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四章 赌石(四)
作者:墨瞳   鉴宝黄金指最新章节     
    人们如此惊讶倒不是因为这些围观群众没见过世面、大惊小怪,而是近年来,缅甸和其他一些盛产翡翠的地方都已经被人类开伐过度,导致这些美丽的、珍贵的宝石正以惊人的速度在这个世界上消失,这种深埋于大地之下的美丽结晶可不是一年两年、或是十年八年就可以造出的产物,那是大地沉淀了千年万年之后赠送给人类的礼物!现如今的翡翠市场上出现极品翡翠的几率实在是太小了,所以当大家看到这一抹翠绿时都有些激动和兴奋,

    “恩......不是帝王绿,但玻璃种带花飘翠是稳稳的了,虽然这飘花并不多,可现如今的市场上出现块飘翠也实属不容易啊!”

    郝大爷看着手中的料子不由得感叹道,随即他看向方程,目光中有着惊讶、疑惑还有一丝丝的佩服,

    “小伙子,运气......不错!”

    郝大爷的态度立刻从刚才的不屑变成了肯定,俗话说新手手壮,大概就是这个道理吧,有些人天生就是吃这碗饭的主儿,羡慕不来,

    “小伙子,这块大开窗的的半赌料子,我出八百万!”

    人群里立刻有人要购买方程这块已经开了很大一扇窗的毛料,明眼人都清楚,就这块毛料的大小,只要它的厚度超过两公分,那就是天价了的!

    “八百万?哼......”

    郝大爷冷哼一声,

    “八百万你也好意思叫出口,一千万我买回来,回头我就能卖上一千二到一千五!”

    “那就......那就一千二......”

    “我出一千三百万,这块料我要了!”

    喊价声此起彼伏,

    “郝大爷,这料子......我想给它开出来!”

    方程的声音不大不小,但刚好可以让所有人都听见,只见大家全都用一副不可思议的目光看着他,方程被盯得心里有些发毛!

    “怎么了?”

    “方程!”

    叶磊一把将正在奇怪的方程拉过来,在他的耳边低声说道,

    “哥们,咱这是在赌石,赌石你懂吗?不是买料子!你的这块料子现在是擦出绿了,但是你不清楚它的里面是什么样子的?你忘了刚刚那个衬衫男人的那块料子了?你现在要把这料子全解开,万一里面没有或者只有很少的绿怎么办?三十万买进,现在有人出一千五百万收,你就应该马上卖掉啊!”

    叶磊为方程解释着赌石的含义,赌石为的是什么,当然是赚钱,花很少的钱买到的东西转手便以十倍、百倍的价格卖出,这是多么大的诱惑力啊,当然,这种情况还是少数,而方程今天就遇到了!

    听了叶磊的话,方程微微的笑了笑,他自然清楚叶磊是为了他好,可是,现在的他对于金钱的概念已经变得模糊了,他不再是曾经为了几千块而整日奔波劳碌、不能着家的方程了,他现在所需要的......就是证明自己,这可能就是属于男人的一种荣誉感吧!

    “恩,我明白,但是.......我有感觉,这有可能是一块满绿的料子!你想想,如果这料子真的是满绿,我们的价格是不是还能够更高,而哪怕它不是满绿,哪怕只有一公分的飘翠,我也是不赔的!”

    方程的话语中带着深深地自信,叶磊听了便也没有再多说什么,而对于方程的举动,朝夕从来都是支持的,此时的她就站在方程的身边,微笑的看着他,倒是站在后面的张啸天听了他和叶磊的对话,低头嘟囔着,

    “程子,你可想好了啊,一千五百万啊!”

    “你想好了?还要继续解?”

    郝大爷倒是没有出言制止方程,他只是再肯定了一次对方的心意,

    “解!”

    于是,在众人紧张而又期待的目光中,郝大爷从容不迫的走向砂轮机,继续开解起方程的那块毛料!因为这块毛料的石皮比较薄,郝大爷没有上切机,而是一点点慢慢的用擦机擦蹭着石皮,一寸、一寸、再一寸,越往石头的中心去,那晶莹透亮的翠体就越发的明显!

    终于,一个多小时之后,一块成年男人拳头那么大的准玻璃种飘翠出现在了众人面前,郝大爷从自己的衣兜里掏出一条纯白色的手帕,然后小心翼翼的将它放置到上面,这块翡翠原石的颜色......就好像是被迷雾笼罩着的一汪池水中落入了几片被微风撩拨而掉的绿叶,简直美极了!

    “赌涨了,大涨啊......”

    “这也太美了!这一块翡翠得治多少钱啊!”

    瞬时间,人群里人声鼎沸,大家都在争相猜算着这块翡翠可能会卖出多少钱!

    “我出三千五百万.......”

    “四千万!”

    “四千二百万......”

    到翡翠市场来转的不光是一些专业赌石的玩家,还有一大部分是世界各国前来缅甸进货的玉石商和宝石商,所以现在出来喊价的与刚刚这块料子开天窗时出来喊价的不是一批人,他们才是正真想买货的人!

    方程拿过那块飘翠,放到了张啸天的手里,

    “这......这什么意思啊?给我的安慰奖吗?哥们还不用......”

    “你自己去跟那些买家谈吧!四千万还给你,多出来的算利息,看你的本事了!”

    方程说完话便向自己的另外两块毛料走去!张啸天先是一愣,随即便明白了方程的意思,他哪里是为了还钱给自己,他只是懒得应付这些买家而已,

    “得嘞,谈买卖我在行啊!来来来.......都谁想要这块翡翠啊,到我这儿来排队啊,我这人性子可特殊啊!入不了我眼的,都麻溜给我走人!”

    看着张啸天如鱼得水的样子,方程不由得笑了笑,刚要跟郝大爷说把那两块料子也解出来吧,电话就响了,方程低头一看见是周言的电话,心中一动,随即他抬头看向朝夕,

    “小夕,你去告诉郝大爷把另外那两块料子也都解了吧,是卖还是留,你说得算!”

    “好!”

    见朝夕应承下来,方程这才走到不远处没有人的地方接起了电话,

    “喂,程子!”

    “恩,怎么了?是你那边有什么发现吗?”

    方程点了根烟,狠狠的吸了一口,

    “有点发现,但谈不上是好还是坏!我们来到袁雪的家里问过了她的母亲,她母亲隐约回忆起,她公公的确带回来五六本那样的书,看完之后就随手扔到了一边,其中好像有两三本被两个孩子拿着玩也都不知道扔到哪里去了,后来......她依稀记得有人去家里从她公公手里又买走了其中尚能找到的几本,而在你手里的那一本则是她收拾房间时从柜子后面的缝隙里找到的估计就是孩子玩闹时不经意间掉落在那里面的!”

    周言向方程讲述着自己到袁雪家之后的发现,

    “那她看过那本书吗?记不记得里面讲了什么内容?”

    方程追问道,

    “没有,她不怎么识字的!”

    周言叹了声气,继续说道,

    “哦,对了,她说......她记得买走那几本书的人,好像是姓贝,因为姓氏有些特殊,所以她记住了!”

    “姓贝?”

    方程心中一惊,怎么又是姓贝的?这姓贝的跟自己还真的颇有些渊源啊,可就是不知道倒底是善缘还是孽缘了!

    “行,我知道了,你们回来吧,剩下的事情等我从缅甸参加完婚礼之后回去再说!”

    “那好,我先挂了!”

>>>>最刺激爽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