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干坏事儿
作者:汤圆儿   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最新章节     
    叶知秋翘臀靠着车门,环臂,“嗯哼,查过了,白芳玲的女儿,天虹集团董事长孟敖的私生女。”

    “有照片吗?”

    太忙了,还没顾上打听白若夕是个什么鬼东西。

    叶知秋划开手机,“喏,这个女人。”

    陆轻晚吹了声口哨,“呦呵!她啊 !”

    “你认识?你们应该还没机会见面吧?”叶知秋翻包,找车钥匙。

    陆轻晚噘嘴,精灵般的眼睛跳跃着火影的余光,“认识啊,还有故事呢!”

    那么《如歌》故意叫阵《倾听》就说得通了,火灾……呵呵哒。

    “所以说,今天的火灾没那么单纯喽!”

    叶知秋柳眉紧拧,两个酒店的对比太特么鲜明了,滨城狼烟滚滚,一片狼藉,人家那边鲜花美女红酒香槟,靠!

    “我也怀疑有人故意坑咱们,你想怎么样?”

    陆轻晚把手机塞给叶知秋,左手扭扭右手,“我想……玩儿死她!”

    叶知秋相信她会的,“他们还没结束,你要不要去砸场子?”

    “砸场子这种事太幼稚了,姐不会这么做的,不过呢……呵呵。”陆轻晚灵机一动,心生一计。

    叶知秋看她那个表情就猜到肯定想到了对策,“需要姐帮你做什么,直接说。”

    陆轻晚扒开包包,没有要找的东西,又去扒拉叶知秋的包,终于找到了,“这个就行。”

    “修眉刀?”

    “嗯哼!”

    卢卡斯开了车过来,打开车门邀请两位美女,“陆小姐,叶小姐,请上车。”

    陆轻晚摘下卢卡斯的眼镜,“借用下。”

    “没有度数。”卢卡斯脸上一轻,眼镜已经飞到了陆轻晚的鼻梁上。

    不得不说,这样一打扮,还挺像文艺女青年呢。

    “废话,有度数我还不戴呢,我又不近视,你们去前面路口等我,五分钟后我就过去。”

    “你……”干什么去?

    卢卡斯还没问,叶知秋附身上车,“你最好别知道,开车。”

    陆轻晚戴好帽子,避开摄像头,找到了白若夕的车,在若水居碰面那次,白若夕开的就是这台车。

    四下无人,陆轻晚用衣服包住手,掀开车前盖儿,一眼就发现了目标,薄薄的粉唇儿勾着,修眉刀一划!

    搞定。

    不到五分钟,陆轻晚钻入车子,“走,去大吃一顿!”

    卢卡斯握着方向盘,扭头看后座,“陆小姐,你心也太大了吧?咱们的场地失火,媒体炸开锅,拍摄组今天要开始拍宣传照和剧照,摄影棚一定忙吐血。你有心情去吃喝?”

    陆轻晚拍拍手,手上并无任何东西,“天大的事吃饱饭再说!开车,去鼎盛楼吃招牌烧鹅!”

    卢卡斯不确定的又问了句,“陆小姐,你是不是受刺激过度?要不要喝杯咖啡清醒一下?”

    陆轻晚现在神清气爽,憋屈几天了,今儿最痛快,“喝肯定是要喝的,但姐姐要喝酒,烧鹅配牛栏山呗,咱们都是中国胃。”

    卢卡斯:“……”

    陆轻晚没被刺激,他被刺激了!

    “女孩子出门喝酒要么Negroni(尼克罗尼),要么Bronx(布朗克斯),你喝牛栏山?!!”

    “鸡尾酒都是装13的玩意儿,中国汉子喜欢对碗吹白酒,武松打虎知道吧?不喝地道的白酒他有那么大力气吗?甭废话,走起!”

    卢卡斯:“……”

    看不出来,小小年纪如此生猛。

    叶知秋和陆轻晚击掌,“不错,宝刀未来。”

    陆轻晚小粉唇儿翘翘,小吃货的模样,藏着一颗老司机的心。

    绝世大厦,董事长办公室。

    电脑屏幕上是刚发布的新闻,《倾听》大反转,一改颓势,登上了热搜榜top3,齐晏、聂冰、民国美男庄慕南、素颜美女杨娅,热度不断攀升,很快就会超过《如歌》的势头。

    下面则是滨城酒店突发火灾的新闻,连着好几组照片,其中一张照片上有陆轻晚的身影,她在人群中很不显眼,不过可以确定她没事。

    那就足够。

    程墨安长指滑动触摸板,关闭页面。

    一点多钟的太阳往西方倾斜,璀璨的光辉碎在他眼睛里,光华万丈。

    手里铃声比预期来的稍晚了一些。

    “进度如何?”

    卢卡斯手指压眉心,靠着卫生间盥洗台,“总裁,陆小姐和叶小姐在吃饭,点了不少菜,还要喝酒。”

    吃菜喝酒,嗯,心情不错。

    “别让她喝多……三杯即可。”

    陆轻晚上次喝醉的模样历历在目,绝对不能让她再醉酒。

    卢卡斯忍不住吐槽的冲动,“总裁,陆轻晚这丫头真是让我开眼界了,今天这么大的场面,她居然还有心情吃烧鹅,而且,到现在她都没看一眼新闻。”

    “新闻有什么可看?”

    卢卡斯被问蔫了,总裁啊,混娱乐圈怎么能不看新闻?

