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霍茵的多情男人
作者:世袭园丁   九天剑图最新章节     
    纪晓炎摸索阵,睡眸惺忪地醒了:“这么早不多睡会?”

    曼箐:“等了半天一夜芸碧还没回。不能再等了,得去采购原材,你呢再睡么?”

    “睡毛呀。完了。这半睡半醒的太难受了,还不如嗜睡。”哆囔着赤身缓缓下床,无精打采取出件紫袍套上。

    在走廊上,霍茵看纪晓炎半睡半醒吊在贝琦、曼箐身后。问道:“纪公子,不多睡会儿?”

    纪晓炎象醉汉,走路不稳,口齿也不清地说:“得去采购原材。”

    霍茵:“贝琦姑娘、曼箐姑娘,这要去哪?”

    贝琦:“药妨市。”

    霍茵:“纪公子走路都不稳,怎么去么?要不您们去,我帮您们看着纪公子。”

    贝琦一想都快成一家人了就同意了。与曼箐出了祥安客栈。

    霍茵搀扶纪晓炎回了902室,搀扶到铺沿,纪晓炎一屁坐上,朝后倒下,霍茵感到腰间一沉,跟着倒上睡铺。

    纪晓炎一个侧身搂了过来。一只怪手在她身上摸索阵,非常娴熟,霍茵捉襟见肘地隔挡:“纪公子,别......别这样......别......”

    霍茵又羞又臊,被娴熟怪手一路过关斩将。竭力挣扎阻挡的霍茵,想到即将随张芸碧嫁到纪府,一愣放弃了隔挡,怪手顺利地攀上傲娇。

    霍茵嘤咛一声全身瘫软。闭上眼睛准备着即将到来的狂风暴雨。此时忽然间怪手停了下来,鼻间飘来阵阵的男子气息,耳旁也传来均匀的呼吸声。

    虽然纪晓炎的嗜睡曾被传得沸沸扬扬的,但她头回领略到纪晓炎的嗜睡是有附加条件的。

    她想抽出怪手,但它象个敏锐的精灵,一离开就反扑回来,挪捏一阵,仿佛象聪心的狐狸,总要挪捏一阵检查下自己的食物是否还在。

    睁开了眼,糊思乱想起来,盏茶间阵阵困倦袭来,闭上眼帘睡着了。

    在神奇的世界里。

    霍茵与纪晓炎一起拜在“绝天剑宗”门下,成了外门弟子。

    一起学剑一起执行宗门的任务。一起去冒险猎杀妖兽赚取修练资源,一起闯秘境。太多的一起后了形影不离的一对。

    一天,有位妖娆黑裙少妇来接纪晓炎。

    霍茵道:“她是谁呀?”

    纪晓炎回道:“我母亲。”

    霍茵道:“那你还是回去吧!伯母难得来一躺陪她多呆会。”

    纪晓炎推出笑容道:“我想在你这里坐坐。”一连几天晚霞初升时就来找霍茵,天朦朦亮时才走,又是个天空泛起鱼肚白。纪晓炎深情地瞅着她,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霍茵嗔怪地说:“说吧!不要吞吞吐吐,我都依你。”

    纪晓炎一番挣扎后,鼓足勇气:“茵茵,我母亲来接我回去,我得走了。走前我传你未日、诛心、耀天、斩天、戮天、生死、时空、破虚、毁灭、雷音十剑,还有我的心得。”

    一点眉心,十剑技的讯息传进霍茵的神识里。转身欲出洞府,霍茵眼流满面从身后紧紧地抱着他,不让他走。

    纪晓炎:“茵茵,我还会回来的,好好学这十剑,等你学会了,我们还会相见的。”二人难舍难分。

    纪晓炎走后,霍茵更加努力,一有空就练十剑,盼望早点学会,十几年如一日地练,霍茵终于把十剑练的炉火纯青,成了“绝天剑宗”年轻一代的第一剑手,被“九天仙宗”发现,特收为内门弟子。

    霍茵早就心驰神往了多年,八年前,妹妹霍瑶就传讯回来,她认识了一位年青俊杰,欲与他结为道侣。当时霍茵就回讯,一切由霍瑶自已拿定主意。

    又过了几年,霍茵收到了霍瑶的来信,说她要大婚了,希望霍茵能够参加她的婚礼,可当时霍茵被困秘境,等她脱困时已过了二年。

    这次终于可以和妹妹霍瑶相见了。激动的她几夜难眠,等了月余,九天仙宗的人终于来接她去九天仙宗,一到仙宗,她就兴高采烈地去核心弟子的山峰找霍瑶。一打听霍瑶没在,出去了,一时半会回不来。于是她下了核心弟子峰。

    在回内门弟子峰的路上遇到纪晓炎。二人情感如山洪暴发似的,一切该发生的和不该发生的皆发生了。

    时间如白驹过隙,转眼过了年余,境界及剑技却比以前苦练还更迅速,正自得时霍瑶回来了。

    自从霍瑶回来后,纪晓炎也忙碌起来,但每天下午及半夜还是会来霍茵洞府的,但跟以前有所不同,来去匆匆但很准时,这样渡过了年余。

    某天,霍茵忽然收到妹妹霍瑶的讯息,叫她般进核心弟子峰,于是霍茵去了,毕竟那里的修练条件好很多,打算跟霍瑶说,让纪晓炎一起搬去,跟她一起修练。

    在霍瑶的洞府等了几个时辰,心里着急,快到下午了,纪晓炎就会去找她,正打算先回去时,见霍瑶满脸潮红地从房里走出来说:“姐,一直没机会跟你介绍我的道侣。晓炎哥哥,快出来呀,姐来了,我给你介绍下。”

    霍茵脑袋轰鸣,晓炎哥哥,难道自己魂牵梦萦了十几年的爱人就是妹妹的道侣。不,一定是同名之人。

    妹妹的道侣从妹妹的房中走了出来,她听见心碎的声间,如遭电击彻底傻了,事情就这么残酷,自已的爱人即是妹妹的道侣,这个男人还是自己认识的吗?那个深清款款的纪晓炎去哪了?

    霍瑶说了句:“你们聊,我还有事出去趟。”

    霍茵的眼泪叭哒叭哒地流下,那个深清款款的人,走上前搂住她,用手摸干她的眼泪,很快她的泪又涌出来了,就象断了线一般,流不完也擦不尽。

    那个男人抱起她进了另一个房间,用唇吻着那个沾泪嘴角,撬开她的贝齿搅动她的小丁香,用身体温暖着她。

    霍茵总在矛盾中倍受煎熬,下定决心离开这个男人,可是这决心,总被半夜里的纪晓炎打破。她自己都不知道怎么煎过的。

    几月后霍茵、霍瑶并成了一间,纪晓炎洪福齐天。转眼过了五年,那个妖娆的黑裙少妇又来了:“晓炎,我们得走了。”

    纪晓炎火急火燎遁到霍茵、霍瑶的房里,听见浴室里哗啦啦的水声,跑了过去探入头,二女正往浩白的身子上冲水。愣了下说:“洗好了吗?我母亲想见你们。”

    二女一惊颤抖二下。说:“她怎么突然来了?你叫她来的?”

    纪晓炎:“不是,她要带我走了,我想带你们一起走,但得经过她同意才行。”加我 &HHXS6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