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七章 收尸
作者:云霓   齐欢最新章节     
    齐欢正文卷第三百七十七章收尸闫大太太飞快地扫了一眼岸边的尸身,眉头紧皱,脸上满是担忧的神情。

    “大太太,”崔颢立即走上前,“您说这不是四小姐对吗?”

    闫大太太看着崔颢,握紧了手中的帕子,思量了半晌才道:“应该不是。”

    没有得到肯定的回答,崔颢眼睛一闪失望的神情:“大太太知不知道四小姐此时此刻在哪里?”

    崔颢太过担忧,早就慌了神,没有仔细思量闫大太太方才的话,只想知晓闫四小姐的下落。

    闫大太太有些犹豫。

    徐清欢道:“大太太既然已经到了这里,还有什么话不能说?”

    闫大太太的手有些颤抖,她看了看徐清欢,似是下了很大决心才道:“那艘船是我和四丫头事先安排好的,四丫头离开家之后,闫家人定然要四处寻找,他们找到这里,就会以为四丫头是乘船离开,这就是声东击西的法子。

    其实四丫头并没有上船,而是去了一处买好的宅子里躲藏,等到一切安稳下来,她再去北疆,这样闫家就不会为难崔颢。”

    崔颢听到这里,一双眼睛红得更厉害。

    闫大太太叹了口气:“崔颢,我家四丫头是真的一心为你着想,不管闫家如何,她也是正经的嫡出小姐,却愿意这般……你可知她只要走出家门就完全没有了退路,我也劝说过她,若是你反悔了,她的下场不及一个妾室,她却没有犹豫……我现在……”

    说道这里闫大太太微微哽咽,几乎难以继续,深吸了一口气才算稳住心神:“我也后悔,是不是做错了事。”

    “到底怎么了?”崔颢急切地问过去,“大太太我求求您,告诉我吧,只要四小姐安然无恙,将来我们会尽心竭力地报答您。”

    闫大太太终于忍不住落下泪来:“崔颢,我比你更加焦心,若是四丫头出了差错,我也不想活了。”

    徐清欢看着那方寸大乱的闫大太太:“大太太,可是找不到了四小姐?”

    闫大太太点点头:“我遣人去约好的地点寻四丫头,却发现四丫头根本没在那里,”说着她又去看那尸身,“可我知道她一定没有上船,她……到底去哪里了……是有意避开我,还是真的出了差错。”

    “这么说,”徐清欢道,“大太太也不知晓,为何这里会有具女尸了?”

    闫大太太摇头:“我也是听到消息才赶过来,”说着她又向那尸身看了一眼,“我能不能过去看看。”

    闫大太太说着脸上露出紧张的神情,仿佛生怕那具女尸就是闫四小姐。

    徐清欢点了点头,闫大太太让人搀扶着走了过去,半晌她脸色苍白地走回来。

    徐清欢道:“大太太可辨认出那女子的身份?”

    闫大太太摇头:“那些人为何要毁去她的面容,可怜这孩子……”说到这里闫大太太低下头来垂泪。

    “就在这里。”

    一阵嘈杂声由远至近,一群人抬着棺木向这边迎来,为首的正是闫大老爷。

    见到闫大老爷,闫大太太一阵瑟缩,差点就要瘫倒在地。

    “你为何在这里。”闫大老爷一脸怒容地望着闫大太太。

    闫大太太声音颤抖:“老爷,妾身是听说江边出了事,所以……”

    闫大老爷冷笑一声,警告地看了闫大太太一眼:“现在立即带着人回去。”

    闫大太太下意识地低头应承,带着人就要离开。

    闫大老爷吩咐下人:“还愣着做什么,收殓四小姐的尸身。”

    闫大太太立即停下了脚步,惊讶地望着闫大老爷:“老爷……那……那不是……”

    “不是什么?”闫大老爷目露凶光,“这里没有你插嘴的份儿,四丫头为何在这里,闫家长辈自然会问你,若是你触犯家规,别怪我不肯护着你。”

    说完这话,闫大老爷挥了挥手,立即有两个下人前来搀扶闫大太太。

    总算将眼前这个碍事的人清走,闫大老爷就要动手。

    “等一等。”

    清脆的声音传来。

    闫大老爷转过头,看到了安义侯府大小姐。

    “出了人命,先要禀告衙门,”徐清欢对上闫大老爷的眼睛,“闫家也算是名门望族,不知晓这样的道理吗?”

    闫大老爷压住心头的怒火,因此表情变得有些扭曲,碍于徐家和宋家的关系,他不敢当面冲撞这位徐大小姐,不过他也不会被一个区区妇人阻拦。

    闫大老爷冷声道:“徐大小姐说的是,这桩案子的确要报官,我们家已经写好了状书,”说到这里,他指向崔颢,“就是他,拐走了我家四丫头,如今四丫头惨死,我们怀疑他就是凶徒,我们闫家要与这畜生对簿公堂。

    但是在此之前,要先收殓了我家女眷的尸身,否则我闫家颜面何存,还请徐大小姐多多见谅。”

    闫大老爷说完立即道:“还等什么,去抬尸。”

    闫家人一拥而上,仿佛无论发生什么事都要将那尸身带走。

    “闫大老爷可知随便损毁证据也触犯了大周律法?你可以动这尸身,只不过等衙门来了人问起,我们都会据实禀告。”

    闫大老爷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徐清欢,更没料到这女人如此尖牙利齿,如果这是闫家妇人,他早就动了手。

    徐清欢上前几步,微微抬起头:“怎么?闫大老爷不相信吗?”

    闫大老爷握住拳头,徐大小姐身边站着徐家下人,显然都不是什么好相与的,最重要的是,他眼前浮起那宋成暄的模样,他心中不由浮起一丝恐惧,他真的动了徐大小姐,那位宋大人定然不会善罢甘休。

    他不能为了一个女子丢了性命。

    闫大老爷不禁向后退了一步,转头去找崔颢:“徐大小姐弄错了吧,凶徒就在那里,为何要与我们为难……”

    话说到这里,他才发现崔颢已经不见了。

    “你看,那凶徒已经跑了……他……快让人去追啊。”

    ……

    闫大太太坐着马车回到闫家,刚刚下了车,一颗石子在地面上跳了一下,滚到了她脚边,她抬起头看到了角落里的崔颢。

    闫大太太装作若无其事地走进闫家,好不容易打发了闫大老爷的眼线,让人护着除了后门。

    崔颢果然迎了过来:“大太太,您是不是有话没有说完,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何闫大老爷会去收尸,他为何说那是四小姐?”

    “四丫头出事了,”闫大太太泪凝于睫,“方才人多眼杂我不敢说出口,万一被人知晓……四丫头就有性命之忧。”

    说到这里闫大太太从袖子中拿出一根玉簪递给了崔颢:“这你可认得?”

    崔颢手不禁颤抖,这簪子他自然识得,因为这是他亲手雕好,送给闫四小姐的。

    崔颢抚摸着那簪子:“大太太,您说吧,四小姐在哪里?无论她在哪里我都要救她回来。”

    闫大太太抿了抿苍白的嘴唇:“四丫头离开闫家之后,没有去我们约好的宅子里躲避,那是因为她被人半路掳走了,掳走她的人送了这根簪子和信函,让我们闫家带着东西去赎人,否则就会杀了四丫头。”

    “他们要什么?”崔颢睁大了眼睛,眼角仿佛都渗出血来,“不管要什么,我都会弄来给他们。”

    “没有那么简单,”闫大太太喘了口气,“他们要的是闫家手中一样重要的物件儿,闫家不可能会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