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一章 汉代玉璧
作者:墨瞳   鉴宝黄金指最新章节     
    方程总觉得刚刚文静下车的时候心情好像不太好,板着脸下了车,连头也没回一下,就跟自己拜了拜手就钻进寝室楼的大门了!方程摇了摇头,现在的孩子......真心搞不懂!

    今天本来是出来找吴庸写几个毛笔字的,可这么简单的一件事情没办上,却救了两个人!这个班......翘得还真是值得,他怀揣着满满的成就感向自己家驶去!

    方程早上是被母亲的敲门声给叫醒的,他揉着朦朦胧胧的眼睛,迷迷糊糊的开了门,

    “妈,怎么了?这才七点钟,我九点钟上班,还来得及!”

    “楼下有人找,说给你打过电话了,可你没有接!”

    连月蓉微笑着看着自己的儿子,

    “找我?这么早?谁啊?”

    方程有些郁闷,什么事儿就不能等自己起来再说吗?

    “说是姓白,人长得白白胖胖的,到很是喜庆!”

    听完自己母亲的描述,方程睁大了眼睛,

    “胖哥?”

    他扶着二楼的围栏向下望去,果然看到白胖子带着一男一女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聊着什么,那一男一女自然就是白娴静和梁亦然夫妻两个了,

    “我知道了,妈,我换件衣服洗漱一下马上就下去!”

    方程退回了自己的房间,急急忙忙的换起衣服来!而十分钟后,方程已经站在楼下的客厅里了!

    “胖哥,娴静姐,姐夫!”

    方程笑着打着招呼,

    “方程,我堂姐和姐夫这是急着来向你道谢啊,我说了不用这么急,可他俩非要一大早就来,可不能怪我啊!”

    白胖子笑嘻嘻的对着方程说到,

    “小方,这的确不怪伟杰,是我们非要他带着我们来你家的,我们是一定要亲自登门感谢你的救命之恩的!”

    白娴静急忙接过白胖子的话头说到,

    “娴静姐,你这就言重了,什么救命之恩,就是举手之劳而已!”

    方程急忙谦虚道,

    “对你来说可能就只是举手之劳,但是对于我们来说,那就是真真实实的救命的恩情,我们的女儿如果没有遇到你,还不一定要遭受多少的罪呢,而且樊院长也说了,感染了寄生虫,时间久了会导致严重的脑炎,那可是会致死的,还说不是救命之恩吗!”

    梁亦然也真心实意的说到,说完他就从自己随身携带的包里掏出了一只好像装披萨饼的那种扁状盒子,

    “小方,我听伟杰说你喜欢收藏古董,而且还开了家古董店,所以我就从家里的收藏里选了一个小小的物件儿送给你,就当做是表达我们对你的谢意!”

    听梁亦然这么说,方程微微一愣,然后急忙推诿道,

    “姐夫,你这是干什么啊?就一件小事,你们不用挂在心上的,还送什么礼物,胖哥,是不是你怂恿的?”

    方程看向白胖子,白胖子抓了抓后脑勺呵呵一笑,

    “我说弟弟,我可没让我姐和我姐夫送你东西啊,就是他们问我的时候我实话实说了一下,唉呀,你就收下这东西吧,你不收,他们两口子心不安,这谢意表达出去了,他们才能心安理得的接受他们的这份幸运啊!”

    白胖子劝着方程,方程低着头仔细的想了想,把胖子说的有道理,自己如果接受了别人的帮助,要是不把这份情还回去就会觉得浑身都不舒服,总感觉像欠着别人什么似的,想到这里,方程抬头笑着看向白娴静夫妻,

    “好吧,那我就收下了!”

    他接过了梁亦然手里的盒子,刚刚他没有特别注意,这会儿接过盒子才感觉到,这盒子简直就是个灵气小火炉嘛!这灵气充裕得可以啊!

    “快打开看看是什么,我可好奇着呢,我姐夫的父亲也是一位收藏家,姐夫家里的好东西那可多了去了!”

    白胖子伸长脖子等着方程把盒子打开,方程一边笑话着白胖子一边轻轻地打开了盒盖,里面装着的东西把方程吓了一跳,

    “姐夫,这就是你口中所说的......小物件儿?”

