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八章 好久不见
作者:墨瞳   鉴宝黄金指最新章节     
    方程这才意识到自己好像是说多了,于是他有些心虚的走到朝夕身边,默默的偷瞄着朝彦凡的表情!

    朝彦凡的表情很纠结,他似乎很生气、又好像很疑惑,也许方程的话在某种程度上触动了他的心弦,他不知道自己哪里做错了,他一直觉得自己对女儿近乎苛刻的严格是为了他好,可今天听了方程的话,他犹豫了,难道......是自己错了?

    “妈妈,我没什么事情,你们回去吧,告诉爷爷我没事儿,过几天我就回去看他老人家!”

    朝夕对着母亲说道,

    “好,那你好好的休息,刚刚妈妈已经在医院的福利处帮你请好了护工,有什么事情你就让护工帮你去做!”

    妈妈到底是心疼女儿的,就算在自己老公的威严之下也不能阻挡母亲对女儿的爱,

    “护工?我觉得什么护工都不如我面前的这一个!”

    朝夕指了指老老实实站在一旁的方程,

    “哼!”

    朝彦凡从鼻子深处发出了一声轻哼,他倏地站起身,转头走向病房的门口,方程的心这才稍稍的放下了一些,可这边刚刚轻松一下,朝彦凡却突然停下了脚步,转头看向他,停了好半天才憋出一句话,

    “好好照顾我女儿!”

    说完他就径直的走出了病房!

    方程惊讶的站在原地,他本以为朝彦凡会指责他、甚至骂自己几句,可是他却只说了这么一句话,这反而让他心里隐隐地有些拳头打在棉花上的感觉,心里没着落!

    “小夕,你爸爸其实是爱你的!天下哪有不爱儿女的父母呢?只是......他表达的方式有些偏激,你爸爸一生要强,所以对你这个女儿也就更严苛了些,可你从小也没有对我们的安排表达过什么强烈的不满,所以......我们还以为你是欣然接受的呢!今天小方说了这些,我们才知道,原来你并不开心!”

    朝夕的妈妈看到自己的丈夫走出了病房,于是语重心长的对朝夕说到,

    “这次,你的心意我们明白了,我们会适当的调整我们的态度和想法,以尊重你的感受,女儿,别怪爸爸,他很爱你......”

    “还有完没完,快走吧!”

    朝彦凡的声音从病房外传进来,语气里有着一丝不确定的心虚,朝夕“噗嗤”一笑,

    “你快去吧,妈妈!放心,我不是小孩子了,没有什么叛逆情绪,你们所说、所做的我都懂!”

    “那好,那我们就走了,你......好好照顾自己,有事情就打电话!”

    朝夕的妈妈起身走向病房大门,方程见状急忙跑去开门,

    “阿姨......您慢走!”

    “恩!”

    朝夕妈妈冲他微微点头,然后离开了病房!

    “呼......”

    方程长出了口气,一脸的颓败,

    “完了,我好像彻底得罪了未来岳父,怎么办?他老人家会不会记仇啊!”

    “第一,我爸爸才不是你的什么未来岳父,别往自己脸上贴金,第二,我爸爸不是什么老人家,他还没老到那种程度好吗?第三,我爸爸他......一直都很记仇的!”

    朝夕笑着说道,看到方程郁闷的神情她更开心了,

    “听完你这三点,我觉得我自己可以离开这病房了!”

    “啊?你干什么去?”

    朝夕佯怒,

    “怎么,不开心了?就这么离不开我了?”

    方程灿烂的笑着,

    “我去给你买晚饭,想吃什么?”

    “恩......什么都行,只要是跟你一起吃就可以......”

    朝夕的话让方程的心怦然一动,他不管不顾的冲了过来,大手扶住朝夕的秀发,自己一股脑的就吻了下去......

    方程拎着给朝夕买的晚饭,心情极好的哼着歌走在医院的花园里,与朝夕和好的心情真的是很好,他觉得自己与朝夕冷战的那一段时间里过得很荒唐,现在自己与朝夕和好如初,他一定要好好的规划一下自己未来和事业!不仅让自己、也让朝夕和她的父母对自己有更多的安全感!

