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烬神醉
作者:世袭园丁   九天剑图最新章节     
    纪晓炎:“哪几家?我亲自去送货,以后信不过纪府水平的客人不接,质疑纪府什么都行,但不能质疑纪府的炼丹炼器水平。”

    冰儿代着纪晓炎说:“可喜可贺的是纪家堡进阶为圣器了,绮姐,咱冰蝶宫与皇王宫虽有竟争,但下回二宫不许损害纪府利益,压低条件炼制丹器。”

    韩绮:“圣器”

    冰儿:“对”

    韩绮:“进阶了”

    冰儿望着韩绮娇艳如花的脸,一副白痴的说辞,难于想信她就是那个精明强干的冰蝶宫宫主:“对”

    “纪师弟,真被你搞成了器具自升。”

    “是,韩师姐,哪几家要纪府赔钱的,我去会会他们。”

    “江、厉、万、钱、柳五家以厉家最多,实力也最强。”

    “他们丹器炼好了吧!直接卖了,再把他们的材料准备好,我去赔他们,看他们敢不敢叫我赔。”

    纪晓炎原本只身去厉家,经过会客殿时被丹霞碰上,非要他带上琴霏,于是跟琴霏一起去。

    厉家是经营丹阁器阁拍买行发迹的大商家,生意遍布整个灵域,财富虽不如乔家但也相差无几,府院占了大半个城,是巧合还是厉家先祖故意的,厉家的现任家主叫厉半城,是位修仙者,年过五百,膝下无子,娶了上亿的妾室,才生了位国色天香的女儿厉芳,她的美貌排在灵域第五,曾令灵域的男修疯狂,无不觊觎,更馋涎她家的万贯家财,自从厉芳未到碧玉出嫁至姚家,新婚之夜姚家就蒸发了,从此再无人敢上厉家提亲,现已桃季之年,还未再嫁。

    高大的府门前站着七个陨铁鬼儡,一个二丈高,其余的丈多。

    纪晓炎走上前:“通禀下厉半城,就说纪晓炎来了。”

    刚说完,从府门内跨出位美艳的女子,五官精美,肌肤粉嫩,比桃花还艳丽几分,脸上挂着笑意,酥胸饱满,丰润细腰,曲线优美,身穿花边短裙,露出笔直长白腿,紧绷圆润,玉足精致,透出晕光。

    盈润的红唇轻启,露出她整齐的贝齿,闪出白光,与她美艳的脸蛋相映成辉,令人赏心悦目。

    “乔家女婿,蕾蕾没跟你一起来,她是谁?”

    显然纪晓炎没听见她说话,尽顾赏心悦目了。

    琴霏见宗主呆愣,发直的眼睛暴出欣赏的精光,没个几十息是醒不来,眼前的女子是自然的美艳,毫无媚术,就算宗主的心志再强也无济于事。

    琴霏:“蕾蕾夫人派我来照顾宗主的,我们是来找厉半城的。”

    “找我爹啊,他不在,晚上才会回来。”

    琴霏暗惊,她就是厉芳,一夜间让姚家蒸发的厉芳,不要久留,于是道:“既然不在,我们明早再来。”

    厉芳放出讯剑:“急的话到大殿等等,我催促他早点回来。”

    琴霏:“好吧!”

    厉芳转身跨回府门,心型臀的背影,披肩黑发飘扬,柔韧闪亮,纪晓炎嗅到股醇厚异香,似有若无。

    “琴霏退下,她情绪波动了。”

    拉着琴霏逃出千尺,一只猫正蹿过厉府,嗤嗤,奔跑中化为虚无。

    琴霏心惊胆战,姚家真因她而蒸发的:“好在逃得快,宗主你是乍发觉的。”

    “嗅觉,烬神醉,此香可以令魔佛仙瞬间化为灰烬,一切血肉生命皆可化为虚无,她情绪波动越大你得离她越远。”

    “烬神醉,当年姚家就象猫一样蒸发的?宗主,别进殿了,去其它家吧!”

    “到吉祥客栈等我”

    琴霏望着纪晓炎跨进高大的府门,忐忑不安徘徊一阵向北城的吉祥客栈走去。

    府内亭台玉阁点缀在翠绿之间,湖光掠影,景色怡人。

    厉芳站在绿荫下,那么璀璨夺目,远远得一眼就看见,无边的翠绿深处传来泉水叮咚声,若大的府院竟然只有厉芳,不见人踪,每走一段,就会有几个鬼儡看守,隔着百尺之距跟着厉芳身后,心情怡悦轻快,仿佛眨眼间就进了大殿。

    纪晓炎静静地坐在茶椅上瞅着厉芳煮水洗樽泡茶,如沐春风般舒坦。

    “纪公子请用茶。”

    纪晓炎愣愣得,拿起茶樽忘了喝,傻傻的,痴痴的,冒着热气的茶壶已冷,纪晓炎手中的茶樽更冷,眼珠随着历芳转动。

    厉半城回来了好一会,咳嗽好几回都没打醒纪晓炎,他就象一尊雕像,会转眼的雕像。

    “爹,乔家女婿傻哩傻气的,不叫他不坐,叫他坐就坐在那儿一动不动,露出傻笑,叫他喝茶就拿着茶樽傻乐。”

    厉半城也爽朗地笑出声:“芳儿躲在我背后别出来,我就能让他醒来。”

    厉芳依言躲在厉半城身后,果然纪晓炎看见了厉半城,高大魁梧的儒商,三十出头,纪晓炎平稳的话语:“厉道友,纪府三月前接了您的材料,为您丹器阁炼制丹器,出了点小差子,纪府的丹器殿打不开,前几日才修好,所以蕾蕾夫人令我送还材料,至于违约要赔偿的损失一分不少,以后不再接质疑纪府炼丹炼器水平的生意了,请厉道友另请高明。”

    厉半城哈哈一笑:“不是厉某质疑纪府的水平,而是生意应该这么做,此事先不提,纪大师先喝茶慢慢聊。”

    厉半城走向茶案,暴出厉芳的丽影,纪晓炎眼前一亮又变得傻哩傻气的。

    厉芳小跑着躲在厉半城的身后,纪晓炎又清醒了。

    “纪大师,觉得小女如何?”

    “令人赏心悦目,让人陶醉。”

    “许配你为妾怎么样?”

    “不敢要,看看还行,纪府出类拔萃的丹器师成千上万,娶回去,纪府就遭殃了,成了第二个姚家,我可不敢因小失大。”

    醇厚异香比上回浓郁,飘进鼻孔,钻入小腹,紫湖轰鸣,瞬间煅神狱拔高了些,似有若无的醇香钻入煅神狱,轰鸣中蹭蹭向上长,直到醇香消失,纪晓炎无比痛快地舒了口长气:“烬神醉令人舒坦。”

    “烬神醉?”

    “对,烬神醉可是种奇香,会在广阔的毒沼密林中万年酿出几缕,但那些没那么醇厚。”

    “有解吗?”加我 &jzwx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