    只见一盘精美绝伦、雕工精湛的玉璧安安静静的躺在那只礼盒之中,浑身都散发着莹白色温润的光泽!这玉璧的直径看上去大概有三十厘米左右,呈规则丰满的正圆形,玉璧以蒲形纹饰为主,纹饰的颗粒大而稀疏,起凸较浅!玉璧的边缘比较宽,立缘的剖面呈方形,很明显的不同于战国以前的三角形立缘!这玉璧所应用的玉种应该是和田白玉,虽然上面带有一些浅褐红色的色沁,有一两处颜色较重的地方还有着蚀咬斑坑,但包浆依旧浑厚,光泽均匀、厚重,非常的漂亮,这是一件十分稀有的珍品!

    “这......这可是一件汉代的玉璧!”

    方程微微有些激动,这件玉璧的价值.......可不像他所说的只是一个小物件儿那么简单!

    “玉璧作为中国古代玉器中最为常见且流传最为久远的器类之一,其存在几乎贯穿了整个古代玉器制作史!再近七千年的漫长岁月中,玉璧见证了中国古代社会政治、经济、文化的演进!汉代的玉璧主要用于礼仪、陪葬之用,所以它也是财富和身份的象征,而且汉代的玉璧工艺相对新石器时代和商周和战国时期有了很大改变,可以说玉璧工艺在汉代已经发展到了顶峰!这么一盘保存完好的汉代玉璧,您就这么送给我了?”

    “小方啊,我就是送座金山给你都不为过,真的,这些东西都是身外之物,可我女儿的命......却只有一条!”

    梁亦然丝毫不在乎方程手里的那盘玉璧,看样子是真的家大业大啊,看这夫妻俩一副淡然的模样,方程倒也释怀了,再坚持可就显得自己矫情了,

    “那......好吧,那我就却之不恭了!”

    “诶,方程,你的店马上就要开业了吧,刚好到时候可以让我姐和姐夫去捧捧场,没准儿还给你来一个开门红呢!”

    白胖子在一旁笑道,

    “那是一定的!”

    梁亦然立刻开口附和道,

    “嗨,就是个小店开张,没那么隆重的!”

    方程急忙谦虚着,

    “行内圈里但凡懂点行的都清楚,古玩这东西能看店大还是不大吗?那是要看东西好不好的,臻品一般可都藏在那街角巷尾的小店里呢!”

    看来这梁亦然在父亲的熏陶下对这一行也懂得不少了!

    因为方程还要去上班,所以这白胖子和白娴静夫妇没有坐太久就起身告辞了,梁亦然更是跟方程约定好在方正堂开店的那天去捧场!而这面方程刚把三个人送出了家门,那边自己的电话铃声就响了起来,看了眼屏幕,是李自豪,

    “喂,自豪啊!”

    “喂,程哥,有件事情要跟您说一下,我们有一个老客户,就是上次青青姐介绍来的那个黄总,他的岳父过寿想要买件礼物,老爷子就喜欢古玉,他托我问问您秦安的店里有什么尖儿货吗?”

    李自豪清朗的声音从电话里传了过来,

    “古玉?”

    方程的眼睛不由得向梁亦然夫妇刚刚送给自己的那盘玉璧上,这么巧?难道......这灵气还真的能影响运势?自己的运气真的变得好起来了?

    方程颇有些舍不得的看着那盘玉璧,本想在自己怀里热乎两天的,结果这就被人要走了,唉,没办法,谁叫自己是个买卖人呢,做生意讲究诚信,客户要总不能藏着掖着的说自己没有吧,

    “知道了,这个黄老板运气不错,老爷子什么时候的寿辰啊!”

    方程忍着心疼开口问到,

    “下个月中旬!”

    “那来得及,正好我找你也有些事情,你把店铺交给你们家老爷子看两天吧,你亲自来一趟秦安!”

    方程还想着白***事情,想着白奶奶只有看上一眼自豪她才能算是真正的安心吧,况且自己也打算帮白爷爷梳理梳理身子呢,

    “好,那我尽快安排!”

    李自豪急忙应承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