    “我们不合适,我说过很多遍了,你能不能不要再缠着我了!你再这样的话我真的要报警了!”

    前面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方程听出来那是樊星辰的声音,看样子她是遇到麻烦了,正义感十足的方程加快脚步走了过去,

    “谁在缠着我的女朋友啊?”

    方程走过去,自然而然的揽住了樊星辰的肩膀,樊星辰看到出现的居然是方程,脸上露出兴奋的喜悦,

    “方程?怎么是你?”

    “方程?星辰,他是你的男朋友?”

    听见对方叫自己的名字,方程才转头看向樊星辰对面站着的男人,才发现这缠着樊星辰的男人居然是张浩龙,当初跟自己斗口连裤腰带都输没了的那个张浩龙,

    “张浩龙?你这是又重出江湖了?有这时间你不如多去跟你爷爷学习学习,别在这儿白费心机追女孩儿了!记得啊,这一次裤腰带可得系紧点,别再都输光了!”

    方程打趣的开口说到,

    “你......不过就是一次斗口赢了而已,那不过是你运气好,别说得好像你有多厉害似的!”

    张浩龙在樊星辰的面前当然不想丢人,他嘴硬的怒怼回去,

    “是吗?那要不要再来一次?这一次......咱们可以压得大一点,上一次那个梨花木的笔筒,真的不够塞牙缝的,怎么样?”

    方程现如今可不是当时那个初出茅庐的毛头小子了,他现在的身家和经历都不是这个张浩龙所能比拟的,而且见过了世俗险恶,方程觉得这张浩龙不过就是个被宠坏的纨绔,根本不算是什么奸恶之人!

    只见张浩龙眼睛一转,然后阴笑着开口对方程说道,

    “好啊,这是你说的!后天咱们整个晋西古董圈子里的世家子弟要举办一场斗口大赛,你要不要来参加?虽然呢,你并没有资格参加这个聚会,但是......我可以带你进去!”

    “好啊,我参加!你留下我的电话,到时候你叫我!”

    方程爽快的答应了,一旁的樊星辰倒是有些担心,她拉过方程的手臂轻声说道,

    “方程,他明显是想害你......”

    “没关系,害人的心在表面的人要比心存恶念的人好太多了!而且......他可未必害得到我!”

    方程微微一笑,然后看向张浩龙,

    “咱们先说好,斗口大赛上我若是赢了,那你以后就不许再纠缠星辰,必须离她远远的,怎么样?”

    “哈,一言为定!”

    张浩龙又看了一眼躲在方程身后的樊星辰,然后转头便离开了!

    看着张浩龙走远,方程便把自己搭在樊星辰肩膀上的手臂拿了下来,樊星辰顿时觉得肩上一松、心里一空,

    “嗨,好久不见!”

    时隔多日再次见到樊星辰,方程的心里还是感慨颇多的,对于这个女人,他怀有歉意,而正是怀有歉意,所以他才想尽量的对她好,

    “好久不见......”

    樊星辰微微一笑,又是这个笑容,方程一直迷恋的笑容,

    “你怎么会惹上张浩龙那个纨绔?”

    方程有些奇怪,这两个人应该不认识吧,

    “他爷爷在我们医院做疗养,遇到过他几次,就缠上我了,三天两头的往医院里面送花、送东西,弄得大家都在讨论我,简直烦死了!”

    樊星辰这副讨厌张浩龙到一定程度的模样惹得方程暗笑,这张浩龙跟自己还挺有缘分,看中的女人都是自己认识的,不知道自己对于他来说是不是孽缘,

    “对了,你怎么在医院?是哪儿不舒服吗?”

    樊星辰关心的问道,

    “哦,不是,是朝夕出了点意外,我在这儿照顾她!”

    方程实话实说,眼看着樊星辰的目光黯淡了下去,方程急忙说到,

    “行了,你去忙着吧,我也该走了,给朝夕带的晚饭该凉了!对了,要是那个张浩龙还缠着你,你就告诉我,我有一百种办法收拾他!走了!”

    方程说完便离开了那里,樊星辰站在原地看了好一会儿方程渐渐远去的背影,直到什么也看不到了才失落的转身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