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五章 不准保释
作者:墨瞳   鉴宝黄金指最新章节     
    李兆文打的电话就是港城警务处处长白震南的电话,他一点也不忌讳现场的其他人,光明正大的给处白处长打着电话,而且话说得那是十分的直截了当,

    “喂白叔叔,我是兆文啊!白叔叔,我这里有一件事情需要您帮忙,就是千仁集团的那个案子”

    李兆文开始为白处长讲起这件事情大概的来龙去脉,对方也十分认真地听着,

    “哦,这个案件我的确听说了,非常严重的一件案子,听说那遇难者的骸骨已经都被找到了,去了现场的警察们都感觉到那个场面真的是非常有压力和恐惧的!”

    白处长身为警务处处长,自然而然的也听说了这件案子,而且按照一个警察的正常思维,他也的确是觉得不应该给常立杰和常远保释,这两个人如果真的是丧心病狂的杀人恶魔,那么他们出去会不会再一次犯案,会不会造成什么更严重的后果,这都是难以预料的,所以他也很赞同李兆文的说法,

    “是啊,这件案子的确巨大,所以非常规案件还是要特殊对待的,对于这个案子我的意见是不提倡保释,最好是在看守所里关押一段时间再看!清者自清、浊者自浊,等到案件调查清楚的那一天,大家就可以开心的放松下来了!”

    白处长是个三观极正的人,要不然固话就说的话,“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有一样思想境界的人,他们的思想才会在同一个高度,所以他们才会成为好朋友、好伴侣、好搭档!

    “恩,白叔叔跟我想基本上是一样的,只是警局那头就”

    白处长当然知道李兆文的意思,这不准保释的话得需要他来向办案人员传达他们才能够听,

    “没问题,等我通知办案警察的上司,让他们照我说的做就好了!”

    “好,谢谢白叔叔!”

    李兆文得到了白处长的肯定,这才开心的放下了电话,

    “秦sir,这个案子不可以保释,里面涉及的所有嫌疑人,所以必须时时刻刻都待在拘留所里,知道这件案子水落石出!”

    听了李兆文的话,方程不由得在下面对着他竖起了一个大拇指,表扬他干得漂亮,可对面的邱律师和钱秘书却被气得脸色铁青、眼眶发黑,面上有着明显的不服气,

    “不过你刚刚得到的命令不是可以保释对吗?那就在你的新命令还没有放下来之前,先给我们继续办理保释手续,李少爷的提议上面也未必能够采纳和实施的,所以继续吧!”

    邱律师很擅长钻空子,各种各样的空子、和有纰漏的地方他都会给找出来的,

    “这”

    秦sir很尴尬,双方各执一词,他都不知道应该听谁的了,毕竟自己也是个工作人员,上级让做什么,自己也就只能干什么了,虽然自己可能就不会很开心!

    “秦sir,你先给他办着,我想过不了十分钟你的电话就会响起来!”

    方程的话音还没落,就听到秦sir的电话真的响了起来,三方相互对视了一下,秦sir这才在众目睽睽之下接通了电话,果然是他的顶头上司,他要求秦sir不予常立杰和常远两父子以保释的特权,会一直押在拘留所里,直到案件破获为止!

    听了秦sir说的话,邱律师的脸色顿时变得铁青,他转头看了一眼同样脸色很不好的钱秘书,随后开口说道,

    “不予保释?这好像不符合法律规定吧?我有权向你的上级申诉”

    “邱律师,特殊情况特殊对待,法律条款里是有这部分的特殊标注的,您是律师,应该很懂这些!我呢,也只是传递上级的决定,若是有什么问题,您还是找我的上级领导去提出您的诉求,若是上级对我发出了不一样的命令,我会一样照办的!我现在要去审案了,其他事情之后再说吧!失陪!”

    秦sir说完便冲着个人点了点头,转身走进了警局的办公区域。

    “诶,秦”

    邱律师欲言可又止,钱秘书抓住他的袖子,冲着他微微的摇了摇头,这时候怎么说也改变不了这个结果了,只能先回去在从长计议了,邱律师也明白了他的意思,于是长长的吐了一口气,随后看向方程和李兆文的方向,

    “那这里没有什么事情我们就先走了,以后我们可能经常见面的!”

    方程听了他的话不由得上前一步,伸出自己的手,

    “说实话我还挺期待跟你们见面的,毕竟年轻,喜欢挑战和冒险!”

    他微微一笑,邱律师一怔,脸色顿时变得比刚刚更难看,可是碍于面子和身份,他不得不伸出手,故作大度的点了点头,

    “年轻人喜欢挑战是好事儿,年少不更事,所以无所畏惧,不像我这个年纪了,经历的事情太多了,就知道进退了!”

    话中有话、你来我往、剑露锋芒,方程笑得越发的灿烂起来,

    “那邱律师下次见了!”

    方程一行人走出警局,心情都好了很多,至少那两个人间恶魔没有被保释出去,这就让他们的心里感觉舒畅多了!那个药神已经被方程解决掉了,因为他是药神,不属于这个世间,这个世界的法律也控制不了他,他若是想逃,恐怕这世间的警察追上个千八百年也抓不到他,所以方程替他们把这个毒虫给挖了出来,但是常立杰和常远是普通人,那么他们就应该受到这个世间最为严厉的惩罚。

    “贝大哥,我总觉得这个常家是不会那么容易就善罢甘休的!他们常家虽然这些年来一直被我们李家压制着,没能成为港城首富,但是他们的势头却一直很梦,这些年我爷爷他身体渐渐不行,而我的父辈里说实话,也没有能够撑起来家族的人,所以其实在外人看啦,我们李家已经是在走下坡路了,可他们常家是新兴家族,精力十分旺盛,尤其是在最近大有赶超我们李家的架势,所以这个时候他们是绝对不会轻易认输的!”

    李兆文为方程打着提前量,因为他知道这个常家可不是一个容易安于现状的家族,

    “那是一定的!而且不管那个常立杰有没有这么大的家业,以它的性格来说他就不是轻易服输的人,他一定会让邱律师做别的努力的,但我们不急,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用一句俗话,我们就是走着瞧呗!”

    方程笑着说到,

    “恩,对,就是走着瞧!”

    李兆文点了点头,

    “对了,贝大哥,我临出来的时候跟爷爷提到你来港城的事情了,他非要让我把你带回去跟他吃晚饭,没办法,只能把你绑回去了!”

    “这怎么能叫绑回去?我来港城去看看李老先生那是应该的,就算是替我爷爷看一下也是好的啊!”

    方程看着李兆文笑道,一副理所应当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