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章 古玉造假术
作者:墨瞳   鉴宝黄金指最新章节     
    方程的话音一落,在场所有的人先是一片安静,随即便爆发出热烈的探讨声,

    “什么?假的?”

    “怎么可能?文老对玉石可是深有研究的,怎么会是假的呢?”

    “是啊,这小子还真敢说!”

    众人的议论纷纷让韩愈冷冷一笑,随即他走上前,

    “我说什么来着,你这样的人根本就不靠谱!”

    方程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看向文老,文静此时也跑了过来,揪住他腰间的衣角,

    “你怎么这么笨啊,我爷爷看中的东西怎么可能是假的?你会不会说话啊?”

    方程还是不语,文老微微一笑没有反驳,只是看向了韩愈,

    “韩愈啊,你最擅长玉石物件儿,那你来帮老头子我掌掌眼,看这东西是真是假!”

    “要是说帮忙您可就言重了,那好,我就来看看那只玉杯!”

    说完,韩愈就向方程走了过去,接过他手里的白玉花杯仔细的看了起来,

    “这杯体为一朵盛开的葵花、五只花瓣互相交叠,杯子内底雕刻着五瓣花蕊,而杯外镂雕的折枝秋葵花叶子构成了杯柄和杯托!这白玉晶莹剔透、色泽润泽、几乎全透明!它的花朵和枝叶的线条流畅,杯体光滑细腻,将这白玉的特质显示的淋漓尽致!但这只玉杯虽然精美至极,但是整体构造简约,承袭了元末明初时期文人文化的色彩,精致细腻、造型婉约!而且在刻纹的细微之处隐约可见深红色红色的橘皮细纹,杯体侧面也隐约可见土色斑点,这两种迹象正是出土古玉的重要特征,所以......”

    韩愈长篇大论的说到这里,不由得停顿了一下,眼神向方程所站的方向瞟了一下,然后他继续说道,

    “这只白玉花杯的的确确就是一只明代的古玉杯无疑,文老,恭喜您又入手了一件臻品!”

    说完,韩愈便将手里的玉杯双手递向文老,来文物古玩展的人多多少少都懂得一些鉴宝的知识,听了韩愈的一番讲解,围观的群众顿时都纷纷点头称赞,

    文老笑眯眯的接过那只白玉杯,然后看向方程,

    “怎么?还有什么不服的地方吗?可以说出来!”

    方程看了看周围的群众,还有站在不远处专家组里的几位专家,然后又把目光放回到文老手里的白玉杯上,仿佛轻微的叹了口气,本不想当众打这个韩愈的脸,可是有一句话不是叫No Zuo No Die吗?自作孽、不可活,他非要往枪口上撞,我又能有什么办法?于是方程清了清嗓子,看向文老,

    “这玉杯充其量能称作工艺品,它绝对不是古玉!文老,您只要给我一些铁屑、清醋和火,我可以给你们造出来无数个这样的玉杯!”

    方程说完这话,在场的观众顿时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方程心里冷哼,运气好就是没办法,自己前几天刚在从吴庸那里借的那本古事杂谈上看到一篇文章叫做《古玉造假十式》,其中就介绍了这种产生于清朝乾隆年间、名叫“叩锈”古玉造假术,本不想说,可他实在是看不下去韩愈那副自以为是的可憎面目,于是拿过文老手里的白玉杯向大家展示起来,

    “这种名叫‘叩锈’的古玉造假法产生于清乾隆年间,具体的做法非常容易,而且极其容易以假乱真,用铁屑混拌玉器坯料,然后用热醋淬火,之后放入潮湿地下数天,取出来之后再埋入有重型车辆经过的地下数月后取出来,这时候的玉便已经为铁屑所腐蚀,出现这种橘皮纹,而其中深红色是铁锈的颜色而非长年累月累积下来的腐蚀颜色,而这种土斑也是埋在地下所形成的!”

    方程细细道来,每一句话都思维缜密、条理清楚,听的众人都是连连点头,甚至有人拍手叫好,

    “你......你这是一片之词,就算你说的造假之法存在,你又怎么能证明这只玉杯就是造假的呢?”

