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三章 前世恩怨
作者:墨瞳   鉴宝黄金指最新章节     
    眼见侯家的人已经离开了,贝远枫扶着方程便往贝宅的客厅走去,姑姑贝岑看了看侯明顺夫妻离开的背影,不禁撇了撇嘴,“这对夫妻也真是够奇葩的了在,一个不从来管孩子,一个管孩子却把孩子管成那个样子,那孩子也是够倒霉的!唉,我突然感觉我们家玉洁好幸福,有一个顾家的爸爸,还有一个靠谱的妈妈!”

    严琛禁不住一乐,“你啊,就是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行了,别探讨别人家的事情了,快去看看远洋吧,我看他好像是真的很不舒服的样子!”

    “哦,是啊,刚才那个样子……”贝岑点了点头,急忙快走了几步追上方程,“远洋,你感觉怎么样,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不用了姑姑,我没事儿!”

    方程摇了摇头,随后转头对自己的姑父说到,“对了姑父,侯家给我的这副耳环回头我会让人估计一下现下的市值,然后麻烦您帮我把钱转交给侯家,我从来不白拿别人家的东西,况且还是这么贵重的……”“这……”严琛犹豫了一下,“侯明顺恐怕是不会要的!”

    “不要也得要,您就说他要是不要……侯静远可就永远都出不来了!”

    说完,方程自己还“咯咯咯”的笑了起来,“您就跟他说,他能把这幅耳环卖给我,我就已经非感谢他了,因为我真的很喜欢这副耳环,是真的!古董圈本来就有‘有钱难买心头好’这一说,所以他肯把东西卖给我就是对我最大的帮忙了!”

    严琛见方程说的诚恳,便点头答应了下来,“好,那我尽量说服他收下!”

    见姑父答应帮自己的忙,方程松了口气,可随即他好像想起什么来似的,低头看了看手里的那只木盒然后开口说到,“姑姑姑父,远帆哥、远枫,我有点事情要先离开,你们帮我跟爷爷说一声,就说我有空的时候再来看他老人家!”

    说完,方程转头就走出了贝家的大门,他现在满心想的都是要弄清楚这副耳环究竟有什么特殊之处,“诶,远洋……”贝远枫想开口叫方程回来,可一想到方程本来是就是一个特别有主见的人,他决定的事情一般没有人能改变,所以他已经到了嘴边的话他又咽了回去,“算了,看样子他是真的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就随他去吧!”

    严琛摆了摆手,走进了贝宅的内院!方程开着车子回到了尚品天居,一进家门便大声的叫着一恩。

    余一恩同方程一起来的京城,在这里自然是跟他住在一起的!余一恩闻声从自己的房间跑出来,有些奇怪的开口问道,“这是怎么了?

    匆匆忙忙的,你不是说要晚饭后才回来的吗?”

    “你来看看这个,你见过吗?

    或是……你有印象或是听说过吗?”

    方程顾不上回答余一恩的问题,而是急忙把那副血玉耳环掏了出来,放在了余一恩的面前,“这是什么啊?”

    余一恩念叨着打开了那只木盒,看到那幅耳环的时候,他“咦”了一声,然后只见他的表情变得疑惑起来,“怎么了?

    你是见过它们吗?”

    方程急忙问道,“好像……见过,又好像……没见过!”

    余一恩的话差点没把方程的鼻子气歪,“你是在开我的玩笑吗?

    我是很正经也很着急的在问你呢!”

    方程无奈的说到,“你听我把话说完……”余一恩拿起那只木盒,把里面的那副耳环仔仔细细、从里到外的看了一遍,然后他把盒子放下,看向方程的目光里有着一丝不确定,“从大小、样式、质地上来看,我应该是见过这副耳环的,但是……我在见到这幅耳环的时候,它还不是这个颜色呢,也就是说,我见到它的时候它还没有没被血侵染!”

    余一恩一字一顿的说道,“你是说……你在见到这幅耳环的时候它还没有被血侵染,那么也就是说……侵染是在那之后发生的,那可能就不是我救你的那一世,而是……我的下一世?”

    方程略微思考了一下,突然,他猛地从沙发上弹跳而起,兴奋的大声叫到,“我知道了,我知道是谁了……”可随即,他立刻神情暗淡了下来,他想到了那些画面中的最后一个,新娘子手持长剑自刎而死,从她的身体里流出的鲜血将她耳上的耳环侵染成了血色,“可是她……为什么要那么做呢?”

    他轻声嘀咕着,“你想起什么了?”

    余一恩看着面前举止奇怪的方程,不知道他到底在说什么,“一恩,谢了,我要先出去一趟!”

    说完方程拿起放在桌子上的那副耳环就冲出了家门,只留下余一恩一个人在风中凌乱,这人来去匆匆的是逛城门呢吗?

    什么也没说清楚就走了,那耳环到底是谁的啊?

    这不说明白就走,他这一晚上得多闹心啊!方程一口气将车子开到了朝夕家的门前,这一路上,他的大脑里全都是之前他曾经想起来的一段话,“朝氏小姐,品貌端正、贤良淑德,实乃绝配,今赐予你二人婚配,择吉日完婚”在他的记忆中,唯一跟自己成过亲的就只有朝夕的前世——那位朝氏小姐,而且也确实是在余一恩之后那一世,距离现在大约只有三百多年!可是……他不明白,为什么最后会是那样的结果?

    他虽然知道自己在那一世因为没有寻找到那最后一枚魂识所以并没有成功的再生,而是遗憾离世,可是为什么朝夕会在他们新婚那一夜就自刎而亡了?

    那么自己呢?

    自己在哪里?

    为什么没有去好好的保护她?

    在朝家的门口转悠了一会儿,方程终于鼓起勇气拿出了电话给朝夕拨了过去,过了一会儿,电话接通了,朝夕那软软甜甜的声音传了出来,“怎么了?

    忙完了才想起我来了?”

    话虽如此,可她的语气里可没有丝毫怪他的意思,“我就在你家门口,你……出来一下好不好?”

    方程柔声的说到,“啊?

    你在我家门口?

    你什么时候便这么浪漫了?”

    朝夕不可思议的说到,随后电话里边传出来她细细碎碎的穿衣服的声音,“喂,你等着我啊,我马上就出去!”

    她兴奋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