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韩诗仪
作者:世袭园丁   九天剑图最新章节     
    正在练剑的贝琦、溪若等女停了下来,望着这几千香娇玉嫩,发起愣来,贝琦暗道紫薇仙食府、醉仙楼果然是藏龙卧虎。龙女十二钗刚去挑衅,就派出几千,好大的阵容。

    几千人进了幽悠榻,半个时辰后皆出来,纪晓炎也跟在后面,跑到寝宫前院里遽出煅神狱开始丹器及配制佐料。

    张芸碧挑好铺面,就买了下来,霍茵、霍瑶等也去店里帮忙,开起纪府十二钗客栈,并在黑石纪府招了上百名女伙计,把客栈经营的有声有色。

    整个池泉镇的人都在议论,纪晓炎为池灵正名之事。

    “纪公子,醉仙楼池掌柜称为大媳妇,却还没娶回府,小媳妇先娶回,有这么论的么!按池泉镇的习俗就是纪府十二钗的张掌柜为大,才合规。”

    纪晓炎:“醉仙楼的池掌柜是我母亲定的,她永远为大。哪轮到做小辈的说三道四。再说张掌柜认为,小媳妇蕴意着年轻貌美,深得我心。这更适合她貌似天仙,才智过人,过几年生一娃,府内地位稳固,别太执着大、小之名,我在这里更名纯粹是为了好分辨而已。”说完就出了店铺,送下家。

    进了酒香铺,见一道倩影正在招呼着客人,肩若削成,婀娜小蛮,光背影就秀色可餐了。找了个位置坐下,看着她忙碌倩影,说不出得恬静。

    韩掌柜朝纪晓炎愣神方向望去,见自己的女儿在忙碌着,难道诗仪迟迟不订亲,是在等这个嚐睡虫。

    帅小伙沈舒航:“这诗仪姑娘不错。”

    纪晓炎有感而出:“是啊!就是她爹性子急,不然生意涨三成不止。”

    帅小伙沈舒航:“前天镇里的贺益君向她提亲。”

    纪晓炎仿佛被一桶冰水从头拨下,霎时清醒了:“什么?贺益君也向她提亲了。”

    “对啊!”

    纪晓炎砰砰跳的心快蹦出嗓子了,急道:“什么样了?”

    帅小伙沈舒航:“婉拒了。”

    纪晓炎快蹦出嗓子的心吞了回去,摸了下胸口,贺益君天赋异秉,风流蕴藉,在昌平城可是让女子疯狂的主。

    帅小伙心里也在叹息,他也想去提亲的,可得知连贺益君都被婉拒了,自己上,也没指望。说:“可惜啊!她不相订亲。”

    纪晓炎:“为什么?”

    沈舒航指了指胸口:“据贺兄猜测,她心里有人了。韩姑娘只委婉地说:‘小妹年幼,母亲早逝,想留下来多陪陪父亲,若贺公子万年后还未成亲,并对小妹还有意,再来看看。’言外之意,小妹等心上人来提亲,如果万年后他没来,小妹才考虑要不要订亲。”

    纪晓炎也很想知道,韩诗仪的心上人是谁?追问了下去。

    沈舒航:“配得上的全镇就那么几个,每个都上门过皆被拒了,至你吧?虽没提但已有三媳妇了,不满足她当年说的。象我这些要垫着脚根才能攀上的,死了一批。除非是其它镇或昌平城的。前段时间诗仪姑娘去了一趟昌平送货,这月余的行踪我们也打听得差不多了,并未发现异常。”

    纪晓炎:“整个昌平所辖的镇,就万花镇和昌平城,派人去查,我要是没三媳妇,准查得底朝天。不过么我这人嚐睡成痴,有心无力,没人陪还真查不了。”

    ......

    韩掌柜见纪晓炎与沈舒航嘀嘀咕咕半天,时不时地瞄上诗仪一眼。于是走了过来:“纪晓炎、沈舒航在聊什么呢?”

    沈舒航:“韩大叔没聊什么?晚上我们要在这里会个友。商量下酒水及菜肴之事。”

    韩掌柜:“纪晓炎,晚上来吗?”

    “我......”瞄了眼:“沈公子,有哪些我认识的?”沈舒航:“慕凡、子煊、瑜葛、海涛、博航等都来。你不会娶了小媳妇,管得严,临时变卦不敢来了。”

    “来也行,突然睡着了,不可怪我爽约。”

    沈舒航:“大家都清楚,不会因此有意见。”

    “行,我也陪你们疯一回。”

    沈舒航:“晚上热闹了。”

    韩诗仪忙碌完,盈盈走来,看到韩掌柜正与纪晓炎、沈舒航聊得热闹。清喉娇啭:“晓炎哥哥,血灵剑炼好了。”

    纪晓炎:“炼好了,既然你喜欢剑,正好手上有套初浅剑技,先试试看,是否适合你?”一点眉心传给韩诗仪。

    耳边却响起纪晓炎的传音:“此剑技叫‘末日’是纪府的绝技之一,也是我学会的第一套剑技,强调剑意,不可轻易示人。”

    过了会,见韩诗仪星眸流盼,已接收好剑技,就取出个绣囊抛给韩诗仪。

    起身说了声就去送货了。韩掌柜见状喊道:“纪晓炎,不要晶石了。”

    只听见外面传来:“下次一起结。”

    韩掌柜:“下次我不认帐了。”

    纪晓炎已走远了。韩诗仪:“父亲,我去后院练化血灵剑了。”

    韩掌柜嗯了声,望着韩诗仪身轻如燕朝后院走。

    沈舒航:“韩姑娘的心情不错。血灵剑定是个好东西。”

    韩掌柜:“一把比普通剑锋利点的剑。”

    沈舒航暗道看她的步伐清盈,定是遇到好事。究竟是什么好事呢?百思不解。

    韩掌柜也察觉到了,韩诗仪前后判若两人。原本心事重重的转眼烟消云散,心情舒畅。犹如八月的天气说变就变,又朝纪晓炎离开的方向看了看,若有所思。

    纪晓炎送完货后,进入醉仙楼。国色天香的冰淼:“想吃什么?”

    “随你安排,就是酒不要,肉只要平时的二成,晚上参加沈舒航的集会,总得留些肚子。”

    “我可不陪你去。那些人都冲着韩诗仪去的,你凑什么热闹么?”

    “刚才在酒香铺碰到沈舒航,随口邀请的,不好薄了人的脸就答应了。箬茜呢?”

    “她也不会陪你去的。”

    “云曦、冷荷、飞烟呢?”

    “都不会,要不去紫薇姑娘哪里问问?或到小媳妇哪里看看。”

    “那就算了,我去找大媳妇。”

    “她是更不可能。吃完后先到506补个觉,也许就支撑下来了。”

    “还是算了,一睡就十天半月,别跟上次一样,在昌平睡了近月。”

    冰淼微红着脸,剜了眼纪晓炎暗道与霍茵赤身悍战之事也敢大庭之下没事人一样挂在嘴边,也不害臊。

    艳若桃李的云曦从后院走出:“大媳妇叫你去一趟。”于是跟在云曦身后,来到了配料室。加我 &HHXS6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