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7章 不能少了
作者:妖治天下   家有庶夫套路深最新章节     
    “不要过来啊……”胖汉不住地哭叫着,想躲却无处躲,只得不住地向外头的鬼影磕头。

    突然,他发现今天自己居然能控制自己的身体了!

    以前他见鬼时都不能动的。今天不但能动,还能说话!想着,他拼命地哭:“这位大哥大姐大叔大婶……不论你是谁……你就放过我吧……”

    “对对,你放过我们吧……”后面的瘦汉和老头也哭着,“要杀要吃,吃前面的胖子吧!他肉多!”

    胖汉气得脑子一晕,瞬间感受到这个世界对胖子的深深恶意,但却因为太害怕而舌头抽筋,连骂都骂不出声来,只顾泪水和鼻涕在风中横流。

    “毒妇……死死死!”外头的鬼影凄厉地叫着。

    “老哥……求你们饶了我们吧!”三人吓得都有些语无论次了:“我们不是毒妇,你再认真瞧瞧吧……就我们仨,怎么瞧都不像女人啊,我的老天……”

    “毒妇不死你们死!你们死!你们死!”外面的鬼影一边凄惨的嚎叫着,一双长着长长指甲的手,拼命的拍着雕花木窗。

    “砰砰砰——”雕花窗格拼命的发出咿咿呀咿呀的声音,这扇门脆弱得好像随时都会倒下来。

    “啊啊啊……”三人吓得死命地叫着。

    “啊——血血血——啊呀呀呀——”瘦汉突然瞪大双眼,死死地指着地上。

    胖汉和老头低头一看,只见从门逢处一大摊黑红色的液体正从门逢渗进来,三人吓得呜呀呀地叫着,“救命……求命啊!!!”

    但随着他们的尖叫声,那门却越拍越响,那鬼影青白却满是鲜血的脸贴在雕花窗格上,无比狰狞。

    “不要过来!不要过来。”三人吓得不断地往后退,但脚早就被吓软了,不论怎么努力都站不起来。

    “孽蓄!”这时,外头响起一个冷喝声。

    只见那个鬼影“啊”地一声尖叫,接着就“忽”地一声,消失不见了。

    那三人见鬼影突然消失,却还吓得回不过神来,身子不断地在发抖,眼睛直直地望着门那个方向,好像少看一会儿,那个鬼影就会重新趴在那里索命一样。

    “砰”地一声,大门被推开,却见一名须眉花白的老和尚站在那里:“唉,瞧你们招惹的孽障。”

    看到来人居然是个老和尚,那三人便一把鼻涕一把泪的爬了过去:“老神仙!大师!你要救我们呀。”

    胖汉紧紧地抱着大师的腿,抬起满是泪水和鼻涕的脸:“大师,你要救我,收了它!帮帮我啊!”

    老和尚却摇了摇头:“能帮你们的不是我,而是你们自己。”

    “大师你说什么胡话,如果我能耐,何须被它缠。”胖汉看着大师,简直把他当活菩萨了。

    这鬼缠他好些天了,今天,是他唯一能动还有能说话的状态,也是最清醒的一次。以前都是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自己半睡半醒就看到外头鬼影拍门,自己吓得要死,却叫也叫不出来,动也动不了。

    他吓得到处找人驱邪作法都无用,甚至住到寺里,它都能追上来。他都快要被逼疯了。

    但今晚,这大师是唯一能喝退它的人,胖汉怎能不激动。

    老和尚仍摇头:“愚不可及!”

    “大师,咱们都是蠢笨的,请你指点吧。”瘦汉抹着通红的眼,朝着大师磕头。

    老和尚道:“正所谓阴阳有别,人有人路,鬼有鬼道,若无因果,这些孽障如何会纠缠你们?”

    胖汉拼命地摇头,脸上的肥肉不住地抖:“大师,你说人话。”

    “这孽障就是前不久去世的吴一义啊!”老和尚挑着花白的眉。

    “啊——吴、吴一义?”三人吓得尖叫一声,死死地瞪大双眼。

    “所以,你们明白了吧?”老和尚说。

    “不不不,我们不明白。”胖汉死死地甩着头,鼻涕口水都快甩出来了。

    瘦汉和老头也不想明白这玩意,因为他们越想越觉得恐怖。

    老和尚道:“你们把东西卖给那个女人,就是把毒药往他嘴里喂啊!”

