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地下赌场(二)
作者:墨瞳   鉴宝黄金指最新章节     
    一走进赌场,方程就发现,虽然从外面看着这里好像很不起眼,可其实这里面非常的大,赌场的面积大约有外面夜总会的三个那么大,而且赌场里灯火通明,人潮鼎沸,这场面......简直媲美春运时期的火车站候车室!

    方程从来没有来过赌场这种地方,而张啸天也只是跟朋友去过一次澳城的赌场,两个没有见过世面的人在人群中面面相觑、一脸妥妥的无知!正在这时,一位穿着红色旗袍的漂亮女人摇曳生姿的走到了两个人的面前,

    “帅哥,你们......是来玩的吗?怎么站这里啊?”

    女人的嗓音有着蚀骨的温柔,她媚眼如丝的笑看了方程一眼,然后竟捂着嘴“咯咯咯”的笑了起来,

    “难道......二位是第一次到赌场来的吗?”

    “没错,确实是第一次!”

    方程看着面前的这位天生媚骨,抑制住自己内心的悸动,故作深沉的回答道,他心里可清楚得很,这种女人在赌场里担任的是一种什么样的角色,卖酒的有酒托、吃饭的有饭托,这种的大概就叫做赌托吧,

    “大哥果然特别,一看就跟那些不懂装懂的土包子不一样,大哥您平时都会玩些什么样的花样啊?我可以给您推荐一下!”

    女人笑得娇颜如花、满面春风,她伸手扶着方程的胳膊,柔软的好似没有骨头的小手似有若无的轻轻的揉捏着方程的皮肤,方程急忙微微用力挣脱了女人的手,向后面退了一步,

    “喂,这女人什么情况?”

    张啸天咽了一口口水,在方程的耳边问到,这种尤物......谁受得了啊!

    “就是不能碰的情况!”

    方程白了他一眼,然后回头看向面前的女人,

    “我不是来玩儿的,我是来找你们文哥谈生意的!”

    听到方程说出这样的话,女人的表情立刻变了变,可总归是“久经沙场”的老将,她立刻控制好自己的情绪恢复了职业性的笑容,

    “我也只是经常来这儿玩儿的客人而已,哪儿认识什么文哥啊......”

    “大家都是聪明人,跟聪明人说话不累,你是干什么的我们都心知肚明,我只想找文哥,跟他谈一笔大买卖,不信的话你可以去问问毛哥,我们......可是带着诚意来的!”

    方程轻轻吐出一丝烟圈,从钱包里掏出一沓钞票塞到了女人的手里,旗袍女人眼睛一亮,脸上露出了谄媚的笑容,她随即便把自己的旗袍掀了起来,露出她那白皙修长的大腿,然后把钱塞到了她那卡在大腿上的丝袜里面,这一整套动作看得方程和张啸天目瞪口呆,

    “大哥真的是太客气了,您二位找文哥是吗......”

    她小心翼翼的四下看了看,发现赌场的人并没有人注意这边,于是轻轻的往一个方向指去,

    “看到那边的转弯了吗,转过去是一条走廊,走廊尽头就是文哥的办公室,找到之后可千万别说是我告诉你们的啊!”

    说完,女人就扭着她轻盈的身姿去寻找她的下一个目标了!

    方程和张啸天对视了一下,便随意的看向四周围的赌桌,不经意间慢慢的向那转弯处移动过去,方程仔细地观察了一下那里的情况,转弯处没有人把手,估计是这里平时的治安很好,也有可能是老板很张狂,觉得在自己的场子里绝对不会发生任何不安全的事情,不过这倒是正合了他们俩的意!

    两个人小心的转进走廊,向最深处的办公室走去!慢慢靠近文哥的办公室,两个人就渐渐听到了办公室里传出来的那种男女之间最原始的运动的声音,张啸天撇着嘴,看了看方程,

    “你说我们是打扰......还是不打扰呢?”

    他有些纠结,难怪这门口都没有把守的小弟,估计是被差遣走了,谁愿意自己办事儿的时候外边还有听墙角的啊,

    “咣......”

    方程直接用行动回答了张啸天的问题,可方程不知道,他的这一脚直接把文哥给吓得一泄而下了,

    “谁啊,敢踹老子的门......”

