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7章 越琳篇 求教
作者:溪落雨   买一送一:总裁爹地,请签收最新章节     
    ,

    第1007章  越琳篇  求教

    这次是真的很详尽,艾琳看到最后终于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你好厉害啊”她说这话没有谄媚的意思就是真心实意的。

    你永远不知道一个会解超难数学题的学霸在他们这种被数学折磨的死去活来的人心里有多么的牛逼。

    莫斯越不太好回复她的夸赞,他瞥了眼黑板,“这题还算不上难,是你基础太弱了。”在他眼里,艾琳立体几何这章可能还没入门。

    “对莫斯越说的没错。”陈老师倏然附和,然后对着艾琳暗示,“艾琳啊,你以后要多请教请教他,对吧,身边安插了一个数学学霸,不用白不用啊。”

    艾琳

    说的轻巧,可这也不是她想用就能用的啊

    艾琳很惭愧的低下了头,等到陈老师终于放过两人下去后,全班对于这道题的讨论声也是越来越大。

    “你立体几何有多差”莫斯越装作不经意的问她。艾琳不太好意思,“很差,如果它作为压轴题的话我可能会直接放弃。”

    莫斯越闻言,诧异的挑眉,“做压轴它还不配。”艾琳顿时觉得扎心,觉得有必要为自己辩解下,“我函数什么的还是可以的,就这种类型的题比较特殊,我”

    莫斯越,“我记得上次考试理综不算突出”

    艾琳没说话,默认了。

    “为什么选理,依你的资质和强项,选文不是更好”

    听了他的质问,她一时有些心虚但还是强装淡定,“我想学理不行吗我相信我能学好。”

    莫斯越盯了她一会儿,“嗯,勇气可嘉。”

    艾琳有些羞恼,“为什么你们男生都觉得女生学不好理科高中的数学,只要努力,也不会很差。”

    莫斯越闷笑,神情有些淡,“都觉得我可没说过你学不好理科。别人有这么说过你”

    艾琳想到何然,撇了撇嘴,“算是吧。总之我是要雪耻的。”

    想想当初何然一脸优越的样子,艾琳就忍不下这口气。女生怎么就不能学好理科了,她的理科只要处于中上游,外加语文英语也足够一骑绝尘了。

    “行吧。”莫斯越不打击她,“任重道远,你撑住。”艾琳感受到他说这话时语气很调侃,轻哼了一声,浑然没反应过来如果换做是平时,莫斯越是绝对不可能和别人说这么多话的。

    能坐下来和他正常交谈的女生,艾琳还是第一个。

    孟思齐敏锐的发现了这一点,下课后他眼巴巴的拿着草稿纸拍了拍艾琳的肩。对方疑惑的看了他一眼,“怎么了”

    孟思齐轻咳了两声,“我从犄角旮旯里又找出了一道立体几何,你帮我去问问莫斯越呗”

    艾琳为难,“都是男生,你怎么不自己去问”孟思齐抬了抬眼镜,“我们都是外人,不方便啊。哪里像你还是他同桌。你去问,他肯定答。”

    艾琳,“我怎么不知道自己有这么大的排面,要是他不帮,岂不是很尴尬”

    “不会的。”孟思齐话音刚落,就发现莫斯越回来了,他立即给艾琳使眼色,对方不太想动,结果孟思齐立即道,“莫哥,艾琳有题想问你”

    艾琳

    孟思齐,你这样算什么男人

    莫斯越正在喝水,听到孟思齐的话后看了眼艾琳,艾琳没办法,只好把草稿纸推到他面前,笑容颇为狗腿,“求教。”

    莫斯越见状,瞥了眼题目,从她手中拿过笔,笔转了半圈,他倏然道,“我似乎没有义务帮你做这个。”

    艾琳遗憾的看了眼孟思齐,意思好像是在说我努力了。孟思齐摇头,哀求你这算什么努力啊,好歹哄两句啊

    艾琳继续为难,“那你要怎样才愿意教我啊”莫斯越转笔的动作一顿,“我没说这是个可以谈条件的事。”

    “你再想想,真的不愿意开条件啊”艾琳诧异,看了眼自己,“其实我文化课还蛮好的,不考虑一下互补嘛”

    莫斯越无动于衷。

    艾琳继续,“那我帮你带一个星期的早饭怎么样”莫斯越想起学校旁早餐店里的包子和煎饼,就不太喜欢那个味道。

    见他皱眉,艾琳淡定解释,“学校旁边的那家店很难吃,所以我一般都自己做啊。你要不要试试就当是我报恩。”

    话说到这份上,莫斯越难免有些心动,他朝着她轻轻勾手,示意她过来。艾琳见状,就把头凑了过去。

    当她靠近的那瞬,莫斯越闻到了一股淡淡的奶香还夹杂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甜,挠人心脾。

    窗边清风习习,她的发丝被吹起,有几缕贴上了他的颈窝。莫斯越有些不自然的看着她,却发现艾琳对这样的小细节似乎浑然不觉。

    她是真的很认真的在看题。

    莫斯越默默深吸一口气,抚平自己突然变得有些躁动的情绪。孟思齐见莫斯越在教艾琳做题,连忙也贴了过去。

    再听到对方的解题思路后,恍然大悟,“哦,原来是这样但这种方法也太少见了吧,莫哥,你解题经常这样不走寻常路吗”

    莫斯越没回答他,做完题后,他表示要睡一会儿。艾琳收回草稿本,也不想打扰他,但还是忍不住提醒了一句,“那什么,下节课是语文啊。你作文写了吗”

    莫斯越,“从来不写。”

    “可樊老师下节课要评讲啊”

    莫斯越出其意料的淡定,“没事,她应该已经习惯我不写了。”

    艾琳

    上课后,樊老师果然开始按部就班的评讲作文,艾琳的作文自然是习惯被拿来做典范,经常会被其他老师拿去年级里传阅。

    艾琳见莫斯越兴致缺缺的样子,就突然想和他聊些什么。

    艾琳,“嗳,你有没有什么特别欣赏的名言”

    莫斯越,“问这个干什么”

    “嗯就是想问问。想要了解一个人必须要有原因吗”莫斯越听了她的话,唇角弯了弯,“无聊。”

    艾琳哼了一声,“不说算了。”

    “没有什么命运不可以用蔑视来克服。”他话音刚落,艾琳对上他的眼眸,莫斯越继续解释,“如果非要选,我会选加缪的这句话。”

    艾琳眼神亮了亮,“巧了,他也是我最喜欢的作家”自己喜欢的人也喜欢自己最喜欢的作家,这种感觉实在太奇妙了。

    激动之余,艾琳忍不住摇了摇他的手臂,“那你喜欢他的局外人吗”莫斯越感受到她柔软的触碰,思绪有些延迟。

    他心中暗忖不妙,

    日了,这时候谁还在意什么加缪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