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纪府烙印
作者:世袭园丁   九天剑图最新章节     
    那一夜子瑜动情了。

    下身撕裂的痛疼,痛醒了她,缩腿踢出。

    纪晓炎嗖地飞出暗红大床,砰地声摔在地。

    子瑜翻身遁出大殿,又跑了回来,捡起暗红大床上的白裙,穿上她丰盈窈窕的身子。

    跑出密林后又跑回大殿。从纪晓炎讯戒里取了些佐料,跑回万花镇。

    紫薇仙食府后院的浴室,水哗啦啦地流着,子瑜脱下沾着血红的白裙,把它清洗干净。

    心里默默祈祷,保佑紫薇可以胜利与纪晓炎完婚。自已太托大了,不该主动请缨替翠珊去,看来她早已多次失身于纪公子了。璐茵去的最多,知道最多纪公子与紫薇姑娘的事。

    子瑜回到寝室,璐茵和翠珊在客厅等着她,二双妙目不停地扫荡着她。打开寝室门,二女也跟了进来,还主动关上门。

    璐茵:“内视丹田。”

    子瑜:“育,多了座宫殿,好大,还有一个炉子。”

    璐茵:“已烙上纪府印了。以后除了纪公子能要你,没人能要你。”

    子瑜:“我自己要。”

    翠珊趴在子瑜耳边说了几句。

    子瑜:“他也太霸道了。”

    璐茵:“要是你没有万分乐意,就算和他那个了,也不会烙上。”

    子瑜:“我就不乐意,一个嚐睡时还懂那种事,准是坏胚子。”

    璐茵:“若真不乐意,趁他没醒,赶快回去再跟他欢好一回,即可取消纪府烙印。”

    子瑜:“我是真不乐意,可又无奈,紫薇姑娘嫁他,我也是陪嫁,也得跟他。”

    璐茵:“这你放心,烙不上纪府烙印的,紫薇姑娘会取消她陪嫁,还有一份丰厚的赔偿。”

    子瑜看向翠珊,见她点着头说:“还记得宇桐么,她就是这种情况,去取消了络印,不久后,嫁给了我们镇的程文骏,后来程文骏一飞冲天,嫌她是破鞋,程文骏说是宇桐早怀了纪公子的种,只是她不知道,回来求紫薇姑娘帮忙,紫薇不忍心就带她进了纪府,可是她怎么也烙不上纪府烙印了,直到她肚子里的孩子出生,天际降下一个惊天巨炉,炉内叹了一口气说:“宇桐,你本已晓炎万世之妃,为晓炎产过百万之子,曾也统领过万个界域,今日又为晓炎产了位雷音子,本可此世修得正果,封为夫人,凤临无边界域,可你此世放弃妃位,功亏一篑,被程文骏盗走三成根基,念你曾经的功勋卓著,满足你一个愿望。当时宇桐许的愿是什么吗?”

    子瑜:“什么?”

    翠珊:“当时宇桐匍匐于地:“请先祖,赐我纪府烙印。”巨炉叹了口气:“有因必有果,失去三成根基后,连花仙位的烙印也承受不住,强烙会堕入畜生道。宇桐:“那请先祖帮我夺回三成根基,带我重回与晓炎初识的梧桐界,我愿重新为晓炎万世、百万世......永世为妃。巨炉内沉默了会:“宇桐你该清楚,程文骏虽算计盗你根基不对,要是你坚守本心,他也无计进你体内盗你根基。好在你早怀上了雷音子,否则......今奉炽雷之主命,接雷音子归位。若此次助你夺回根基,程文骏必定永世抿灭,他也是我界之生灵,若我为之,如何向炽雷之主陈述。我能做的是带你去见珂盈夫人、韵岚夫人。她们是此世晓炎的最爱。让她们安排你重新投胎转世最合适了,求她们不抹除你今世的记忆。至于还要不要夺回根基,获取花仙位,就由你自己定吧!你觉得什么样?”宇桐:“谢先祖!我愿意!”然后宇桐与她刚生产的雷音子及惊天巨炉就不见了。”

    子瑜:“编撰的。”

    翠珊:“是我亲眼所见,亲耳所闻。若你真不原意,当时可以拒绝,却摆出任他采摘,甚至主动出击......小辣椒,你敢否定。当时我提议你去,就是稳赚的主意。要是你愿意就会获得宫殿,不愿意可恨揍他。自从我见到那个惊天巨炉后,我明白了很多。”

    子瑜:“什么?”

    翠珊:“能得到宫殿的,曾经或现在不顾一切爱过他,甚至愿付出生命,只是自己不记得了。所以子瑜你不要去取消。也许你比宇桐幸运,到死都稀里糊涂的,记不起他。无知就无畏么!这是你想要的?”

    璐茵:“是啊!别取消了。我是很乐意跟他在一起,他就在家嚐睡,别的都挺好。”

    子瑜怪异地朝下扫视着璐茵饱满的神奇之地。调侃地说:“的确经受得住狂风暴雨袭击。”

    纪晓炎跌在地上,从奇异的幻境,不,该说从另一个界域离奇返回。自嘲着:“若大的床不够睡,还从床尾滚下来,令人不可思异。”觉得饥肠辘辘,心想这里离紫薇食府不算远,去吃顿吧!可我才误闯瑜蔓的浴室,又是半夜,好吗?在去与不去间纠结一阵,还是饥饿作了主,去吃吧。乘着夜色遁出密林,一道黑影朝万花镇急驰,咕咕叫的肚子,催促着纪晓炎加快脚步,展开风遁,御风飘行。

    紫薇食府府门紧闭,一个黑影闪现在府门前,门自主打开了,黑影蹿了进去,食府的伙计都回去了,沉鱼落雁的妃葶仅穿了件裹衣,雾鬓云鬟,秀眸惺忪,纪晓炎一愣看痴了。

    妃葶星眸微嗔,两颊笑涡霞光荡漾。纪晓炎神魂颠倒,觉得妃葶既高兴又不喜,让他捉摸不透。纪晓炎强烈地想了解她,不禁地说:“你是既高兴又不喜,此时你究竟高兴还是不喜呢?”

    妃葶两颊笑涡霞光荡漾更加玄灿,扰得纪晓炎心里猫抓似的。

    妃葶露出她的贝齿:“想知道?”

    纪晓炎鸡啄米似的点头,妃葶崩出句:“不告诉你。”

    妖娆的姝烨从里面走了出来,袅袅的身姿令他嗓子发干,吞了吞津液。

    姝烨扭动她的水蛇腰:“几万年后,我容颜变老,你还喜欢吗?”

    纪晓炎目不暇接,脱口而出:“喜欢”

    秀丽端庄的贝琦从后门走进来,纪晓炎不禁正正身子,贝琦的美能压邪避恶,原本香艳的气氛一清,变得端庄肃明。添加 &HHXS6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