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她的真面目(二)
作者:墨瞳   鉴宝黄金指最新章节     
    一顿饭几个人吃的很开心,许一楠虽然家里背景深厚,可为人却不像那些大户人家的子弟,或纨绔、或傲慢,他性子温和、做事低调、跟方程他们很谈得来,一餐饭吃得没有尽兴,于是几个人相约去酒吧喝酒,打算喝他个一醉方休!

    没有喝酒的朝夕开着许一楠的商务车把一行人送到了一家酒吧,这家酒吧是孙小涵推荐的,说是比较清静,没有那么多吵闹的人!果然,几个人走进酒吧,昏暗的灯光下,驻唱歌手正在唱着一首低沉的情歌,大厅里虽然人不少,但是大多数人都在听歌、喝酒或是小声地交谈,环境热络却不嘈杂,许一楠显得很满意!

    “有时候工作到很晚很累的时候,反倒不想就这么回家睡了,于是就会约上几个朋友来这里坐坐,小酌几杯,回去......反而能睡个好觉!”

    方程听出在孙小涵的声音里有着淡淡的落寞,这似乎让许一楠感觉有些心疼,他微微的揽住孙小涵的细腰,轻轻地在她的耳边说了一句什么,惹得孙小涵“咯咯咯”的笑了起来,

    “这女人......手段高明啊!”

    方程心里暗道,正想着,他就感觉自己的腰被一个人捏了一下,他吃痛回头去看,正看到朝夕用她那双漂亮而且深邃的大眼睛在看着自己,

    “怎么了?”

    他有些奇怪,

    “一会儿......保护好我!”

    朝夕说了一句没头没脑的话,便越过方程走了过去,方程再想去追问她,可大家就都围了上来,他也不好再开口了,只是一直用奇怪的眼神望着她!

    今天的酒似乎特别的醇正、甘冽,他们几个大男人还没喝几杯,就已经有些醉了,

    “今天的酒劲儿可够大啊,我平时那可是一瓶洋酒、三瓶红酒的量啊,今天就一瓶红的......我就上头了!”

    张啸天扶着方程的肩头,嘴里含含糊糊的说着,

    “是啊,今天的酒劲儿是真的挺大!”

    周言一贯觉得自己的酒量很不错,却也有些微醺了,

    许一楠笑了笑,

    “看来小涵带我们来的这间酒吧是真的不错,至少酒是真的......”

    他搂过孙小涵,一脸甜腻的幸福感,

    “不过......方程,你的酒量不错啊,我看你都没什么事儿啊?”

    许一楠有些惊讶的看着方程,

    “是啊,程子,我记得你酒量不怎么样啊,怎么今天没什么事儿啊?说,你是不是偷偷倒酒了?”

    张啸天一边说一边低头在地上找着酒的痕迹,

    “诶,奇怪,没有啊......”

    “这么多年了,还不让我涨涨酒量啊!”

    方程笑着说到,他总不能告诉他们是自己的有了金手指,不仅能鉴宝、救人,还能疏散酒气吧!

    “你们先喝,我去下卫生间!”

    一直没有开口的朝夕突然起身说道,然后径直的向卫生间走去,

    而方程看着朝夕走远的背影,总觉得有点说不出的异样感,但却说不好哪里有问题,回过头来,方程却看到孙小涵在为许一楠倒酒,酒杯早已经满了她却还在倒,

    “酒满了!”

    方程提醒她,

    孙小涵愣了一下,急忙收回手,

    “哦!”

    她不自然的笑了笑,将酒瓶放回到桌子上,

    几个人喝得酣畅淋漓、十分尽兴,突然间,方程猛的发现朝夕似乎已经去卫生间很久了,可她还没有回来,方程的脑子里突然闪现出刚刚朝夕对自己说的那句莫名其妙的话,

    “一会儿......保护好我!”

    他“噌”的站起身,突然间意识到......出问题了,他猛地转身向卫生间跑去,而他没有看到,他身后的孙小涵露出了既紧张又兴奋的表情!

    方程跑到卫生间,找了一个刚巧过来的女孩到里面去看,卫生间里没有人,方程猛地一愣,然后返回到酒吧里,

    “狗子,周言,跟我走,朝夕可能出事儿了!”

    他大声叫道,

    “什么?”

    张啸天和周言听到方程的话,酒立刻醒了一半,

    “朝夕离开我们去卫生间没有多久,估计不会走太远,我们找找看!”

    方程一边说着一边已经向酒吧外面走去,

    许一楠听到朝夕不见了,自然也很着急,朝家的大小姐不见了,这可不是件小事儿,他急忙也站起身,拉着孙小涵也跟了上去!

    从酒吧出来,方程让张啸天和周言向左右两个方向分别追过去,而他自己则走向酒吧的后面,他知道,每一间这样的酒吧后面都会有一条方便搬运货品、供职工出入的小巷子,这样的巷子往往都是阴暗而且隐蔽的!

    果然,方程还没走到酒吧的后身,就已经听到了朝夕那依旧冷淡的声音,可他听得出来,朝夕淡漠的声音里隐隐透着一丝惊慌,

    “你们到底想要干什么?”

    “干什么?你不知道我们要干什么?哈哈哈......我们想要的,你心里不是都已经清楚了吗?”

    卑劣男人猥琐又龌龊的声音传了出来,

    “我警告你们,赶快把我放了,你干什么?喂,你走开,啊......方程,救我......”

    听到朝夕的声音急促的呼喊着自己的名字,方程的心里似乎燃烧起一团熊熊的火焰,他双手成拳,箭步如飞的向朝夕的方向冲去!

    一拐进巷子,方程就看到了令他血气上涌、怒火中烧的场面,在几个男人的围观下,朝夕正被一个强壮的高个子男人按在地上,正试图拔掉她的衣服,而朝夕则狠命的拉扯着自己的胸口,不让对方得逞,可尽管如此,她衣服上的袖子、肩膀也都已经被男人用力的扯坏了,

    方程狂奔到离那个男人的身后,用力跳起,一脚就狠狠地踹在了对方的脖颈处,那男人一个趔趄向前,以一个狗啃屎的姿势扑倒在地,半天没有爬起来,

    “朝夕!”

    方程急忙上前扶起了朝夕,让她靠在身后得墙壁上,自己则转过身将她护在身后,然后怒视着面前这七八个男人,

    “你来的也太晚了......”

    朝夕的声音虽然依旧冷冷的,可方程还是听出了她哽咽的哭腔,相处了这么久,方程其实早已经看透了朝夕的性格,面冷心热、外刚内柔,她其实骨子里还是个需要人去保护的小女孩儿!

    “对不起,朝夕......我来晚了!”

    方程怔怔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