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六十二章 算什么东西
作者:此书必火   绝世武帝最新章节     
    ,

    随着一位位强者进入到会场之中,仙王也是心神沉淀了下来。

    狩猎会其实对比的就是谁的运气好,谁的仙缘深厚。

    狩猎会并没有第几关第几关这种说法,只有着你可以坚持到第几关的说法。

    坚持的越久,就越有效。

    据说曾经有着一位天赋异禀的强者,坚持了整整七关,那位强者最后果然成了震慑一方的强者,在学宫所在的这一片大域之中,那都是最顶尖的高手

    所以关于狩猎会,还有着一个说法。

    标准的是按照九重来算,下三重只能说你的仙缘只是下等,也就是你可以修行,但是修行可能并没有太多的出息,莫说是仙王,就是玄仙,怕是都成问题。

    中三等的修士,只要过去了,那就必然是仙王级别的资质了。

    不过学宫也有着百年没有出现一位了,不过这次那么多天赋异禀的强者,还是很有可能出一位的。

    比如那位拓跋芝,还有那位号称是圣人转世的独孤峰。

    必然都是可以过中等的修士

    上三等,这种级别天赋的天才出现,别说是学宫了,怕是整个北域,都会天崩地裂开来。

    天地为之变色。

    整个大域不知道多少人会风起云涌。

    这种天赋的天才,整个北域都没有出现过一位。

    至今如此北域天赋之中最好的,就是数万年之前的一位强者,这位最后可以真正达到了古之圣人的地步,修为通天彻地。

    响彻北域,是真正的至强者。

    这位陨落了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上等资质的天骄了。

    “狩猎会,本来就是要看看大家的资质如何的,但是人多了终究是浪费时间的,有些人以为自己保住了凤凰台的荣誉称号,就想要冲刺冲刺中等仙缘了吗真是不知道自己的想法有着多么可笑”

    一位穿着锦袍,头上戴着羽冠,手中则是握着一把折扇的青年,面带冷冽的说道。

    这位是榜单之上的天之骄子。

    听到这位的话,其他的人都是纷纷看了过来,一副看好戏的模样。

    “这家伙这番话,怕是争对新来的那个小子吧”

    “那个小子一来就将其他人的风头全部都给抢走了,你以为暗中没有人想要对他下手嘛。”

    “没办法,谁让人家的师傅是赵明了,要是换做是其他的先生,你看看这些家伙敢不敢跳。”

    反正是赵明的弟子嘛,赵明那种废物先生,教出来的弟子,能是什么强者

    必然也是废物。

    既然只是一个废物,那么被羞辱这些,也是所有人都可以接受的了。

    赵凌听着那个家伙的挑衅,不动声色,站在原地。

    不过总是有人这么会找死,那个说话的公子哥见到赵凌不理他,索性直接迈步朝他走来。

    “小子,我说的就是你,你在这里装什么圣人”

    男人冷笑着,走到了赵凌面前,伸出手,就要去揪赵凌的脖颈。

    赵凌微微皱眉,这家伙还真是不知道死活。

    “仙王,这上面可以打架吗”

    赵凌看向上面的仙王。

    他的意思是上面可以打架,就将这个讨人厌的家伙,给活生生锤死。

    仙王眼中带着笑意。

    “不行,狩猎会上面,自然是不能打架的”

    那个动手的男子,闻言冷哼一声。

    “我看你也就只有寻求仙王庇护的本事了,不然老子一拳就可以废了你”男人低沉着嗓音,凶狠的说道。

    “你要感谢仙王,他救了你一条狗命。”

    赵凌淡淡说道。

    他的语气并没有掩饰,所以不光是嚣张的男人震惊住了,就是他的那些同伴,也是一个个傻眼了。

    “这,这小子刚才说什么”

    “他是在挑衅墨尘吗他不要命了吗”

    “墨尘可不是那些大罗金仙可以比的,他可是玄仙中期的高手啊”

    狩猎会上的弟子,纷纷都被赵凌的话给镇住了。

    这位墨尘可是玄仙中期的高手,这小子是真的不要命啊

    墨尘闻言脸上多了些许狰狞。

    “仙王,弟子记得狩猎会有着一项彩头,是可以进行战斗的”

    墨尘转身,对着仙王拱手道。

    狩猎会刚刚被创建的时候,确实是可以进行战斗的,但是到了后来,这一项目就被取消掉了,而是变成了专门的检测天赋长短的盛会。

    “当初是宫主他老人家亲自制定下来的规矩,而且宫主也说了,想要重新开启那个规定,除非你墨尘有着中等资质,不然是不可能的。”

    仙王淡淡的说道。

    偌大的学宫,要是连一点规矩都没有,还能被整个大域所尊崇吗

    弟子之间不管如何打闹,都必须要在一个尺度之中,如果人人都超过了这个尺度,学宫怕是持续不了多久,就会消失在历史长河中了。

    这一点凡是学宫的高层修士,都是看的十分清楚。

    所以对于宫主制定下来的那些规矩,哪怕是宫主有着数百年没有出现过了,他们依然尊崇着。

    “是弟子疏忽了”墨尘不敢多言,他感受到了仙王的怒意,所以急忙拱手认错。

    仙王摆摆手,不耐烦的一双眸子扫向全场。

    “学宫是一个讲道理的地方,但是离开了学宫到了外面,就只能看着你们的拳头去讲道理了,所以想要知道你们的拳头够不够硬,就要看你们可以撑住多久了”

    仙王沉声说完,长袍之下的手掌,开始翻滚。

    随着他的手掌翻滚,庞大的会场之中,瞬间多了一股无形的压力。

    这股压力,是争对肉体的。

    凡是在会场中站立着的弟子,都是承受着这股力道。

    不少弟子在第一道碾压之下就承受不住,闷哼几声,纷纷跪在了地上。

    天骄榜之上的那些天骄,一个个面色如常,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这就是他们的仙缘,也是他们可以上榜的原因。

    天骄榜上,哪一位不是天骄

    哪一位不是天之骄子

    许多抱着尝试的弟子,就不行了,要么被这股力道给镇压到跪下,要么就是直接倒在了地上,连站起都无法做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