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卷 神魔试炼场第3346章 誓死捍卫(2)
作者:秦命   万王之王秦命最新章节     
    大护法浓眉微微皱起,他坐在这个位置已经十多年了,处理过很多棘手的事件,但从来没像今天这么艰难过。

    于情于理,他是绝对不允许祖荒神教遭受这种耻辱,但是偏偏对上了一个绝对惹不得的人。

    就算是换成仙域的强者,都可能会顾虑祖荒神教的影响力,思量当今天下的格局等等,甚至可能会主动跟他们做个交易,但是秦命则不然,没有谁能摸清楚他的思路,更没有谁敢单独跟他对抗。

    “秦命,血书铁卷已经传遍天下,西部荒洲接下来会遭遇什么,你应该最清楚。

    你虽然可能会做些布置,但是想要扛下去,绝不是那么容易。

    至少,插手的皇道少一个是一个。

    我们做个交易,如何?

    帮我们作证,赢的是戚元征,再把杀生战戟留下,我们祖荒神教保证会在接下来的事件里保持中立,绝不会派任何一人踏入西荒大陆,更不会以任何形式插手那里。

    这件事本来就与你无关,你也只是碰巧遇到而已,只需要简单一个态度,就等于消除了一个皇道的威胁,还是中洲皇道里排名前十的祖荒神教,换成是我,肯定会好好考虑。”

    “你是……”

    “我是祖荒神教大护法,我能代表整个祖荒神教做这个保证,还可以立下血书。我们祖荒神教是太初圣教,传承十多万年,立下的血书肯定会遵从。”

    “听大护法的意思,你们原本是准备插手西荒事件喽?那么说,我们还是敌人?”秦命笑容不减,但话里的意思却让祖荒神教的众人面色微微一变。

    “我们只是接到了血书铁卷,还没正式决定。你也看到了,我们当前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应付,这牵扯了我们很多精力。”

    “还没正式决定,就是有可能参与?”

    “不管可能还是不可能,这都是个不确定因素。”

    “不确定因素……呵呵……这位大护法,你可知道我们是怎么对待不确定因素的?”

    祖荒神教的众人一阵紧张,西荒事件传遍天下,这疯子控制大地母鼎后以疾风骤雨之势布局整个西荒,不仅拿下了所有势力的传人,更把宗主门主等全部羁押,一举镇压了整个西部荒洲的威胁。

    这手段野蛮又霸道,给了中洲强族很大的触动。在秦命之前,从没有哪个势力如此做事,完完全全没有任何的顾虑。

    大护法深深地看着秦命。“祖荒神教可以帮你压下至少三个皇道,而这只需要你改变一下态度,何况你跟天妖战族并不认识。”

    “我要面临的是可能三十多皇道的威胁,你感觉我在意那三个四个?不用多说了,我做了保证,就得履行。苏紫萱姑娘,如果你没什么好准备的,我们可以上路了。十年而已,很快就会过去了。”

    “师尊……”苏紫萱眼眶里泪水打转,娇躯都微微颤抖着。

    “条件由你来开!”大护法凝视着秦命,克制着胸腔里翻涌的杀意。

    “别那么复杂,搞的跟我要抢你们圣女一样。我只是碰到了,顺便做个公证,就这么简单。你们要交易,跟聂天成交易,要恨就恨聂天成,我只是路过的。”

    “大护法,人很快就要到了。”有人焦急提醒着,远处已经听到尖锐的破风声了,显然各方强者更向这里汇聚,一旦他们看到这里的情景,基本就明白怎么回事了。

    大护法语气渐渐严厉起来。“秦命,你很聪明,明白自己在做什么。今天这件事虽然与你无关,但既然你插手了,就脱不了干系。你也很清楚,今天这事的结果对于我们祖荒神教意味着什么,我们可以不惜代价的掩饰住,也可以不惜代价的找回颜面。”

    “大护法是在代表祖荒神教向我宣战?”

    “我们可以跟你做更深的交易,也可以成为你最残忍的敌人,一切只需要你的一个态度。”

    秦命还是淡淡笑着,却没有再开口。

    祖荒神教的强者都开始紧张,目光不断朝向远处,他们甚至准备要屠杀冲过来的那群人,不惜代价的保住秘密。

    苏紫萱紧张又着急,袖里的玉手紧紧握着。

    大护法继续说道:“如果你想带着聂天成回天妖战族谈合作,我奉劝你最好慎重。天妖战族跟苍穹域是死敌,双方的恩怨从太初时代就存在,据我们得到的消息,只要西部荒洲爆发战争,他们将把目标对准苍穹域,配合仙域猛攻那里,所以你也是他们的半个敌人。

    与其冒着风险的到那里讨好,远不如直接在这里跟我们祖荒神教做个交易,而且……条件完全由你来开。”

    秦命还是很平静,无动于衷。

    大护法着急了,如果换成别人,他早杀过去了,但是秦命实力太强,完全不弱于他,而且附近极有可能潜伏着九婴那些恐怖的家伙。

    “秦命!你到底想要怎样!”苏紫萱尖叫,脸色苍白,娇躯轻颤。

    祖荒神教第一次开出这么好的条件,秦命完全应该答应,为什么非要迟疑?

    “护法,人要来了!”弟子们焦急的提醒着。

    大护法身下的金犼都全身绷紧,利爪踏裂地面,仿佛随时可能杀过去。

    大护法眼神越发凌厉,紧紧盯着秦命的眼睛。

    “我可以不带走苏紫萱。”秦命终于开口。

    “条件你开!”大护法立刻回应,只要不带走苏紫萱,今天的结局就会变得破朔迷离,尽管外界会有各种猜测,至少能勉强保住祖荒神教的颜面,他们也可以安抚住戚元征,结局只是不相上下,以免给戚元征留下心魔。

    他现在已经不奢求秦命留下聂天成和杀生战戟了,只要最大限度消除这件事的影响。

    这是他作为护法的首要任务。

    苏紫萱高悬的心重重落下,意识都有些眩晕,但还是焦急的看着秦命。

    “任何时候,任何时间,祖荒神教不得插手西荒事件,更不得跟我秦命为敌。”

    “成交!”

    “怎么保证?”

    “血书立誓!”

    “我不要血书,要不把苏紫萱交给我,当个人质?”

    “秦命,不要欺人太甚!”

    “呵呵,开个玩笑。你刚刚提到了三个皇道?”

    “天仙源!金童战族!开天道宫!”大护法没有丝毫的迟疑。

    “很好!今天这事,还请祖荒神教不要再提半句,就当平局!如果祖荒神教妄言半句,我势必再次到访,并把真实经过昭告天下。”

    “祖荒神教的颜面比我的命更重要,我会誓死捍卫。”

    “我们誓死捍卫祖荒神教的颜面。”众护法高声呼喊,长老们守护的是神教的‘里子’,他们护法守护的是神教的‘面子’,里子面子都是他们需要用生命捍卫的尊严,所以今天做了保证,就一定会履行,同样的,如果秦命敢泄露半句,他们会不惜代价的让秦命偿还。

    “各位,告辞了。”秦命指尖凝聚出一缕生机,注入了戚元征后颈,下一刻崩碎虚空,带走了聂天成,也引出聂天成的鲜血带走了杀生战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