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二章 复仇
作者:墨瞳   鉴宝黄金指最新章节     
    刘子铭听了方程的话,不由得有些哑然,警察办案是不允许有非警务人员参加的,这是公安局内的明文规定,而且是非常重要的一条,方程的这个要求实在是让刘子铭犯了难,

    “这个......方程,你这是在难为你刘叔我啊!你这是非逼着我犯错误啊,你要参与?要是抓捕过程中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还好,这要是一旦出现什么问题,我这个局长都不保......再说了,你让我怎么面对你牺牲的父亲啊!”

    刘子铭苦口婆心,想让方程改变想法,

    “那好吧,刘叔,那你就别怪我不能说了!”

    方程打算挂电话,当然,他没真的想挂电话,只是在等刘子铭改变主意,

    “诶,等会儿!”

    刘子铭急忙叫住了方程,

    “你说你这孩子怎么就这么拗呢?唉......我真的是服了你了!”

    他无奈的叹了口气,半晌没有出声,方程知道他是在想办法,果然,没过一会儿刘子铭便开口了,

    “那......那就这样吧!我这儿有个办法稍微有些危险,但是......我知道你有两手,应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刘叔你说......”

    方程急忙洗耳恭听,

    “你先去找到那个拐骗犯,然后你再报警,这样......你不就就顺理成章的参加了抓捕行动吗?”

    姜果然还是老的辣,刘子铭的方法让方程眼前一亮,要是刚刚自己就想到这个办法,他可就不给刘子铭打这个电话了,直接按现在的这个套路来不就可以了吗?还是欠锻炼啊,方程摇了摇头,

    “好,那就按刘叔您说的来......”

    “我可什么也没说啊......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刘子铭挂了电话,一旁的小飞看着方程露出期盼的目光,方程嘴角一翘看向他,

    “走,先带你过过瘾,既然有这么个机会,不用......可就浪费了!”

    方程说着便走出了周言家的房门,小飞和玲子面面相觑的看着对方,没明白方程的意思,周言在后面笑着推了推小飞,

    “走啊,方程的意思是......让你先过过瘾,这还不明白?”

    小飞听了周言的话恍然大悟,他立刻会心一笑、抬起腿便向方程追了上去!

    方程从来不知道秦安市居然还有如此偏僻、肮脏、落后的居民区,低矮简陋的平房、臭水横流的小巷、还有像小山一样的垃圾,顿在街边抽烟的年轻人们搂着不怀好意的目光,穿着低俗暴露的女人站在巷口,暧昧的看着方程这一行人!望着她们的方程生怕她们会冲着自己喊出“小哥,来玩儿啊,算你便宜点”的这种话!

    小飞和玲子他们显然已经习惯了这种环境,偶尔还会有熟识的人跟他们打着招呼,

    “小飞,又带人来看货啊!”

    小飞全都视若不见,直直的向前走着,终于,在一条巷子口,小飞停住了脚步,目光狠厉的看着小巷深处那户大门紧闭的人家!

    “就是那家吗?”

    方程看了看那户人家,只见绿色漆门上还贴着一副旧旧的对联,看上去跟平常人家没有什么两样,

    “恩!”

    小飞点了点头向那户人家走去,走到门口然后拿出钥匙开了门,

    “小飞?玲子?你们回来了?怎么样,没挨打吧?”

    院子里响起一个男孩子的声音,听上去也就十三四岁的样子,小飞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向他开口问道,

    “马叔呢?”

    “在屋里呢!”

    男孩儿到也不介意,爽快地回答道,接着就响起了小飞和玲子的脚步声,方程知道他们是一路向屋子里面走去了,方程和周言轻轻打开小飞故意没有关实的门,悄悄的走了进去!

    原本跟在小飞和玲子身后已经走进屋子的小男孩儿却突然转身,大声喝道,

    “什么人?”

    说着,就从屋子里飞身而出一个短发女孩儿,直接向方程冲来,只见她的速度奇快,跟小飞比那是有过之而无不及,方程一把推开周言,然后闪身躲开女孩的攻击,一掌就劈在了她的后颈上,女孩儿顿时一个趔趄摔在了地上,

    “谁?”