    “啊……也是,不过有个小事我觉得有必要跟你说一下,我们离开酒店的时候,陆小姐突然离开了一会儿,回来的时候就格外兴奋,她去了希尔顿酒店停车场那边。”

    八成是干了坏事。

    “知道了。”

    卢卡斯还是不太甘心,“总裁,你为什么这么帮她?”

    “我有必要跟你交代?”

    完全是拒绝回答的态度,而且绝对不容许他再废话。

    卢卡斯:“……”

    没有,当然没有,可是他好奇啊,好奇的心痒,回头得想办法从陈纪年那里打探下!

    程墨安按下内线电话,“纪年,进来。”

    ……

    包厢内,陆轻晚和叶知秋哈哈爆笑,吃着喝着聊着。

    “程墨安人丑了点,对合作伙伴还是不错的。”陆轻晚嘴巴里含着鹅肉,嘴角蹭了不少油渍,吃相不雅。

    卢卡斯:“……”

    又说他们总裁丑!

    你们等着,回头打脸打死你们!

    叶知秋叉鹅肉,咀嚼,就着白酒抿一口,美味!

    “他那个助理,你一定得谢谢人家。”

    “那必须,回头我请他吃饭!”

    卢卡斯撕一片鹅肉,实在不忍心吃,这特么油炸的吧?

    “陆小姐,我们总裁的颜值,我拍着胸脯告诉你,绝对是万里挑一!百万里挑一!”

    “嗯哼,我承认啊!”

    那种矮胖圆的土老板,的确不太多的。

    叶知秋抽出点餐单,差一点咬到自己舌尖,“靠……这么贵?”

    八道菜而已,居然三千多!

    “咱们吃的不会是天鹅吧!”

    陆轻晚抢走单子,“今天高兴,没事儿,算公款,可以吧卢卡斯?”

    卢卡斯干笑,“可以。”

    反正都是总裁的钱,他又不掏腰包。

    “你们继续,我去卫生间。”

    陆轻晚人逢喜事精神爽,走路都带风,但太开心了走路没注意看转角,一个不小心撞到了从左边转角走来的人。

    “不好意思。”

    陆轻晚道了歉,折身欲走。

    “我就说不要来这里吃饭嘛,到这里的人能有什么素质?”

    娇滴滴的女人,含沙射影的指责,陆轻晚没走远,听的很清楚,而且……这声音未免太熟悉!

    “这里的招牌菜不错,爸爸特意让人给预留了雅座。”

    等会儿!

    这个声音更熟悉了!

    陆轻晚舌尖顶顶口腔内部,把小脸儿撑鼓,狡黠的眯眯眼精。

    她还没去找他们,他们居然送上门了!

    欧阳清清不情不愿的板着脸,很看不起这边的店面,“那好吧。”

    欧阳振华今天见女儿光彩照人的一面,心里还乐呵着呢,“下次爸爸陪你吃西餐,等下你妈妈和你哥哥就来了,开心点。”

    多好的父女情分啊,多美满的家庭团圆宴啊!

    差点都要羡慕了呢!

    陆轻晚指头收拢,又松开,扭头,直勾勾的看着两米开外的父女两人,还有他们身后的七零八碎。

    “舅舅,表妹,来吃饭啊?”

    几年不见,他没什么变化,常年定期保养的面部只有几道眼角纹,养尊处优几十年,中年发福肚子较为突出,一身高档西装,头发根根分明的背过脑门,不算油腻,颇具中年大叔的魅力。

    当然,要感谢他有个帅气的父亲。

    欧阳振华眼角倏地压缩,第一眼没有认出面前的女孩,第二眼,后背绷紧了,“轻晚?你是轻晚?”

    陆轻晚小孩子似的跳了一步,“是啊舅舅,我回来了。”

    她回来了,她居然回来了,她不是已经……

    心里的念头被压下,欧阳振华强作镇定,慈祥和蔼的笑着道,“你都是大姑娘了,舅舅不敢认了已经,什么时候回来的?”

    哟,听听啊,多会关心人!

    欧阳清清听说不少陆轻晚的事,怀了野种,被赶出家门,从小就是问题少女,长大后更没干过好事!

    总之,就是家里的污点!

    陆轻晚乖乖巧巧的抿嘴,无害又萌萌的样子,“才回来啊。”

    欧阳振华勉强扯了个干巴巴的笑容,“呵呵,这次回来,是工作还是?”

    陆轻晚脆生生道,“算账呗!”

    欧阳振华这次连干笑都有些笑不出来,“你这孩子,还跟小时候一样调皮。”

    陆轻晚扣扣手指头,嫩嫩白白的手指如雪般干净,“不一样了舅舅,以前我还小,现在长大了,所以,有些东西我也该拿回来了,是吧?”

    欧阳清清一步迈上去,讥笑,“表姐,你这话什么意思?”

    陆轻晚清亮的咯咯咯笑,“表妹,今天很漂亮,恭喜你买到了女二号,好好演哦,另外,我什么意思,你爸爸很清楚。”

    欧阳振华拉住女儿的手臂,护在身后。

    他明显能感觉到,这个女孩变了,说不出来哪里,但她身上的戾气很重,眼睛里的肃杀和挑衅完全不加掩饰。

    “轻晚,咱们是一家人,说话不要这么阴阳怪气的。”

    陆轻晚茫然的噘噘小嘴儿,“舅舅,我已经很客气了。不过呢,最近我有点忙,陈年旧账还没空算呢,等我空下来了,咱们好好算。”

    言外之意就是,我特么对你们客气,是我空不出手收拾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