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章 朝夕的帮忙
作者:墨瞳   鉴宝黄金指最新章节     
    方程挂了电话,就看到朝夕正踮着脚站在一家古董店门前向里面望着,他思考了一下,然后组织了一下自己混乱的语言,对着朝夕开了口,

    “朝夕,我有点事情,想请你帮忙!”

    “什么事呀?”

    朝夕头都没有回的问到,她的注意力依旧还在那家古董店里,

    “我……我明天要代表贝家去参加一个寿宴,但是……我不能让方圆和方式知道这件事情,所以等明天我跟他们说的时候,就说是你要去参加这个寿宴,然后顺便才带上我的……好不好?”

    方程言简意赅的说着自己的诉求,

    “好!”

    朝夕自然而然的点了点头表示同意,可过了大约三十秒,她才突然间反应过来方程刚刚说的话,回过头来看向面前的方程,

    “这事儿为什么要瞒着方圆和方式?还有……你为什么要代表贝家去参加寿宴,你跟贝家又有什么关系?”

    朝夕不懂,她疑惑的注视着方程,这让方程有些窘迫,

    “因为……因为……”

    方程欲言又止,

    “到底因为什么啊?这么难开口,连我也不能说?”

    朝夕第一次看到如此扭捏和吞吞吐吐的方程,不由得有些着急,

    “因为……其实我是贝家的子孙,我是贝老爷子最小的儿子,也就是死去的贝志文教授的儿子,贝远洋!也就是现如今贝家的小少爷贝远枫的双胞胎弟弟!”

    听了这如同深水炸弹一般的消息,朝夕瞬间变得目光呆滞,她的嘴因为过于震惊好半天都没有合上,

    “什么?你说什么?你说……你是贝家的小孙子?这……这怎么可能?”

    “是啊,怎么可能呢?我也是这么想的,可是……这件事情就是真的,我也是不久前才确认的!最开始我也不能够接受自己是被贝家抛弃的事实,但后来我看到远枫的样子,我就心软了,所以……就跟他们算是私底下相认了吧,但是……我不想公开……”

    方程不打算隐瞒朝夕,他把能说的都对朝夕说了,

    “但是这一次,二伯求到了我,我想……我还是应该帮他们一下!但是我实在是不想让我妈妈知道他的孩子早在二十几年前就已经夭折的事实,所以我是不会告诉我的家人我真实的身世的,至少……我母亲还在世的时候不行!因此,我才希望明天你可以告诉方圆和方式是你要去参加寿宴,只是顺便带上我而已!”

    “好!我明白了,我会这么说的!”

    方程对于自己养母的那一份心意让朝夕感动,虽然对于方程是贝家人这件突如其来的消息她也很震惊,但是除了惊讶之外她并无太多的情感波动,方程姓什么对她来说真的不重要,她喜欢的就只是他这个人而已,这个善良、正义、重情重义的男人!

    为了代表贝家去参加寿宴,方程在朝夕的陪同下还特意买了一套砖红色的休闲西装,果然是人靠衣装、佛靠金装,方程穿上这身西服之后顿时整个人都不一样了,精神了很多!

    虽然方圆对于方程去参加寿宴而不陪自己去玩儿这件事情很不满意,但是既然是陪未来的嫂子一起去,她也就原谅他了!于是跟方程道了别,方圆拉着刚刚熟悉的苏梦莹小姐姐向着港城的迪士尼游乐园出发了,方式、张啸天和黄子阳三位护花使者紧随其后!

    “走吧!”

    朝夕看着第一次代表贝家出席公共场合而略显紧张的方程,笑着对他说道,

    “恩,走吧!”

    两个人出发向寿宴的举办地出发!

    到了举办收养的酒店门口,方程遇到了贝家二伯派来接自己的人,那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

    “小少爷,我叫钱洪,是贝二爷派过来陪您参加寿宴的人!”

    来人恭敬地说道,

    “好的,麻烦你了!”

    方程笑着点了点头,

    “小少爷,您言重了!”

    听到方程如此客气,钱洪急忙说到,

    “对了,小少爷,二爷还有一些话让我带给您!”

    钱洪继续说道,

    “哦,方程,你们先聊,我去门口那里等你!”

    朝夕懂事的对方程说道,但方程急忙拉住她的手,

    “我没有什么事情是你不可以知道的!”

    他看着朝夕的眼睛说道,朝夕微微的笑了笑,

    “我知道,关于你的一切事请我都想了解,但是……贝二爷要跟你说的肯定是关于你们家里的事情,那我就不听了,而且你也了解我,我不喜欢听那些事情的!”

    朝夕轻轻的拍了拍方程的背,

    “我去那儿等你,别让我等太久啊!”

    说完朝夕便浅笑着走开了,方程注视着看她走开,转回头看向钱洪,

    “二伯让你跟我说什么?”

    “二爷他让我告诉你,您去贺寿的人是我们家老爷子曾经的战友,也是现如今港城的首富李允基老先生!李允基老先生的身体……已经进入到最后的时间了,但是大家族就是有大家族的问题,李老先生一去,这家族的继承权就是非常大的问题,而这次李老先生的寿宴,其实也是有目的性的,原本李老先生的身体已经差到极致了,怎么可能还有时间和精力举办这么繁琐的寿宴!其实这就是他的几个孩子弄得把戏,无非就是趁着寿宴该笼络人心的笼络人心、该探口风的探口风、该‘尽孝心的尽孝心’,以期盼能得到继承权的优先知情权和选择权!”

    钱洪一针见血的指出问题所在,方程听了他的话,沉思了片刻抬头看向他,

    “二伯想让我怎么做?”

    “二爷没想让你怎么做!李家的事情我们也不宜参与得太多,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这后辈们不孝顺也不可能让他们一朝就变成孝子!事到如今,老爷子只是希望他的老战友不会受太多的罪,至少不会因为那些身外之物而失去了更宝贵的东西!”

    钱洪说得模棱两可,但是方程却听得真真切切,从古至今因为财产的继承而发生杀父弑母、残害兄弟的事情太多了,当财富积攒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人性……往往就会薄的像一层纸,

    “我明白了!”

    方程点了点头,

    “看来,这个李老先生对爷爷来说很重要啊!”

    “李老先生现在的头骨里还有一片当初为了救老爷而残留的弹片,而且这六十多年来,一到阴天下雨,李老先生就会头疼,我们老爷年轻的时候总是来往港城来看李老先生,之后因为年纪太大不方便了才没有继续,但是还是年年都往港城邮寄一些治疗头痛的特效药!他们俩……可以说是一起穿过枪林弹雨的生死之交啊!”

    钱洪为方程讲述着两个老人家的情谊,

    “难怪……”

    方程若有所思点了点头,随即他露出了势在必得的笑容,

    “我懂了,这事儿对我来说……太好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