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6章:不可近交2
作者:满园桃花   我的逆袭人生2最新章节     
    进屋,我将礼品放在门边,叫了声秘书长,新年好!

    “坐吧!”童亚军连身都没起,就朝厨房里喊了句。“小刘,茶!”

    来童亚军家的人,一般是不用茶的,因为来的人必定很快就走,既使不走也会被赶走。

    一旦童亚军叫茶的时候,说明这个客人比较重要了。

    坐在沙发上那个女人就看了他一眼,很耐闷自己男人为什么要特别对待这个年轻人,看他的模样,也大不到哪里去,估计就个二十五六的样子,只去比较老成,四平八稳地坐在那里,一点也不害怕。

    “叫小刘拿点点心出来。”童亚军朝那女人喊了一声,那女人极为愿意地扭着水桶腰走进去了。

    叫小刘的保姆是个二十多岁的女孩,长得不怎么样,将茶放在我面前后,来到门边将他刚才放的礼品袋拿了进去。

    “喝茶,喝茶!”童亚军躺在沙发上,朝我喊道。

    就在我端起茶杯的时候,那个保姆从房间里出来,在童亚军耳边说了几句,童亚军脸上就绽放起了笑容,肯定是那保姆告诉了他我送的是什么东西,这才让他喜笑颜开。

    果然,我才喝了一口茶水,童亚军就扔了支烟过来。

    “过来坐坐就行了,干嘛去买东西。”

    我微微一笑,道:“哪里买什么东西,我就空手来看看,拜访一下上司。”

    “你这人我最喜欢了,交起来也有意思。”

    童亚军就坐直了身子,给自己点了支烟。

    “这段时间登门的实在太多了,搞得我头都大了,昨天晚上到了钱总那里,回到家里人就没断过。”

    童亚军吸了口烟,看着我道:“像刚才那两个人,是我以前一个村里的,他们这些人啊烦死了,每天不是这个,就是那个,天天都有人找上门来,你说我哪有时间陪着他们转啊?还提了两条骄子过来,被我从楼上扔下去了,两条骄子也想让我给他儿子办工作?也太异想天开了!”

    “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拿了他们多少好处,你说我一个内务部的高层,上下也是要打点的是不?太不像话了。”

    童亚军摇摇头,一付深恶痛绝的样子,我也不说话,只是陪着笑了笑。

    然后童亚军就对我道:“你在下面干过几年,只要过得去,说哪天调上来还不是容易的事?我跟你透个消息,钱总可能要调走了,继续往上,具体什么位置还没确定下来,估计是中国区的重要职务...”

    看童亚军这模样,这事八成是真的。

    钱总要调走了,那自己帮王寅跑关系办手续的事看来还得赶紧,而且从童亚军的话里还传达了两个意思。

    一是钱总在省城呆不长,要调走了,我有什么事要快办。

    二是我李晨以后没有那靠山,还不得靠他?

    钱总要走,童亚军肯定就要动,至于他动到哪个位置,还很难说,应该也是只上不会下。

    这倒是一个很重要的信息,我只要打个电话问问,就可以证实真假,于是我假装很有诚意地道:“多谢秘书长。”

    “不客气,都是自己人嘛。”童亚军很有哥们地挥了挥手。

    在秘书长家里呆了二十来分钟,我就告辞了。

    张亮在楼下等我,两个人出了集团家属大院,我就让他把车子开过去找一家好点的宾馆先住下,明天两人就赶回z市。

    还有,我抽时间与何苗通了个电话,问了温岚那边的情况。

    何苗挺热情地道:“你晚上住哪?来省城了也不到我这里坐坐,怎么就变陌生了?”

    “没呢,我刚开了个房间,准备明天一早回z市。”

    电话那头的何苗听到这话,心里有点落失,李晨与自己好像越走越远了,以前那种熟悉的感觉,突然之间变得陌生。看到墙上的时候指向十一点,她幽幽地道:“温岚把她爸的遗体领回去了,昨天就回了z市。”

    “那官方有没有给出什么说法?”

    我最关心的还是这件事,因为我总觉得温常丰的死,与自己有关,否则就那么巧?

    迟不死,早不死,自己去看他一眼,他就死了?

    何苗在电话里道:“没有,反正人就这么莫明其妙地死了,身上很多的於痕,好像是被人打的,官方说这事与他们无关,让家属去找法医坚定。”

    人在看守所死的,找法医干嘛?还是法医能把死人医活?

    挂了电话后,我琢磨了很长一阵子。

    堂堂的一个前任民企部老总,落到如此下场,我感到一阵悲哀。

    我越发肯定,温常丰手里还有重要的证据,这些证据足以毁掉z市那些贪污的吸血鬼,还有大量能源圈里的蛀虫。

    这些人的手伸得好远,居然能在警方眼皮底下把人弄死!

    ......

    听说民企部老总回了z市,一些拍马屁的人就开始登门了,当然大部分都是办公室那些职员,也许他们期望能从新来的民企部老总这里得到一些好处。

    也有一些部长级人物,比喻档案部,运输部,工程部等几个经常向民企部老总汇报工作的人物,纷纷在八号之前,千方百计寻问到了我的落脚处。

    对于这些人,他们带来什么,我就让他们带回去什么,而且外带送上一条烟,烟都是东三省有名的长白山,不贵二百多块钱一条的那种。

    财务部宋庆功带着老婆来串门,提了大堆的东西,还包了一个大大的红包。

    送钱送礼在职场中最为常见了,元旦这个时期,给人提供的就是这么一个机会,大多数圈子里的人,都有跑关系的习惯,而宋庆功却是纯粹来感谢我的。

    对于宋庆功这个人,我还是比较满意,至少他能够知恩图报。

    办公室主任之一的章佑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也在六号的晚上,他赶到了我租住的地方。

    敲开门后,看到我居然住在这种临时租住的商品房里,脸上一阵尴尬。

    这是做下属的不对啊!

    怎么让堂堂民企部老总住在自己租的商品房里呢?

    章佑几乎是抹着汗水向我请示,下属大院里还有几套新装修的房子,问我是不是搬过去住。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