    屋里传来了一个男人怒不可遏的声音,可方程却听着这个声音有点耳熟,他踏进办公室向里面望去,只见屋里面的一男一女正慌乱的穿着衣服,这两个人方程果然很熟悉,正是他大学时期的那个前女友和她的现任男友,文君!原来,他们口中的文哥就是这个文君!

    “你他妈谁啊你......嫌自己命长吧,敢来踹老子的门,你想死就直说,我给你个痛快......”

    文君一边骂着一边把自己的裤子提了上去,转过头一看,却愣住了,他盯着方程,然后突然间笑了,他一把搂过还没有穿好衣服、身上大片的雪白还在外面露着的谢玉柔,炫耀似的就任凭自己的裤腰带那么当啷着,

    “原来是你啊,你怎么会跑到跑到我这里来呢?怎么,看到我和你前女友亲热,心情不爽了?”

    语气猥琐、神情淫荡,他觉得方程看到自己从来没有得到过的女人被自己压在身下,这是比什么事情都值得炫耀的,

    听到前女友这个词,一直忙活着自己衣服的谢玉柔猛地抬起脸,就看到方程那双深邃的眼眸正盯着自己,她的脸上一阵发热,纵使她再不要脸,被前男友看到自己这副样子,总归也是难为情的,

    “方程?你怎么会来这儿......”

    “放心,不是来找你的!”

    方程走到文君的面前,看了看他的裤腰带,脸上露出戏谑的表情,

    “耽误文哥做事了,实在是不好意思,事出突然,我们有些冒昧了!”

    “少他妈放屁,你敢嘲笑我?”

    听着方程嘲笑的语气,文君怒道,在自己的地盘上,他就是天、就是地,还没人敢这么跟他说话,他文君表面上给人的形象一直是个气质斯文的成功商人,可很多人不知道,他其实是个涉黑的赌场老板,他手下有几十号小弟,而且他名下还有几家高利贷公司,很多人在他的赌场里输了钱,他就会借给他们钱让他们继续去赌,这些钱就是高利贷,暴力讨债、非法讨债的事情在他这里那是时常发生的!

    “不敢,我怎么敢嘲笑文哥,我来这里,只不过是来向文哥讨回一笔钱的!”

    方程说这话的语气就好像是在谈论今天的天气一样随意,

    “向我讨钱?哈哈哈......”

    文君笑得前仰后合,仿佛方程说了一个多么可笑的校花,

    “一直以来都是我向别人讨钱,还从来没有人向我要过钱,方程,你确定你不是来搞笑的吗?”

    “小子,趁我们还好好跟你说话的时候,你最好把钱拿回来,否则一会儿我怕你会死得太惨......”

    张啸天实在看不下去文君嚣张的模样,于是开口说道,

    “我死得惨?小子,你们是不是不知道自己站在谁的地盘上啊?方程,之前我怕你是因为我一个人打不过你,可现在是在我的地盘,你是不是有点太嚣张了?”

    文君恶狠狠的眼神盯着方程,他拿起手边的对讲机,冲着里面喊到,

    “到我办公室来,有两个杂碎在这里闹事!”

    “我并不是嚣张,而是有信心!你之前在一位大姐那儿抢走了她女儿救命的两百万,你还记得吗?”

    方程语气平淡的好像他不是来要钱,而是来喝茶一样,

    “两百万?哦,那个啊,你说话可要注意,她老公欠我三百多万,我找她拿钱那是天经地义的,怎么就变成抢了呢?再说了,抢不抢的关你什么事,要你来管老子的闲事?”

    文君听到门外传来自己手下的脚步声,心里也渐渐有底了,说话也越发的嚣张起来,

    “你这个loser还是从哪儿来的回哪儿去吧,不要在这里耽误我逍遥快活了!”

    他搂着谢玉柔的手开始变得不安分起来,开始胡乱的在谢玉柔柔软的身体上摸索起来,

    方程丝毫不受影响,他回头看了看文君那些站在门口的小弟,然后笑着对文君说,

    “那文哥的意思就是不还钱了?”

    “要我还钱?门儿都没有!”

    文君霸道的说到,

    “好,那你就留着这两百万去医院看病吧......”

    还没等文君反应过来,方程就猛的出拳,一拳打在了文君的鼻子上,只见他的鼻骨瞬间就塌了下去,鲜血汩汩的从他的鼻孔里流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