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云儿的委屈
作者:世袭园丁   九天剑图最新章节     
    日晒三杆时云儿苏醒过来,觉得下身塞满了,涨得快要爆炸似的,一股浓郁的男子气息冲进琼鼻,二只大手抓住自己的丰硕盖在峰顶,雪白上有些指痕,靠在肩膀旁的男子,喘着平稳的呼吸,沉沉地睡着了,还时不时地捏挤几下。

    压在身上的不适,想推开他却推不开,他就象孩子捍卫自己的食物一样不容任何人掠夺,抓得更紧,强忍着疼痛推开他下了床穿上衣服,走出房间,拉开阁楼阳台的门走了出去。

    阳光明媚,广场和草地上皆是挺腹的国色天香,练剑的打拳的,二人对练的或盘座在树荫下修炼的,随便一数就有百万之众。

    云儿不经意地往房间瞟了眼,轻叹了声,来纪府已三个多月了,床上的男人就来过三次,虽然来的少但每次来非折腾她一天二夜不可,掏空她的所有,但境界也会精进些,莫明其妙就会有些炼丹和剑道上的感悟。

    “喂!在想什么呢这么入神?”

    一个声音拉回了她的思绪,朝声音看去,凝露站在楼下看着她:“下来走走呗。”

    “等我下,就下来。”脚步迈得过大过急,扯痛了她的下身,停了下,放慢脚步,连阁楼的门也忘了关,直接和凝露去了草坡那边。

    云儿刚走不久碧玉就来找她,看见阁楼敞开着,就直接进了阁楼,客厅里没人,直接上楼:“云儿,三个多月了总窝在阁楼可不行,陪我出去走走呗!”

    宽敞房间里并没人,只有床上躺着的纪晓炎,一柱青天上粘着白脂,打出个水术为他清洗干净。

    纪晓炎其实刚醒,听见了碧玉喊云儿的声音,在装睡,此时一个翻身推倒了碧玉,翻身压了上去,撕扯一阵,就让他得手了......

    太阳西下时,楼下传来了凝露的声音:“明天我们再去那里练剑,总呆在阁楼也不好,既然木已成舟了就不必再想他的后宫有多少人了。”

    云儿:“只是委屈,堂堂河畔大帝国的第一公主,在纪府竟然连个夫人也没混上,仅是他庞大的后宫,千万之众里的一个小小的小妾,明天叫碧玉一起去那里练剑。”

    “这可不行,今晚轮到碧玉和曦曦共同伺候那位,要五天四夜才可抽吸完药灵之露。”

    碧玉听见云儿回来了,吓了一跳使劲地推开纪晓炎,可他正在关键时刻,更用力地压住她,不让她挣脱,反而更加迅猛,她紧张得快要跳出心来。

    云儿并没在客厅停留,迈着她精致的玉足,柳絮般的轻灵飘上了楼,进了房间。

    纪晓炎坐在床沿上,正与碧玉交流炼丹上的手法。

    “什么时候来的?”

    “刚来不久,见你阁楼没关直接上来的。”

    云儿淡淡地看了眼纪晓炎:“你们是跟我一起用餐还是去曦曦那里?”

    碧玉:“我去曦曦那里。”丢下一句话逃也似的溜出房间。

    纪晓炎觉得惭愧对不起云儿,也起身乘机搂住云儿,欲亲热下,云儿不让,迅速挣脱,冷着脸哼道:“等会儿不行啊,非得在这儿。”说着取出干净的褥子,铺上了床。

    纪晓炎一听,不对,怕是被她发现了自己和碧玉的事,脚下摸油一溜烟地下楼了。

    云儿低沉着声:“有本事以后就别再来了。”

    纪晓炎觉得自从得了五个药灵体后有些荒废了丹器,光顾着抽吸药灵之露,占满了他的时间,还要抽吸神体之露和馥郁之香,这几个月几乎没闲着,虽然逍香惮院、红尘殿得以迅速清晰,但丹器阁这几个月进展慎微,于是从曦曦那里出来后去了后哨殿。

    后哨殿的小蝶正在把肉撕成细丝,一块块地撕,撕的很细致,坐在身旁的纪迪,已一岁多了,腿上放着刚出生不久的纪焱。

    纪晓炎觉得惭愧,自己夜夜生歌,而四妹既要带孩子,又要守后哨殿,还要修练,这些纪府的人都面临着,这种日子何时是个头。

    “四妹”

    “今天不修练了”

    “嗯!我来,你也歇一歇。”纪晓炎抱起纪焱。

    “怎么了?”

    “就觉得很对不起你们,令几百万人忙着生孩子,而我却在夜夜生歌。”

    “其实生孩子及照顾孩子,作为孩子的母亲,不是累而是幸福,现在的日子我过得充实,又不愁修练的丹药,每年生一孩子即可奖励一重境界。”

    “唉!时间就这么多,我修了逍香惮、滚红尘,就没时间修丹器、梵雷、剑,自从得了药灵之露以来几乎没有炼丹炼器,梵雷也跟着停滞不前,剑还有练些,可也不多。”

    “大被同眠啊,焱儿出生了几个月,我还没怀上,纪府好多人的肚子都闲下来了,实力的提升也快了许多。”

    “最近纪府得了些飞行器通行证,我认为飞行器以碟型的最理想,只是耗材较多,以纪府的情况也炼不出几件,所以先为你和雷烈、鲍魑炼制了,这是你的,喜欢吗?还有天蚕软甲和剑,都用新的吧!”

    “喜欢,特别是天蚕软甲。”

    “雷烈和鲍魑最需要这些,我先送去。”

    纪晓炎来到中哨殿,鲍魑晨练完正准备去帝都。

    “鲍魑先别急,最近我的丹器之道得到大突破,炼出了天蚕软甲、剑、飞碟,你们把旧的卖了用新的,这个碟型飞行器比你旧的飞舰快百倍不止。雷烈,这是你的飞行器和天蚕软甲及剑。”

    雷烈:“浪费,没许飞证飞行器就是个摆设,不如加牢纪府。”

    “这是什么?”

    “许飞证,哪来的。”

    “云儿送的。”

    纪晓炎在惭愧中逐渐控制了,尽量让紫湖中的五大虚影均衡,因为炼丹炼器能同时提升丹器阁和梵雷府的清晰度,且能赚钱,所以在炼丹炼器方面最努力,不知不觉间纪府已建得比帝宫还要漂亮,防护也越强了,小蝶也搬进后府,纪晓炎从丹器殿出来,广场和草坪上除了孩子见不到几个国色天香,一如既往去了小蝶那儿。

    严雪正跟纪焱、纪凡等五个小孩子在院中追逐玩耍:“纪迪他们呢?”

    “送去天池峰了”

    韩绮从大厅里走出,说:“你的药灵体回天池峰常住了,有事就到天池峰找她们。”好看小说 &buding7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