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六章 顺水推舟
作者:墨瞳   鉴宝黄金指最新章节     
    方程这才意识到,原来一直躲在黑暗中的大boss就是面前的这位沈家的小少爷沈玉洲,自己的前任情敌!作为京圈有名的收藏大家的小少爷、沈氏集团的副总经理,他的确不太适合以这样的一种身份出现在公众面前!

    “方程,我们好久不见了!”

    沈玉洲冷笑道,他的身后跟着那个黑瘦男人和白脸小生,

    “哼,确实是好久不见了,真的没想到……沈少爷还有一个这样的角色!”

    方程双手抱胸,有些讽刺的看着面前的沈玉洲,

    “看来……你是很早就知道对方是我了?一路上藏得很深嘛!我刚找到些苗头,你就急着冒出来抢东西了?怎么?是生怕东西被我那得一干二净一点儿也不给你留吗?”

    “哼,别把自己说的好像很重要一样,这人不管是你还是别人,我都一样对待!你也没有什么特殊的!”

    沈玉洲看了一眼自己手下的枪口,轻蔑的一笑,意思就好像是在说,

    “任你再厉害,还能比得过我的枪口吗?”

    方程微微一笑,没有接话,但是此刻他的心中已经明白了,这个沈玉洲绝对不是知道双翼神兽有什么特殊之处才一路追着他们而来的,他只是单纯的想要找到那可能存在的墓穴,然后据为己有!

    “沈玉洲,我现在总算是知道了,原来你们沈家收藏大家的名号……就是靠这个得来的啊!什么收藏大家……不过也就是倒斗盗墓的而已!”

    他直接开口说到,丝毫不留情面,只见沈玉洲的嘴角微微一扯,不过瞬间便恢复了原样,

    “你知道又能如何,我今天没有背着你,而是直接出现在你们面前,那证明什么你还不清楚吗?”

    沈玉洲邪恶一笑,方程当然知道他话里的意思,他之前在京城丝毫没有露面,那自然是有忌讳的,可是到了这儿……他很有信心可以干掉方程他们,所以自然就不用再掖着藏着了,在这偏远山村、深山老林里干掉两个人埋起来,简直是太易如反掌的事情了!

    “沈玉洲,你这自信心有些爆棚吧!”

    他笑得有些无奈,好像是在看一个三岁小孩儿在力量悬殊的成年男人面前胡闹的模样,

    “我不是自信心爆棚,只是想跟你新账旧账一起算而已!”

    沈玉洲说着就向旁边的手下使去眼色,示意他们动手,

    “诶,等一下!”

    方程眼睛一转有了自己的主意,于是急忙抬起手示意沈玉洲自己有话要说,沈玉洲疑虑的看了他一会儿,这才缓缓抬手示意手下先不要动手,

    “你临终还有什么遗言吗?不过……就算你说了也没用,我这个人……特别记仇,不会帮你传达的!”

    “我是有临终遗言,不过不会对你说的!”

    方程白了他一眼,然后继续说道,

    “你不好奇我这样的一个人……为什么会对这里这个只是可能会出现的墓穴感兴趣吗?”

    方程提出的问题果然说中了沈玉洲心中所想的问题,他知道方程并不是专业盗墓的,所以他来这里就一定是有什么特殊原因的!

    见自己的话果然戳中了沈玉洲的心,他继续循循善诱的说着,

    “因为这里面很可能有着一些特殊的东西存在!从这神兽的头来看可以看出来这是一只历史上比较少见的双翼神兽的造型,而双翼神兽多出现于神话当中,是一种守护兽,那么……用双翼神兽的造型为自己的墓穴做守卫者的人一定是对神十分崇拜的人!对神崇拜的人往往是对自己十分爱惜的人,所以这古墓里有好东西的可能性很大,但是有可怕的陷阱和令人恐惧的未知物也是有可能的,所以……你懂的,我在这方面还是很擅长的!”

    方程似笑非笑的看着沈玉洲的眼睛,只见沈玉洲的瞳孔猛的一紧,似乎是想到了自己以前的某种经历!方程当然知道他想到的是什么,当然是当初他们去寻找金矿所遇到的那些令人惊恐得都要窒息的恐怖事情,要知道当初还是方程救了他呢!

    “这里的事情是未知的,不知道会遇到什么样的状况,不过如果说你已经准备好自己可以抵抗的话那我也无话可说,你自己好好想一想吧!”

    方程说完就坐到一旁放着的一块废弃的磨盘上,翘起二郎腿等待着沈玉洲的回答,余一恩也百无聊赖的用脚玩起地上的土。

    沉默了许久,就在方程都要等得不耐烦的情况下,只听见沈玉洲长出了一口气,终于开口了,

    “好,我就留你到从墓里出来,如果你真的在下墓的过程中帮了我,那我可以考虑留你一条狗命!”

    沈玉洲咬牙切齿的说到,说到底他还是怕死的,

    “哼,等我们都有命出来的时候再说吧!”

    方程说得云淡风轻,可心中却早已经笑开了花!他这招顺水推舟真是顺的太漂亮了,本来他和余一恩还在愁该怎么跟老村长说要把他家的这块空地挖开呢,现在有沈玉洲这么个恶人要挖,自己不就是坐享其成吗?而且还不用费力的想理由,理由就是……他们被挟持了!还真的是想什么来什么啊!

    他和余一恩不动声色的相视微微一笑,便不再说话!

    “小黑!”

    沈玉洲接下来叫道,那个黑瘦男人立刻上前,

    “少爷!”

    “告诉外头的那几个兄弟,到赵家看好那帮村民,别让人跑出去同信,然后再拍两个兄弟,一个守着村委会办公室的电话,一个守着出村的山道,这下……也能保证我们的万无一失了!”

    沈玉洲想的倒是周到,这里山村偏僻,整个村里就一部电话还时常罢工,唯一能出村的就是方程他们来时的那条山路,看住这两样,这些村民就算从村子里跑出去也无处求救!

    “好,我这就去!”

    被叫做小黑的黑瘦男人得到指令转头就去做事,沈玉洲又看了看那个白脸小生,

    “柳白,做事吧!”

    他又吩咐道,

    “是!”

    叫柳白的白脸小生走上前来,

    “你,还有你,跟我一起!”

    他指了两个拿着枪的男人过去一起帮忙,其他人继续用枪指着方程和余一恩!

    柳白走过方程身边的时候微微侧眸看了他一眼,眼中……似乎带着一丝丝的抱歉,方程倒是很大方的对着他笑了笑,一副无所谓的样。

    道不同,难以同谋,虽然遗憾却也无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