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三章 玉矿塌方
作者:墨瞳   鉴宝黄金指最新章节     
    方程听到自己的声音在发抖,这是他第一次感到如此彻骨的恐惧,一想到朝夕很有可能会永远的离开他,他便觉得心口好像正被一把尖刀一点点的剜着,剧痛无比!

    “我跟你去......柳小姐这边我让狗子哥联系杨哥,让他分出一个人过来!”

    周言自作主张的说到,方程已经顾不上那么多,心念着朝夕安危的他只知道直直的向外走,打上车就要到机场,周言见他这副失魂落魄的模样,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默默的打电话给张啸天,让他简单的拿一些方程和自己的行李,然后直接去机场汇合!

    去机场的路上,方程的拳头始终紧紧的握着,如果不是急着去救朝夕,他很可能自己把自己狠狠的揍一顿!自己怎么就狠心跟她冷战这么久而不理会她呢?朝夕是个什么样的女孩子自己很清楚,她要强、倔强、不服输,她的自尊心很强,她有她自己的骄傲、自己的个性,这些东西不正是当初自己迷恋她的地方吗?可如今......自己为什么又要因为她的这些个性而跟她生气呢!自己居然还好意思说爱她,说理解她和包容她......

    塌方!多么可怕的字眼,一想到朝夕被掩埋在那深深的地下,方程就觉得自己快要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他深深的吸了口气,放空大脑,逼自己不再去想这些事情,他强迫着自己把头转向车窗外!

    “朝夕不会有事的!电话里不是说是连日大雨将玉矿的山洞掩埋住了吗?那山洞一般情况下是不会坍塌的,塌方的大概是山体上的那些泥土,山洞里面的人应该还安全,只是暂时与外面联系不上......”

    周言看着方程紧绷着的脸,不由得安慰他道,

    “你知道吗?朝夕看上去挺独立的,其实她骨子里也是个小女生,她也会害怕、也会撒娇,只不过......外人看不到!我知道,可握却没有照顾好她,这段时间我们两个一直在冷战,我有大半个月没联系她了,可她却......”

    失去才知珍惜,这是世间之人所犯的通病,方程非圣贤,自然也难免世俗!不过知错能改、善莫大焉,方程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机会去改!

    飞机平稳地降落在成庆市机场,这里属渝川省境内,从这里到玉矿所在的驼江市开车大约两个多小时,再从驼江市区到玉矿所在处大约还要一个半小时,整整四个小时,方程比飞机上还要坐卧不安!

    终于熬过了三个多小时,可车子却在上山的路上停了下来,山体滑坡将路已经封住了,车是过不去了,要想过去只能徒步走过去,方程想都没想便跳下车向矿区方向走去,周言自然也抬腿跟了上去!

    一路上的景象让方程的心一点一点变得冰凉,到处是连根拔起的百年大树,还有塌方留下的大片大片的黑色泥土,泥土里还若隐若现着一些小动物的尸体,看上去让人有些毛骨悚然!看到这些,方程的步子不由得再一次加快,他有灵气在身再快他都可以,可是周言就有些吃力了,他自认体力已经非常不错了,可他再怎么努力却还是跟不上方程的速度,

    “方程,你先走,不用等我,我跟着你随后就到!”

    周言一边加速走着一边对前面的方程叫到,可就在此时,他脚下一滑,踩到了一处由松软的泥土虚掩着的大坑里,整个人直直的就栽了下去,

    “啊......”

    方程听到周言的叫声急忙回身来找他,却看到路边踩空的地面,下面居然是一处塌陷的大坑,

    “周言,你怎么样?”

    他在坑边大声的叫道,

    “我没事儿,只是崴伤了脚,没什么大碍!”

    周言大声的回复着方程,然后他停顿了一下,又开口向上面叫道,

    “可是......这里有一只鹿,一只非常大的鹿,它受伤了,它的肚子被锋利的石头划开了,可它......还活着!它正用它那双似乎有感情的眼睛盯着我,好像在让我救它,你能帮帮它吗......”

    “周言,我们现在没有时间去救什么鹿,我要去救朝夕,朝夕还在等我......”

    方程的语气有些无奈,朝夕还在等着自己,这么紧张的时间自己哪里还有什么时间去管一只鹿?

    “那你先走,我留下来给它包扎一下再去追你,它看着我的目光真的让我受不了,这鹿好像有灵性一样,我得帮它!”

    周言告诉方程先走,自己则留下来帮帮这只鹿,然后再去追他,左右自己也赶不上他的脚程,

    方程听了周言的话转身就走,可走了几步他又停了下来,在原地纠结了十几秒之后,他重重的叹了口气,转身便跳下了周言掉进去的那个大坑里,

    “方程?你怎么下来了?”

    周言正在用自己的背包里的T恤给那只鹿包扎,方程示意他靠边,自己来,周言明白他是要救这只鹿的命,于是急忙退后,为方程让出位置!

    方程这才看清楚眼前的这只鹿真的如周言所说,非常的大,几乎赶上一只成年的牛一般大小,而此时此刻这只鹿看向方程的目光中流露着痛苦、哀伤与渴求,方程的心猛地一震,不由得向它腹部的伤口看去!伤口很大,而且一直在流血,方程在隐约间居然看到它的肚子里还有什么东西在动,方程扒开它的伤口一看,居然是被薄膜一般的子宫包裹着的一只幼鹿,原来这是一只怀了孕的母鹿!方程顿时明白了刚刚这只鹿看向自己的眼神,它是想让自己救它的孩子!

    这对于方程简直就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他抬起手覆盖到母鹿的肚子上,灵气缓缓的被渡进母鹿的体内,渐渐的母鹿明显在没有之前的焦躁不安,而它腹中的小鹿也渐渐的变得欢实起来,在母鹿的肚子里左拱一下、右拱一下!

    因为之前的对话,方程在周言的面前显得没有那么的警惕和躲闪,他将母鹿肚子上的伤口慢慢复原,然后眼睁睁的看着它站起来,轻松的一跃便跳出了大坑,它回过头,抬起两只前肢,向坑底的方程做了一个感谢的动作,然后便转头消失在密林之中!

    “都说这鹿是有灵性的动物,果然如此!它居然还会道谢......”

    周言感叹的说到,可方程没时间感慨,他先是沿着坑壁几步便跳上了坑沿,然后俯下身把手伸向周言,

    “快上来,朝夕还在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