉在方程的身体里弥漫开来,这是他从来没有体验过的绝妙感觉,他满怀柔软、满唇柔软......突然间,他意识到哪里不对劲,这满怀柔软的感觉很正常,因为朝夕摔在了自己的身上,可这嘴唇上的柔软触感,是哪儿来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