    韩愈听完方程的话脸涨得通红,他据理力争的对方程说道,

    “哼,我之所以敢把这套方法如此详细、完整的说出来,就是因为我知道鉴定的方法,只要拿点盐酸过来,大家就知道那玉上面的深红色到底是不是铁锈了!”

    方程指了指玉杯刻纹里那深红色的细纹,

    “只要把这上面的锈渍轻刮下来一点点,放到微量的盐酸溶液中,就会看到气泡的产生,然后溶液会变成浅绿色,那么这就是铁锈!对了,还有着土斑,正常古玉的土斑是深深渲染到玉肉里面去的,这种做出来的土斑只要用软毛刷轻轻一刷就会清除了,所以......就这么简单!”

    听完方程的讲解,韩愈再也说不出话来,只能怔怔的望着他手里的那只玉杯,文老看到韩愈目瞪口呆的模样,走上前轻拍他的肩膀,

    “江山辈有人才出,我们老了,现在的年轻人......不可小觑啊!怎么样,输的心服口服吧!”

    听了文老的话,韩愈不禁苦笑一声,点了点头,

    “好吧,我承认,这小子确实有点本事,够的上‘专家’两个字,我韩某输的心服口服!”

    方程对韩愈的态度倒是微微有些惊讶,还以为他会是个难缠的主儿,没想到他还挺坦荡,即使错了也能够从容面对,看来......他能成为一带玉器大师也是有一定的道理的!

    “韩前辈言重了,前辈其实若是细细观察也是会发现问题的,只不过......心思不净罢了!”

    方程大着胆子上前插话道,

    “输就输了,还被你小子揶揄一番,我真是怄气啊,一会儿若是还有玉器需要鉴定,我可还要考考你!”

    韩愈见方程是真的有本事,对他的态度也明显的好了起来,

    “这个方程小友可不光能鉴定玉器啊,依我看啊,他在所有古董文物种类的造诣都不浅,他有一家在秦安的古董店,你们若是有机会可以去看一看,那可真的是满店的臻品!这小子看东西一看一个准儿,可能这就是天赋吧!”

    文老趁机还向大家炫耀了一下,惹得方程特别的不好意思,微微有些脸红,站在文老身边的文静看到刚才侃侃而谈的方程也不禁有些惊讶,这个方程又一次彻底的撩到她了,看他一副清秀文弱的模样,没想到能文能武,心中的爱慕之意又加深了一些!

    “文老......”

    张老忙完手头上的鉴定工作,边走过来语文老打招呼,两个人同为历史文化遗产研究院的院士,文老是张老的前辈,

    “您这是老来又得一爱徒吗?”

    张老笑看着方程,他自然知道,能入得了文老法眼的自然不是等闲之辈,

    “爱徒?我可收不了他当徒弟,因为......我已经不知道自己还可以要教他些什么了!”

    这句话无疑是对方程最大的肯定,简直比收了他当徒弟还要让人惊叹,几个人纷纷看向年轻的方程,他们的目光与之前得完全不一样了!

    “罢了,我就不打扰你们了,我和孙女还有齐四还要在去逛逛,你们都先忙着吧!”

    文老看着身后排着长队等待鉴宝的人,笑着对几位专家组成员说到,

    “那文老您慢走!”

    “文老慢走!”

    大家纷纷与文老告别,

    “喂,下午再找你来玩儿!”

    文静临走时拍着方程的后背说到,

    “鉴宝工作就一上午,到十二点就停了,你到哪儿找我?”

    方程一边维持着看到他的表现冲过来找他鉴宝的群众的秩序,一边看向文静,

    “啊?那你下午去哪儿?”

    文静有些失望,

    “来了博览会当然要逛逛了!”

    方程可是带着任务来的,再不入手些精品,自己的店可就真的要断货了,

    “无聊,那下午再给你打电话吧!”

    跟方程摆了摆手,文静转头追上已经走远的爷爷,众人看到这一幕,不由得恍然大悟,

    “诶,这文老是不是有意招方程当他的孙女婿啊?”

    钟成志摸了摸自己肥嘟嘟的脸,嬉笑着猜测道,

    “没准儿,这文老求贤若渴,放着方程这好苗子能放过?一定是心里已经有计划了!”

    张老朗声说道,至此,专家组的成员们终于能够和平相处了!

>>>>最刺激爽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