    胖汉三人吓得脸色又白了几分,胖汉叫着:“不关我的事,不关。我们当时不知道的……一点也不知道。”

    “哼。”大师轻哼一声,“也念着你们不知道,若你们知道,早就取你们性命了。”

    三人身子发颤,瘦汉绷着瘦削的大马脸道:“他这么厉害,为什么不直取害他性命之人?”

    老和尚说:“那女人身有高人所画的灵符,所以不怕他。他冤情无处诉,只得找你们。若你们敢说假话……就等着被他撕吃了吧!”

    胖汉一屁股坐在地上,灰衣老头双手合十:“阿弥陀佛。”

    “你们好自为之。”老和尚说完,就转身离去。

    “大师!”胖汉一惊,三人只见大师转身出门,一瞬间就消失不见了。

    老和尚一走,三人觉得周围又是阴气沉沉的。

    “怎么办……怎么办……”胖汉吓得都要哭了起来

    瘦汉却看着老头:“大爷……你、你前一段时间也被他缠吗?”

    灰衣老头脸色一变:“是啊,难道你……你也是?”

    瘦汉得到肯定的答复,脸色更难看了,“我原本不信这玩意的……但次次被他鬼压床,动弹不得……”

    而且,三个人一起被缠,怎能是巧合。

    可知道在此之前,褚学海之事还未发生,所以,那都是真的。

    “现在怎么办?”胖汉还是这句。“我们明儿个招供吧!”

    “不行。”瘦汉立刻拒绝,“刚刚蔡公公才来过,我们若招了,到时皇上震怒,定会抓了咱们诛九族。”

    “不会的!不会的!”胖汉却拼命地摇着头,“现在就是老天爷看不过去了,所以才想收她的!否则她的阴损事儿哪能一步步败露出来。咱们这是替天行道……是做善事呀……”

    胖汉觉得鬼更可怕,已经快要被吓疯了。

    “若咱们不帮他,他会撕吃了我们,连渣都不行。”胖汉含含糊糊地叫着,“若我们助了他,只要说了真话,便是帮了他,那是莫大的功德。好人会有好报,观音娘娘和上天会保佑我们,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到我们。”

    剩下的二人连续被鬼缠了这些天,也是到了快崩溃的边缘,听着胖汉的话,已经动容了。

    况且,现在说真话是死,说假话也是死,倒不如说真话!说不定吴一义见他们替他申冤了,会保佑他们。

    但二人还剩下一丝理智。

    灰衣老头却是眼珠一转:“这位胖老弟说得不错……而且,我有一计,说不定能逃过一劫……”

    屋顶上的褚云攀见下面三个臭皮匠在嘀嘀咕咕地商量事儿,忍不住扑哧一声轻笑:“这胖子悟性真高啊!”

    “三弟,走了。”褚飞扬淡淡道。

    二人飞身而下,悄悄地出了黑胡巷。

    等二人回到停车的巷子,却见一个老和尚一手端着个破钵,一手拿着根棍子奔过来:“给银子!给银子!”

    褚云攀俊脸一黑,衣袖里摸出一把银饼往他钵里一放。

    “这才十个。”老和尚一看,瞪圆了双眼,“还侯爷呢!”

    这时一个长发飘飘的白色鬼影跑过来,一捋头上的发,却是予阳。

    他抹了抹脸上一血迹,呸了一声:“你个死秃驴,又不是咱们求着你演的,抢了我哥的角色,自己挤上来说什么非得本色出演,现在居然还嫌钱少。”

    “我真的是本色出现,而且还用自己的身份唬住他们。”老和尚道。

    予阳白了他一眼:“那人家认出你了吗?”

    老和尚老脸一僵,整个人都不好了,恼羞成怒:“可也不能十个小银饼。”

    “不能十个?”褚云攀剑眉一挑,点了点头,接着往他钵里伸手,居然拿起一个银饼。

    老和尚嘴角一抽,瞪大双眼:“你——”

    褚云攀又往他钵里伸手。

    老和尚大恼,一掌将他手拍开:“你只能九个!不能少了!你个混帐!连老和尚都欺负,你会遭报应的。”

    一边说着,双手紧紧地护着那个破钵,最后还转身往他身上扔东西。

    褚云攀一把接过,摊开手一看,模模糊糊地瞧见是个玉珮。

    “这个混帐。”予阳气得要追。

    “算了,好歹是个高僧啊!”一个人影走过来,却是予翰。那老和尚正是法华寺的前方仗了空大师。

    予阳瞬间无语了,“还高僧呢,呸,整天不是骗钱就是抢小孩糖葫芦,没干过好事儿。”

    “听说还给三奶奶批过命。”予翰道。

    “批得咋了?”

    “什么也没批。”

    “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