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飞不过的河
作者:世袭园丁   九天剑图最新章节     
    小蝶等纪安炼化了影魔殿后就与雷烈等人回了彤云山脉纪府。

    而冰儿把纪安等人送至北魔域三千层后与厉芳带着三域部份高手去了幽冥域。

    冥王最近心神不定,各域统辖一方的高端战力纷纷涌入幽冥域,等别是那几股可怕且神秘的力量也一样涌进。他不得不作出收缩力量以自保。

    刚才一束妖谲绿光找破冥空,眨眼不知去向,那股伟力令冥王颤栗,他立即又下令再收缩三成力量。

    舒圆圆也撒回大部份年经力量,改派舒瑛带着高端力量去幽冥域。

    诛心剑宗、墟剑谷等势力也这样,因为一统了三域,原被三域牵制的高端战力的七八成都投入幽冥域。

    纪玲虽挂名为战魂殿之主,其实一开始她就让纪思慕炼化了战魂殿,一直由纪思慕指挥着一统幽冥域的大业。

    战魂殿前一滴碧泪中钻出厉芳和冰儿,接着又从中钻出百亿的佛、魔、妖域精英。

    冰儿道:“以后你们归战魂殿,直属殿主指挥。”

    百亿精英:“是”整齐的声音响彻云霄。

    纪思慕遁了来:“我就是战魂殿之主,进去吧,里面有人安排。”

    百亿精英:“是!殿主。”

    纪思慕领着冰儿与厉芳去见他的母亲,呆了会儿就欲走时冰儿叫住了他,一点眉心,纪思慕脑海收到毁灭剑技的讯息。

    惊喜地说:“冰儿娘你真好!”就跑去悟剑了。

    幽冥域分:幽界和罪恶之渊及冥府。

    纪玲:“思慕那孩子是个剑痴。幽冥域太辽阔了,光幽界就是其它域加起的万倍不止,而且藏龙卧虎,很多鲜为人知的强者隐匿于此,一时半会想要一统它,不可能。”

    冰儿:“是啊!琅琊殿能够迅速一统南妖域全靠妖层山的先天压制,血脉压制妖魔才可做到,而对幽冥域的鬼魂之修及人族修士没有这种压制,只有等我的修为跟上了,才可以发出它的威能,现咱只可先蚕食。”

    厉芳:“我的古佛塔也不行,佛与魔本身只是一念之差,想要催动古佛塔的善念之力战胜恶念之力,还得靠我的实力去催发才行,我与冰儿夫人只可以利用妖层山和古佛塔去渡化他们而无法携力强抗战胜他们。”

    纪玲沉呤一阵:“依我之见,我方的致命弱点,是魂力不够强大,而幽冥域处处皆是魂修强者。”

    掌控着古佛塔的厉芳深有同感,既然五域的生灵死后皆进入冥府,依善恶断六道,再经天、人、阿修罗、地狱、饿鬼、畜生六道轮回,欲冲破六道以求解脱,唯佛唯道唯修炼,厉芳更坚定了修行决心。

    ......

    纪远航、纪扬帆二兄弟象他们的母亲楚兮熙一样大器,深得纪府上下的信任,被派来协助纪思慕主持战魂殿的事务。

    于黎与云儿也深知于思济、宋霁胤虽有治理之才但无心于此,只热衷于修炼,跟纪思慕一起来到幽冥域虽也象纪远航、纪扬帆一样挂了个战魂殿副殿主头衔,但从不管事,刚得了毁灭剑技,就钻进自己的魂府日夜修炼,今日大成,就跟纪远航打了声招呼出殿去找人试试了。

    纪思慕虽也是剑痴但可能是小时经过磨难,还会询问殿内之事,处理完后才出殿走了。

    战魂殿的日常事务几乎全压在纪远航及纪扬帆身上。

    一座魂府飘回战魂殿升上殿空,在副殿主区悬停,魔尊熬夜跨进纪扬帆魂府:“禀扬帆副殿主,冥府入口找到了,我们进去后被条河流挡住了。”

    纪扬帆蹭地站了起来,响彻云霄之声:“令五万魂府随我一探冥府。”同时几十道讯剑飞出战魂殿。他乘着自己的魂府出了战魂殿,去了冥府入口。

    看守入口的是战魂殿的人,纪扬帆等人五万个魂府浩浩荡荡飞了进去,远处一只三头巨犬躺在地上。

    里面阴风阵阵令人不寒而栗,越往前飞行阴风越烈,纪扬帆感到阴风似要冻住他的神海,运转煅神狱典,一股暖流流遍全身。

    广阔的地域竟未遇到一人,五万个魂府根本没遇到阻截,不久飞到河岸,岸边停放着几百个魂府:“扬帆副殿主来了。”

    “怎么回事?”

    妖神黑蔺:“魂府飞不过此河,几天前在这里见过位船夫载人渡河。”

    一条长长的河,不知从哪里流来也不知流向何处,一眼望不到尽头,扫出的魂念瞬间被刮走,河水深急。

    于是纪扬帆说:“黑蔺、江寒留下,其余的府主先回殿。”

    几百个府主应了声:“是”驾驭着自己的魂府出了冥府。

    接着又说:“你们也收了魂府到我的魂府来等。”

    五万多的府主应了声:“是”,收了魂府,在纪扬帆的魂府一呆就是几天,一到夜里这里的阴风更盛,鬼哭狼嚎令人不安,难于入眠,但魂府里不受影响。

    魂府里明面上就住着九千万亿的各域修士,个个修为惊天。

    黑蔺等五万多人心惊肉跳显得拘谨起来,虽然并不是头次进来,但每次进来后皆感到万分荣幸,自己得到重用,获得府主之职统管魂府五千万亿修士,以后更应兢兢业业当差,这里随便一位都可以接替自己的位置。

    纪扬帆和五万多人一起住在前哨殿。睡到半夜醒来听见外面动听的琴声,于是出了魂府,今夜与往日不同,外面河流不再发出鸣呼,天空中漂浮着点点的荧光,呼入体内令人全身舒畅。

    黑蔺、江寒、熬夜跟了出来,也贪婪呼吸着空气,吸收那些荧光。

    纪扬帆见上游河边有人在钓鱼,真是个怪老头,大半夜跑到河边钓鱼,定是一条也没钓鱼到,走了上去,问道:“大叔钓到多少?”

    怪老头没应继续钓他的鱼,黑蔺:“大半夜的哪有鱼,准没钓到。”跑到他的桶边一看,黑蔺大乐:“大叔还是洗洗睡吧!”

    纪扬帆等人也走过去一看,桶里小虾小米三二只,还是没见过,能不能吃还是个未知数,纪扬帆差点笑出声了。

    此时蹦蹦跳跳的跑来了位金发碧眼的八九岁女童:“好热闹,瞎爷爷,今天钓到几只呀。

    怪老头:“艾丽丝,又偷跑出来玩了,今天爷爷钓到不少!”

    女童高兴地跑到桶边,伸出她粉玉小手在桶里挥动会,纪扬帆伸出头一看,小虾小米多了几只。

    突然轰地声巨响,东北方的天际一片血红......好看小说 &jzwx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