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一章 柳白的去处
作者:墨瞳   鉴宝黄金指最新章节     
    第六百零一章 柳白的去处

    直到现在,那些被沈玉洲的手下看管住的村民也终于被方程和余一恩解救了出来。

    村民们质朴的脸上皆是一脸的迷茫,他们不理解这些人到他们这偏远的村子来干什么,也不知道自己的村子下面是有古墓的,他们莫名其妙的被人关了一夜,现在又被方程放了出来!

    “方先生,你们怎么样?没事儿吧!”

    赵父看到方程,急忙上前问道,

    “我们没事儿,那帮人已经走了!”

    方程摇了摇头,赵父叹了口气,有些疑惑的看向方程,

    “方先生,你知道他们是谁吗?来我们村......来我们这小村子是干什么呢?”

    “我们两个一直小心翼翼的干在他们身后,看他们......好像在找什么东西,我看他们在附近的山里一直折腾来着,但是好像也没有找到什么,后来我看好像是有人受伤了还是有人意外死了,他们这才慌慌张张的离开了!”

    方程撒谎是一个好手,

    “找东西?他们找什么东西呢?我们这穷乡僻壤能有什么东西呢?”

    赵父挠着头,不理解的说道,

    “唉,外面那些大城市里的人总是有一种奇怪的想法,就是一些深山老林里会有宝藏啊什么的,估计他们是到这里来挖宝藏的吧!唉,这群人真是奇怪,谁有宝藏会往大山里埋啊,给谁留着呢?别人又不知道,自己家里的人又不给,哪有这么傻的人嘛!”

    老村长弹了弹烟斗上的烟灰,摇着头、叹着气说到,

    “这些城里人啊......异想天开啊!”

    “是啊,哪来这么多的宝藏!那些人......实在是太贪心了!”

    方程点了点头,口中喃喃的说到!

    县城和镇上的学校已经在如火如荼的建设中了,而方程和余一恩也已经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所以他们也没有必要一直留在这里了,于是他和余一恩带着柳白同赵家村的父老乡亲道了别,便离开了朴实无华的赵家村!临行前赵小军还想要跟着方程一起出来,他很崇拜方程,所以很想跟着方程做事,但却被方程婉言的拒绝了,赵家村的人都非常的朴实无华,他们身上那种纯净的特质实在是太难能可贵了,所以......方程不想这种特质被污染、被荼毒,赵家兄弟最适合生活在这里,娶妻生子、自给自足、简单又快乐,外面纷杂的世界......还是离他们远一点吧!

    路上辗转反侧,方程一行三人终于回到了京城,而到了京城,柳白也应该跟方程道别了!柳白现如今最大的愿望就是想知道自己究竟是谁,他想找寻自己失去的记忆,人活在这个世界上,总不能浑浑噩噩、对自己的过往丝毫不了解吧!

    对于柳白要离开去寻找自己的记忆,方程完全可以理解,本想着他们也算是经历过一些事情的朋友了,所以方程打算请他吃顿饭,就当是他们的离别之宴了,毕竟天大地大,今天一别......他日就真的不一定会有机会再见了!

    可是方程、柳白和余一恩刚刚在饭店坐下,菜还没来得及点,方程就收到了贝老爷子的电话,

    “方程,你今天不是回京城了吗?怎么还没到家啊?我可让阿姨特意给你做了一大桌子的好菜,就等你回来了!”

    这老爷子不知道从哪儿听说了方程今天回京的消息,立刻拿起电话给他打了过来,方程心中暗道,

    “肯定是叶三少那个喜好八卦的人把自己的行踪透露出去的!”

    他微微有些尴尬的看了看柳白,自己说好要请柳白吃饭,可是却被爷爷的这一个电话给打乱了计划。而看着方程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柳白似乎是看出了些什么,

    “方先生,我没关系的,您要是有事儿您就尽管去,我知道您有这份心就好了!”

    柳白十分识大体,看到方程那副尴尬的样子就大概了解了是什么情况,客厅了柳白这话,方程更是觉得不能就这么走了,自己跟柳白算是很合脾气的,两人相识一场若是连一顿饭都没吃过、一顿酒都没喝过,那就实在是太可惜了!

    于是方程起身,向服务员道了歉,然后便招呼着余一恩和柳白跟着自己离开了饭店,驱车向贝宅驶去。在路上,他给爷爷打了一个电话,讲明了自己的情况,爷爷本就十分疼爱这个失而复得的孙子,带回家一两个朋友又算什么!贝老爷子在电话里还数落了方程一顿,说贝家就是他家,他往家里带朋友还用得着向自己汇报吗?

    方程听完老爷子的话自然是心里一暖的,但是毕竟家里人多,他往家里带人总是要多注意下的!

    二十分钟后,他们便到达了贝家大门前,那贝远枫却早已经站在门口在等他了,

    “远洋......”

    看到方程,贝远枫有些兴奋的叫了起来,

    “恩,远枫......”

    方程看到自己的同胞哥哥,不由得微微有些兴奋的向他奔了过去,可是就在他们刚要开口聊天的时候,只见贝远枫突然间脸色发白,身体陡然颤抖了起来,渐渐的......渐渐的,他的浑身就好像是抖筛子一般越抖越厉害,而方程见状不由得一愣,

    “远枫,你怎么了?”

    他焦急的一把扶住贝远枫,神情紧张的问着他,可此刻的贝远枫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柳白,你这是怎么了?”

    这面方程正在看顾着贝远枫,身后却又传来了余一恩的叫声,他下意识地回头一看,只见柳白竟然也依靠在余一恩的身上,双眼紧闭、脸色苍白,似乎生了场大病一般。

    方程惊讶的看了看余一恩怀中的柳白,又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怀里的贝远枫,他不由得开始怀疑起这两个如此凑巧同时晕倒的人会不会有什么关联,于是他暗中用灵气探查了两个人的身体,发现这两个人体内的灵气竟然在激烈的横冲直撞着,激烈到方程都感觉到了那种灵气极度活跃的感受,

    “一恩,他们两个......怎么会同时晕倒的?而且他们的体内的灵气激荡得厉害!”

    方程冲着余一恩叫道,余一恩皱眉想了一下,

    “你稍等一下,我试试......”

    说完,余一恩便一把背起柳白,带着他向远处走去,眼看着这余一恩带着柳白离开的越来越远,他怀中的贝远枫渐渐归于平静,体内的灵气也不再如惊涛骇浪般的颤抖着,似乎是恢复了一些,于是他冲着远处的余一恩摆了摆手,让他返回。

    可是就在余一恩正往回返的途中,贝远枫的情况却再一次的严重起来,方程抬头望向那正往这边走来的余一恩,心里面似乎已经有了自己的答案,于是他举手示意余一恩,让他停在原地,因为他已经明白了......这贝远枫与柳白两个人的灵气......大概是有什么特殊关联的,或是朋友、亦或是敌人!但不管怎么样,既然有古怪,总要探究明白才行啊!

    这一下......方程便有理由把柳白留下来了,他要搞清楚这两个人到底为什么会互相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