    马大鹏闻声从屋子里跑出来,见是方程不由得大惊,对着旁边的小飞便破口大骂,

    “你个蠢货,自己被人跟踪了都不知道吗?我养你们两个是白吃饭的吗?不仅人打不过,还把他们给我引到家里来了,白痴......”

    面对马大鹏的大骂,小飞只是冷冷一笑、并未言语,马大鹏看着反常的小飞,似乎明白了些什么,

    “不是他们跟踪你的?是你把他们带过来的......”

    “马大鹏,你这个骗子......”

    小飞的话似乎是从牙齿缝里挤出来的一样,他望着马大鹏的目光里似乎快要喷出火来了,

    “小飞,你这个吃里扒外的东西,我养活你这么多年,你却合着外人来对付我,米有没有良心......”

    马大鹏见一直听话的小飞居然开口骂他,不由得大怒道,而旁边站着的几个十几岁的孩子则是一脸不解的看看小飞,看看马大鹏,似乎不知道自己该帮着哪一边,

    “良心?哼,马大鹏,你居然还跟我讲良心?好,既然你有良心,那你敢不敢告诉我,我们这些孩子,究竟是被父母遗弃的?还是被你拐骗来的?”

    小飞的话让马大鹏为之一愣,他顿时心虚的看了看旁边站着的孩子们,又看向一直没有作声,只是在看热闹的方程,

    “他......他给你灌什么**药了?你居然说出这样的话?我养了你们十几年?你们要真的是我拐骗来的,我为什么要养你们十几年,不应该早就卖掉了!”

    他极力的否认着,可是他的否认在小飞这里显得那么的苍白无力,

    “养着我们?说得好听,你无非就是需要我们的能力而已,你需要我们的帮助来赚钱!小情、小君、虎子,你们就从没有想过,为什么马大鹏收养的都是多多少少有些怪异能力的孩子吗?为什么?因为我们可以帮他做坏事啊......”

    小飞对着自己那些从小一起长大的伙伴们说到,

    “你们别听他瞎说......”

    马大鹏急忙阻止他对着那些孩子们说这些可能会解开他伪面具的话,

    “马大鹏,我已经在公安局查到了关于我被拐骗的案宗,我是冀省石市人,2006年9月被你拐骗,我父母报了警,可警察也没有找到我的下落,而我的父母......就在寻找我的路上出了车祸双双去世......你这个拐骗犯......”

    小飞说着便激动的向马大鹏冲去,他一把揪住他的衣领,生生的把他举离地面!其他的孩子见状还要上前阻拦,却被玲子伸开手臂拦了下来,

    “你们没听到小飞哥说的话吗?他是被拐骗来的,那我们呢?你们不好好想一想我们是怎么来的吗?”

    玲子漆黑的指甲拦住了那些想要去阻拦小飞的孩子们,

    “小情,丫头,我就不信马大鹏他......没有对你们做过什么过分的行为?如果他真的把我们当孩子,怎么可能会那么做?”

    听了玲子的话,孩子中那两个十多岁的女孩子低下了头,默默的退到了一边,而别的孩子也都已经到了明事理的年纪,听到玲子所说的,也都用怀疑的目光看向马大鹏,

    “你们......你们......你们不能听他们......胡说啊......”

    马大鹏被小飞掐得喘不上气,断断续续的朝着那帮孩子喊道,可估计是他平时对这些孩子也不算好,孩子们一个个只是默默地看着他,却没有一个人愿意伸出手来帮他的忙!

    “你不拦着他吗?”

    周言看着小飞那副似乎要把马大鹏置于死地的模样,不由得拉了拉在一旁点了根烟、悠然自得抽着的方程,

    “我理解他,就好像当初我想要杀了蔡文怀一样,那股怒气若是不发泄出去,恐怕会是一颗定时炸弹,随时爆炸!虽说不提倡以暴制暴,可这个马大鹏实在太招人恨了,让小飞发泄一下总比他憋在心里的好!况且......只要他还有一口气,我就能把他弄活!”

    方程的话引来周言的好一阵佩服,

    “只要有口气你就能弄活......你还真是敢说!”

>>>>最刺激爽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