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闯元婴榜
作者:世袭园丁   九天剑图最新章节     
    日晒三竿时纪晓炎才吸收完醇醉香,收功起床,房间里已经没有骆家姐妹的身影。

    骆妙嫣的宫殿里,骆妙嫣惊愕地说:“什么?晓炎炼了一晚上的功,你们是不是穿了太多啊?”

    骆珂:“没有,仅穿了件丝质短裙。”

    骆妙嫣难以置信,那有猫不爱吃腥的,难道我女儿不够漂亮,瞄了瞄骆珂姐妹的,不仅长得沉鱼落雁,而且本钱丰厚,难道晓炎不行?

    一连几晚,纪晓炎都在煎熬中运起功法,抵御心猿意马的侵袭,这时就会被醇醉香凝成的滂沱大雨冲刮着紫府,得到海量的极品醇醉香后,他的修为也就日新夜异。

    白天纪晓炎就跟琴霏等人在舞剑坪上练剑,经过吴赫然、朱景奇等人有意添油加醋地传播,很快虚仙洞就人尽皆知,轩灵峰的轩灵四剑,变成了轩侣五剑。不少的师兄师弟前来一看究竟。

    很多男弟子不仅被四女美艳迷得神魂颠倒,更多的被轩侣五剑的剑技所折服。

    田俪莎成了大乐门,原因是她本是一直追求夏维朗的,现在夏维朗不知去向,而她却来了个急速大转弯跟纪晓炎眉来眼去,蜜里调油似的。

    田俪莎编撰了个故事,说是夏维朗没看上她,跟林筱雨、夏俪窈、蔡梦篱四人云游四海,就不带上她,在最伤心时纪晓炎对她无微不至的照顾,久而久之就发现了纪晓炎不错,觉得他才是自己想要找的道侣。

    琴霏、丹霞、彩云不仅美艳,而且熟透的身子让人遐思无限,免得被人缠绵,硬是把自己与纪晓炎的相识相爱吹得天花乱坠,催人泪下。

    轩侣五剑的故事,成了虚仙洞追仔泡妞的秘密武器。又过几日,成了虚仙洞耳熟能详的事,连前辈都知道,又把骆妙嫣当年的事翻出来讲,说什么要是骆妙嫣大气些,也可以组成虚仙洞的仙侣四祖,可最终逼走了纪啸枫,便宜了鸾凤。

    骆妙嫣心里不好受,刚把纪啸枫*好,就被柳芷晴插了脚,虽然知道是误会,但心里就过不了这个坎,后来纪啸枫出去找密钥回来时,带着鸾凤回来,肚子都大了。纪啸枫与鸾凤好了很久了,孩子在鸾凤肚里已怀了四十九年了。

    骆妙嫣气炸了,跟纪啸枫大闹几场,纪啸枫与鸾凤实在呆不下去了,就走了,一边在外面寻找密钥。

    自从纪啸枫不辞而别后,骆妙嫣常常在午夜梦醒时独自殇然泪下,她再也无法伤心时去纪啸枫那里大闹一场。

    骆珂骆云走入骆妙嫣的房里,见她躺在睡铺上,眼角滑出道晶白。

    骆珂骆云:“娘!怎么了?”

    骆妙嫣翻身坐了起来说:“没什么”。嘴角拉了几下挤出丝笑容:“昨晚什么样了?”

    骆珂:“老样子,晓炎在练功,这段时间一天比一天傻,梦中傻笑着嘀咕:“好大的雨啊!越大越好。”昨晚他突破到元婴后期,我们也突破到分身中期。”

    骆妙嫣:“晚上继续”

    骆珂:“晚上他睡在田俪莎洞府,以免误了明天的闯元婴榜。”

    骆妙嫣:“这么快一月过了。”

    月挂中天空时,五道黑影从洞府窜出,快如闪电向后山飞驰,半个时辰后五道黑影在山脚停下。

    半空中呈现出若隐若现的白玉阶梯,直达天际。阶梯左侧立了玉石榜,直插云霄。

    田俪莎:“这就是元婴榜。”

    玉榜上刻的是密密麻麻的名字。

    纪晓炎:“榜首是谁?”

    田俪莎:“谁也不知道,近五百年来,出现的最好成绩是父亲大人。”

    纪晓炎扫出神念寻找纪啸枫的名字,浩瀚神识沿着玉榜向上攀升,神识达到一千多名时,被一股力量压制,神识被压落。

    纪晓炎全力扫出神识,冲锋几十次,才在玉榜上找到他父亲的名字,纪啸枫排在第九,神识继续向上攀升几万里,见到第八:董瀚祥,再向上攀升几十万里,才看到第七,越前名的名字,相隔的距离越远,见到第三后,纪晓炎不管如何向上攀升都未见到排在第二的是谁,不管如何伸,都还有玉榜,没有尽头。

    纪晓炎脑袋一痛,浩瀚的神识退了回来。

    田俪莎:“第一的是谁?”

    纪晓炎:“没看见,越向上攀升威压越强,只看到第三的李奕漩。”

    田俪莎:“既然来了,试试,有小姐的融神诀,集五人的元神也许可以骗过它。”

    五人飞上了半空中玉阶梯,开始向上攀登,纪晓炎刚踏上百亿阶梯,玉梯上散发出来的威压再次增加了百倍。

    元神纪晓炎瞪开眼,张嘴一吸,涌入泥丸宫中的荧光被它吸光,元神之眼精光为之一亮。荧光一波波侵袭进泥丸宫,元神也一次次吞食,实力也逐渐增强。

    纪晓炎在百亿阶梯上等了会,看向玉榜,已越过第三李奕漩百里。

    田俪莎四女跟了上来。此时纪晓炎的元神跟未登玉榜时有天壤之别,元神的实力强了三成。

    每隔百个玉阶,玉梯的威压就增加一倍不止,同时涌入的荧光也精纯些,多一些。

    自从越过第二的齐澜,玉梯的威压每登上一阶就增强一倍,每上一阶都得休息一阵后才能向上攀登。

    纪晓炎全力以赴地攀登玉梯,疯狂地运转煅神典,他的肉身都寸寸龟裂,心房中百万滴百万滴的紫金精血爆开,修复着血肉之躯,元神也被威压瞬间压爆,崩溃成碎屑,纪晓炎跌坐在玉梯上,运起煅神典重凝出元神,不知过了多久,神海中重新钻出了的元神,是个金色的元神,细小的金手伸进神海,取出个巨大的金色宫殿,咔,一口咬上去,巨大的金色宫殿少了角,咔咂咔咂地咀嚼,吞下肚,金色的元神璀璨了起来。

    风卷残云似的吞食着金色的宫殿,没多久巨大的宫殿就被他吞食一空。

    不停地伸进神海,取出一块块晶体,咔咂咔咂地吞食着,又张开小嘴一吸,汪洋的神海半个辰不到就被它吸吮一空,在海床上寻找晶体吞食,摸了摸小肚,意犹未尽张开小嘴一吸。

    外面的玉梯瞬间黯淡了,溢出的荧光如潮水般涌入神海,被元神吞食,玉榜也随之黯淡。

    元神睁开眼向上一扫,目光如炬射上虚空,阶梯伸入的虚空电闪雷鸣。

    五人蹿起,展开风盾,登上虚空,窜入个大殿,殿中一具骸骨旁放着一把巨剑,嗤嗤的电弧轻响。快看 &buding7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