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章 那只瓷瓶
作者:墨瞳   鉴宝黄金指最新章节     
    方程看着王警长略显搞笑的表情,尽量控制住了笑意,郑重其事的点了点头,然后便把整件事情向王警长又详细的说了一遍!听完方程的话,王警长左手托着右手,右手拖着下巴,认真的思考了起来,片刻之后他将头转向了站在一旁的周言,方程估计他也是有着跟小乘警一样的疑惑,

    “我朋友之前从事的工作与枪支是有一定的关系的,具体是什么......不太方便详说!”

    他故意说得模棱两可,让王警长误会,果然,王警长看着高大威武、手长脚长、站姿挺拔的周言,当下便一副了然的模样,

    “哦,明白明白!”

    他显然是误会周言曾经当过兵了,

    “好,那咱们就一起去看看,你们帮我找出来那个人,其余的由我们警察来安排,国际列车不仅有我们小小的乘警,还有边境警察,如果事情是真的,我们还可以在下一站要求增派人手支援的!”

    王警长的话是在安抚民心,他是想把刚刚小乘警影响的方程心目中警察的形象给扭转过来,

    “好!我朋友能认得出那个人,让他带我们去看看吧!”

    为了安全起见,看上去粗狂实则谨慎细微的王警长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两套协警的衣服给方程和周言换上了,他们两个就跟在王警长和小乘警的身后,以检查包厢里有没有火宅隐患为原因开始检查起来,可是几个人从晚上六点钟一直检查到了九点多,所有的普通卧铺和VI包厢都检查了一遍,却始终没有再见到周言所说的那个健壮的男人,

    一旁的小乘警不满的轻哼了一声,

    “哼,就知道是没有的事儿,谁知道他是不是把睡觉时做的梦当成真的了!”

    方程瞪了一眼小乘警,然后把头转向周言,

    “没有吗?”

    他也有些奇怪,不是不相信周言,相反的,只要是周言说的话,方程会选择无条件相信,他只是在奇怪一个这么大的男人会藏到哪儿去呢?

    周言低着头沉吟了一番,猛的抬起头,脸上的表情有些复杂,说不上是惊讶还是无奈,

    “还有一个铺位没有查!”

    “没有啊,都查了......”

    小乘警接着话,可听到周言的话方程瞬间恍然大悟,

    “你是说......我们的铺位?”

    方程和周言神情正常的回到了自己的铺位,果然,另外三个铺位上的陌生人已经回来了,都躺在自己的位置上呼呼大睡,就连姿势都基本上是一样的,那是一种非常便于起身、躲闪的姿势,周言和方程都看得出来!周言回头向跟在他身后的方程竖起一个手指,意思是在告诉他一层的那个人就是自己撞到有枪的男人,方程微微点头,神态自若的爬回到自己的铺位上,随手就给警长老王发了条信息,

    “左边一层的那个男人!”

    “收到!”

    消息很快回复,方程觉得自己完成了使命,舒了口气躺了下去,突然,他猛的想起了下午自己起床时吉日跟他说,这几个人与隔壁的那些人是一起的,于是他想到了那个想碰瓷儿却被自己阻止了的男人,想到他听自己说要为他鉴定宝贝时他那突然看向自己那犀利、狠绝的目光,想到他一听到自己提起警察而表现出来的慌乱,方程把自己的关注点放到了那只被熊孩子打破的黄地珐琅百花图纹赝品瓶上,那东西里......一定有鬼!

    回忆了一下之前男个男人似乎是把那只瓶子塞进了铺位的下面,于是方程掏出手机,又给王警长打了条信息,意思就是告诉他一会儿过来查隐患的时候找个茬跟他们吵几句,引发点小矛盾,最好是吵到可以把隔壁的人全都吸引过来!

    王警长很快回复了一个“OK”的手势,并且嘱咐他要注意安全!

    十分钟后,王警长带着小乘警晃晃悠悠的来到了方程所在的包厢,一进门便冲着方程使了个眼色,意思好像是在说......

    “看我的!”

    王警长清了清嗓子开了口,

    “咳咳咳......现在是火灾隐患清查,请各位先移步门外稍等片刻啊,等检查完毕之后你们就可以回来继续休息了!”

    “什么,还得出去?什么狗屁火灾隐患检查啊,还不就是折腾人的!这破地方一目了然,有什么可查的?”

    住在一层铺位的那个大汉一看就是暴脾气的主儿,此时此刻听了王警长的话,不由得便火了起来,

    “诶?你怎么说话呢?配合警察工作是每一个公民应该尽的义务,怎么着?你是想跟我到局子里待几天是吗?”

    王警长的声音大的出奇,这几句话几乎是喊着说出来的,结果不出意料,隔壁的门哗啦被拉开,然后几个男人便出现在这几个铺位的门口,其中就包括那个被砸碎瓷瓶的络腮胡男人,

    “那个......警察先生,实在不好意思,我的这位兄弟性格有些暴躁,医生说他有些狂躁症的前兆,控制不了自己的脾气!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千万别跟他生气,犯不上!”

    这男人在警察面前简直就是一只小白兔,温顺又能说,而且把自己的身份放得很低,王警长听得很是高兴,但是......那并不代表他会接受,

    “狂躁症?有医生诊断书吗?拿来给我看看!”

    说到刁难人,王警长可从不服输,自己的刻薄那在警局可是早已经出了名的,他得意得向上铺的方程看去,却惊讶的发现方程的铺位早已经空空如也了,他心里大吃一惊,

    “这小子......可以啊,什么时候出去的居然我都没有注意到?”

    此刻的方程早已经身处于空无一人的隔壁了,他小心翼翼的弯下身子,从那个男人的铺位下面掏出了下午被那个熊孩子打破的瓷瓶,他上上下下、里里外外、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这只瓶子,可还是没有找到究竟有什么特殊之处,只是这不值钱的破瓶子已经坏掉了一块,怕是再也卖不出去的,可他......还留着它干什么!

    方程再一次奇怪的弯下腰向铺位的下面看去,这一看他便惊呆了,这个铺位下面的储物盒里大大小小的瓷瓶陶罐不下几十个,看样子......这可能是个专门卖假文物的团伙,只是......方程还是想不明白,卖赝品古董的人也不占少数、而且这也不是什么需要卖命的事情,而他们居然还配枪,也有点儿太高大上了吧?

    越想越不明白,可越不明白就越要想,方程手里拿着那只假的黄地珐琅百花图赝品瓶,沮丧的坐在地上,

    “怎么想也想不通啊......”

    方程郁闷的手下一用力,“滋......”手上的瓷瓶居然裂开了一道缝,他一脸吃惊的看了看自己的手、又看了看瓷瓶,心里难免有些怀疑,自己就怕留下什么痕迹让那伙人怀疑,手上根本没有使力,这瓷瓶......怎么就这样裂了?即使它是个赝品,也不该这么脆弱啊!

    方程不由得把瓷瓶放在了自己的眼前,仔细的看了瓷瓶的断裂口,他才发现这瓷瓶的与众不同之处,这瓷瓶的表面和内里的确是瓷制,但是它的中空部分却是一种类似石膏的物质,质地软塌、细腻,方程迟疑的捏下一些白色粉末,搓了搓,突然间一个念头闪过他的脑海,莫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