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五章 相似的经历
作者:墨瞳   鉴宝黄金指最新章节     
    第四百五十五章相似的经历

    钱洪对港城真的是很熟悉,他在港城待了十多年,一直负责贝岑公司在这里的业务,所以港城的大街小巷、还有一些比较出名的人物,他都知道!

    “小少爷,打听到了!”

    钱洪刚放下电话就对正在吃着港式牛杂的方程说道,

    “在哪里?”

    他一边吃着一边问到,

    “在上环古玩街那里,那里是一条成熟的古玩街,有很多的玉石店、古玩字画店还有一些地摊!那里有一家叫做‘古事居’的玉石店,就是那里,李浩华就是在那里参与赌石的,据说参加赌石的都是港城有些名号的人!”

    钱洪仔细的对方程说道,

    “古、事、居?那儿的老板是什么人?”

    方程嘴里念叨着玉石店的名字,然后抬起头看向钱洪,

    “听说这古事居的老板叫做张扬,是前几年才到的港城,之前的信息......非常的模糊,只知道他好像是晋西人,之前的档案非常模糊,找不到具体的描述,他是四五年前到了港城,开始做古董生意,而且生意做得很不错,他的运气非常好,经常捡漏,而他就是靠捡漏发的家!”

    钱洪一边说着,就发现自家的小少爷脸色似乎有些变了,说不好这是......惊讶还是疑惑,又或者是郁闷?

    “小少爷,您......怎么了?”

    他小心翼翼的问道,

    “啊,没事儿,我听着呢!”

    方程摇了摇头,示意钱洪继续说,但是这钱洪不清楚方程在想什么,朝夕可知道,

    “怎么感觉......这人的经历跟你的还挺像呢?”

    “恩,是有点像!”

    方程点了点头,没有多说!

    他突然想到在来港城之前,屏翳把他拦在秦安机场时自己心中所产生的怀疑,

    “难道......他跟之前的我一样......还没有觉醒?又或者是......他现在恢复的程度可能不足以杀掉我,所以他才没有贸然的来找我!”

    方程那时怀疑蚩尤没有来找自己复仇的原因可能就是他还没有觉醒......又或者是他跟自己一样还没有彻底的觉醒,因为体内缺少神识或者是魂识,能力没有完全恢复,所以才不敢轻举妄动的来找自己!而屏翳在机场又那么的阻拦自己到港城,莫非......这个张扬就是蚩尤的今生今世?

    他需要去证实,可是......如果他真的就是呢?自己要该如何是好?真的要杀了他吗?

    “蚩尤于权势之贪婪日益渐盛,风神飞廉与其乃同一师门兄弟,但飞廉之心尚存善念、且本性安和、从不急功冒进,不易受世俗影响!为阻世间劫难,须寻蚩尤以理劝之,若不可即杀之,才可保世间平安,否则......天地大变、世人皆临苦难,无一幸免!切记,尽快寻得蚩尤......”

    圣王大禹的话犹在耳边,可是......时至今日,事情已过去几千年,真的还要这样做吗?看上去只是普通人的他,真的会图害生灵,使得天地大变,死人皆临苦难吗?

    “方程!”

    余一恩的声音,

    “你来了?”

    方程抬头看去,看到了余一恩盯着自己的目光,有些疑惑,有些担心,

    “你怎么了?有心事?”

    余一恩总是一眼就能看穿方程,难怪朝夕会吃他的干醋,

    “恩......有点事情,一会儿跟你说!”

    方程拍了拍余一恩的肩膀,示意他先坐下,然后他转头看向钱洪和朝夕,

    “钱洪,你一会儿先送朝夕回酒店,我和一恩去那家玉石店看看!”

    “为什么?我也向要去看你赌石......”

    朝夕急忙说到,余一恩一来方程就要把自己甩包,这种感觉......不太好,她幽怨的看着余一恩,余一恩只觉得自己的背后一阵阴凉,

    “朝夕,听话,你应该了解我,我做什么事情都是有理由的,那个地方......不适合你去!”

    方程认真的看着朝夕的眼睛,在钱洪面前,他不想说的太多,但朝夕一下子就听明白了他的意思,

    “那里很危险吗?”

    她皱着眉头问到,

    “对我来说不会,我们只是去看一看,但是如果带着你......我怕你会有危险!”

    方程确实是实话实说,朝夕见他这样说,也就不纠结了,他知道方程的情况特殊,所以......就像电影里说的,想要当英雄的女人,那就要经得起风雨、耐得住寂寞,

    “好,我明白了,那我一会儿就回酒店乖乖的等你,你注意安全!”

    朝夕小声地说道,而钱洪见两个人耳语结束,不由得开口问到,

    “小少爷,您不用我为您带路了吗?”

    “先不用了,你现在的首要任务就是把朝夕安全的送回酒店就好了!”

    方程摇了摇头,

    “好的,我懂了!”

    眼看着钱洪带着朝夕离开了,余一恩这才开口问出他刚才一直想问的话,

    “到底怎么了?你那么严肃!”

    方程转头看向余一恩,把刚刚钱洪对自己说的话又重复了一遍,余一恩的表情也渐渐的开始凝重了起来,

    “他所经历的一切都跟我的经历非常的相似,再加上之前屏翳阻拦我到港城,我现在有理由怀疑......他就是那个没有完全觉醒的蚩尤!而我犹豫的是我要不要趁着他还没有什么太大力量的时候......杀了他?”

    方程纠结道,

    “杀了他?”

    余一恩愣了愣,

    “现在说这个还为时尚早,我们还没有确定他到底是谁,还是先去看看吧!你不是要赌石吗?走,咱们一边赌着一边看,总能看出些名堂的!”

    来到古事居的门前,方程仰着头看着这“古事居”三个字,突然就觉得这三个字很有心意,古事,顾名思义都是些陈年往事,这个地方......是有很多的陈年旧事吗?

    虽然这是一家玉石店,但是里面的摆设可是十分考究的,陶瓷物件儿、古籍书画、美玉奇石等等,应有尽有,而且方程确定这里的每一件物件儿都是精品,所以他站在这里,周身围绕着充盈的灵气!

    他和余一恩缓缓走进内堂,只看到一个大约二十来岁的小跑堂站在那里打着瞌睡!方程和余一恩互相看了一眼,然后缓缓的走上前去,

    “伙计,请问张掌柜在吗?”

    伙计显然被方程他们吓了一跳,睁开眼睛迷迷糊糊的看向他们,没好气开口说道,

    “你们是干什么的?找我们掌柜的干什么?”

    “我们......是来看石头的!”

    方程试探的说到,一边说还一边观察着伙计脸上的表情,只见这小伙计微微一怔,然后脸上立刻就换上了一副警惕的表情,

    “石头?什么石头,我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

>>>>最刺激爽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