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2章 1062 有的是时间陪他们玩
作者:焱熙   傅先生,你被挖墙角了!最新章节     
    ♂nbsp;   第1062章 1062 有的是时间陪他们玩

    “纸币会不会变心暂且不论,但我只知道它很可能会贬值,若干年后,说不定一百元钱只能买到一根棒棒糖了。相比起来,我感觉还是我更靠谱,至少等你老了,我还可以陪在你身边。”傅斯年说得很认真。

    顾云憬被他的话触到了,不过还是装出一副不相信的样子:“那可说不定哦!到那时候,我都满脸皱纹了,你嫌弃恐怕都还来不及呢!”

    “我那时候都是糟老头子了,还有什么好嫌弃你的?”傅斯年看着她问道。

    顾云憬想了想,然后点点头:“那倒也是啊,说不定该换我嫌弃你了。”

    “那看来我得好好保养了。”傅斯年摸了一下下巴,他可不能让他的夫人嫌弃他。

    ……

    结束晚宴前,殷琴去了一趟洗手间。

    正准备从隔音里出来,她忽然听到外面似乎有人在谈论自己。

    “今天跟梁总裁一起出席的,是他的妻子吧?”

    “是啊,听说是什么上校来着,你看到她脸上的疤了没有?刚刚我看了一眼,真是吓到我了。”

    “我也是!说真的,真是不知道梁总裁怎么能忍受得了天天面对着她那张脸的。”

    “据说两人是奉子承婚,两人结婚的时候,他妻子还没有毁容呢,后来好像发生了什么意外,她被炸伤了的。梁总裁之所以现在还没跟她离婚,还不是因为可怜她、同情她吗?这有钱男人时间久了,都会变心的,更别说像她那样的丑八怪了。”

    “也是啊!要换了是我,我也会受不了的,多影响食欲啊,天天对着她,我一个月能瘦十斤!”

    “我估计我能瘦二十斤。”

    “哈哈!”

    两人说笑着,一起走了出去。

    直到没有了声音,殷琴才从隔间里走出来。

    虽然她们说得很难听,不过却也是不争的事实。对所有人来说,他们都觉得自己配不上梁白庭吧!

    虽然梁白庭一再强调他不在意她的外貌,但人都是视觉动物,她不希望梁白庭因为她的关系而被人这样指指点点。

    看着镜子里自己的那张脸,她做了一个决定。

    ……

    “事情办得怎么样?”看着两个人从洗手间里出来,苏婷婷问。

    “放心好了,我们按你说的,假装闲聊地说给殷琴听了。”一个女人回道。

    “她没察觉到你们是在演戏吧?”苏婷婷又问。

    “怎么可能呢?我们可是专业演员,绝对没有露出任何马脚。”另一个人拍着胸脯保证。

    “现在啊,只怕那个女人在洗手间里,看着自己那张丑陋不堪的脸哭泣呢!”女人说着,得意地笑起来。

    “这就好!”苏婷婷从钱包里掏出一沓钱,递到对面的两个女人手里。

    “谢谢!”女人开心地接过钱,“下次要是再有这样的好事,一定要记得再找我们,我们是专业的!”

    “行了,你们快走吧,这件事情我不想让更多的人知晓,要是被我从第三个人嘴里听说这件事……”苏婷婷说到这里,警告的眼神朝她们看过去。

    “放心好了,拿钱办事,替人保密,这点规矩我们还是懂的。”女人向她做了个“ok”的手势。

    苏婷婷朝两人挥了一下手,那两人便拿着钱开开心心地走掉了。

    苏婷婷拿出一支女式香烟,点燃后,娴熟地两根手指夹着抽起来。

    烟雾缭绕间,是她得意的笑脸。被听到这样的话,她就不相信殷琴那个女人心里会好受,她就是要折磨她,好让她深刻地意识到,她根本就配不上梁白庭那样的好男人!

    ……

    梁白庭在门口等了好一会儿,才见殷琴走过来。

    “你怎么去那么久?我还以为你掉马桶里了,正准备找人去捞你呢。”看到她,他笑着打趣道。

    殷琴收拾起满腹的委屈和难过,笑着看向他:“你不是很懂女人吗?女人补妆可是一项大工程,才等一会儿就不耐烦了?”

    “可我怎么没看出来你的妆补在哪里了?”梁白庭盯着她的脸看起来。

    被他盯得有些不自在,殷琴侧开脸:“女人补妆的最高境界就是让别人看不出来补妆了,你不是自诩那么懂女人吗,这点道理都不懂?”

    梁白庭笑得很开怀:“我能把你的这句话理解成吃醋吗?”

    “好端端的,我吃什么醋?”殷琴反问。

    “好了好了,”梁白庭搂住她,“以后,我只会花心思去了解你一个人,其他女人对我说都是浮云,是草莽。”

    “还浮云、草莽呢,说笑呢?”殷琴的坏心情被他冲淡了不少。

    “我是说真的,”梁白庭的表情很认真,“你没看我刚才就很果断地自断桃花了吗?”

    说着,他故意向她炫耀了一下脖子上的那个唇印。

    “你还说,你刚刚真是害苦我了。”看到他那个印记,殷琴的脸一下就红了,伸手就要去帮他擦掉。

    “你这是做什么?”梁白庭躲到一边。

    “擦掉啊,不嫌丢人吗你?”殷琴无语地回道。

    “这是爱的烙印,为什么要丢人?”梁白庭将自己的脖子护住。

    “爱你个头啊,快擦掉!”殷琴做了一个挽袖子的动作,就要准备用武力解决。

    “不擦!我要誓死捍卫住我的爱的烙印!”梁白庭知道动用蛮力,有可能自己根本就不是自家媳妇儿的对手,于是三十六计,走为上策。

    “你站住!”殷琴朝着他追上去。

    远处,苏婷婷站在那里,看到两人有爱的互动,她有些生气,怎么殷琴看起来一点都不伤心难过的样子?

    看来军人当久了,性格真是比普通女人要顽强很多,不过她有的是时间陪他们玩,不管过程怎么样,她相信最后的结果一定是她赢!

    ……

    回去的路上。

    “你怎么了?从上车开始就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梁白庭观察了她好一会儿,终于还是问了出来。

    “没什么。”殷琴不知道要怎么跟他开口。

    “你今天为什么会来呢?不是说有其他事情推不掉吗?”梁白庭问。

    看得出来,他真的很开心,他本来还以为她是肯定不会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