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 紫芒瞳
作者:世袭园丁   九天剑图最新章节     
    贝琦:“鱼怕你。那蜂拥而上食人的彪悍劲去哪了?”

    一座巨大的宫殿。

    嘭!沉入池内。池内暗红色的水迅速变淡,水中蕴含的雷焰之力汹涌澎湃地灌进宫殿,逃得慢的怪鱼爆开,被吸进宫殿。

    天然的雷焰池变得清澈见底,怪鱼也不见了。巨大的宫殿也缩成一尺,托在纪晓炎的手中。

    贝琦觉到一阵迷糊,香葱柔荑扯了扯白裙......宫殿钻回纪晓炎的丹田:“琦儿,醒醒!咱回去。”

    贝琦一股清流注入脑海,清醒过来,背起纪晓炎返回荷香阁。

    第二天一早,贝琦背着纪晓炎,后面跟着苏湛蓝和徐婉清,去了雷焰宗的另一位女老祖林芮那里。

    林芮让纪晓炎四人进了宫殿。问:“师侄找我有什么事?”

    纪晓炎丹田紫光一闪。说:“把你的丹药、晶石、妖兽核给我三成。装进绣囊,把今天见我的事忘了。”

    林芮:“是。”

    纪晓炎接过绣囊又去了丽君、雅琴、林轲等女老祖那里,要了三成修炼资源。

    回到荷香阁,为霍茵等人分发了绣囊,就进了修炼房。

    几日后,雷焰山脉笼罩上一层阴影,戒备森严,因为一些女老祖及女修离奇被盗。

    贝琦等人听到消息,胆战心惊。可过了几天,林芮、丽君、雅琴等人并没找上门,一颗悬着的心才放下。

    而纪晓炎在修炼房里修炼魔神邪瞳,不久终于晋升为紫芒瞳,为了试它的效果,纪晓炎决定去找实力最强的女老祖林姝试试。独自去了,效果令他满意。又去找了男老祖蔡阳,效果差了一节,连试了几遍都这样。

    缪邪尊传音:“另试了,用在男修上效果差一大节。虽然我没炼成紫芒瞳,但滚红尘功法的精要我吃得很透。越个大境而战没问题,对负女修越个六小境没问题。”

    纪晓炎回到菏香阁,决定用贾莹秋的随从蔡芷瑄试试。因为她不仅修为最高达渡劫境后期,还最有个性。可是她总跟在贾莹秋身边,一直没找到机会试,直到几天后。

    “蔡姑娘。”

    “什么事?”

    纪晓炎眼中紫芒一闪,走入浴室。她跟了进来,来了场鸳鸯戏水。

    洗完后纪晓炎回到刚才的位置。眼中紫芒又一闪,蔡芷瑄在浴室懵懵得醒来,穿上衣服,走了出来,见纪晓炎坐在大殿中喝茶。

    “蔡姑娘,刚才去哪了?”

    “去洗澡了。”

    “大中午的,洗什么澡啊!”

    “要你管。想洗就洗。”

    “去帮我烤些疣猪肉来。”

    蔡芷瑄:“自已烤去,我可不是你的随从。”说完就要离开。

    纪晓炎喊道:“蔡姑娘”

    蔡芷瑄一回头看了过来,纪晓炎眼中紫芒一闪。她立即去烤了一堆疣猪肉来,伺候纪晓炎吃完。

    纪晓炎眼中紫芒一闪。蔡芷瑄醒了过来。纪晓炎问:“蔡姑娘,刚才干嘛去了?”

    蔡芷瑄:“洗澡去了。”

    纪晓炎哦地起身去了练功房。蔡芷瑄也走了。

    此时贝琦刚为林姝炼完丹器正欲离开,去为丽君老祖炼制丹器。却被林姝叫住:“贝师侄,看你也就碧玉之年,结了道侣了吗?”

    “师叔怎么想起问这?”

    林姝:“我有个弟弟,今年弱寇之年,修为渡劫境后期,至今未找道侣,看你才貌双绝,又是位丹器奇才,想介绍你们认识。”

    贝琦:“我已有道侣多年了。”

    林姝:“谁有如此福份让贝师侄衷情?”

    贝琦:“雷焰五剑之首红剑。”

    林姝哦了声问:“紫剑、幽芒剑、滨纷剑她们呢?”

    贝琦:“她们也有了。”

    “谁啊?”

    “红剑。”

    林姝:“四剑都是红剑的道侣?”

    贝琦:“正是。”

    林姝大胆地猜测,荷香阁看似五人为主,其实是三十人,怪不得我许诺周莘荑众多好处,也不为所动。以前五剑就可横扫玄天剑宗合体境,现在三十剑更可横扫化神境,甚于可抗衡渡劫境。于是问道:“缤纷剑的随从蔡芷瑄等人什么境界?”

    贝琦妙目一转:“林师叔问这干嘛?”

    林姝看了眼秀丽端庄、珠圆玉润的贝琦。说:“随口一问。”

    贝琦:“渡劫境后期。”

    林姝暗惊好在没有动手强抢周莘荑,否则后患无穷。以我渡劫巅峰境,想要做到神不知鬼不觉抢到很难。

    贝琦看林姝愣神,抬脚就走。去了丽君老祖的宫殿,炼完几位老祖的丹器后遁回荷香阁。

    纪晓炎知道此事后,连夜敲响林姝的宫殿。林姝扫出神念见是红剑,微惊:“难道他发现。”又一想我还怕一个小小的化神境。打开宫殿,放纪晓炎进去。

    林姝端坐在大殿:“纪师侄找......”。还没等她说完,纪晓炎眼里紫芒一闪。

    林姝的音调一声说:“我弟弟看中了周莘荑,想要她做侍女,但一直被她拒绝了,于是几天前求我,我打算强抢......”

    纪晓炎眼中紫芒又一闪,去了浴室,林姝跟了进来,伺候纪晓炎洗澡,又把自已洗得干干净净,二人进了寝室。

    等她醒来时,发现自已躺在睡铺上一丝不挂,粘满了白色胶质物的蓝白格子褥多了朵盛开着的暗红玫瑰,显得格外刺眼,空气中一股浓郁的糜糜之味,下身还时不时抽搐几下排出些污物。

    贾莹秋看着他心满意足吹着口哨走下山峰,冷哼了声说:“荷香阁这么多,还得让我们守在这月余。”

    周莘荑:“她不会也凝出府宫吧?”

    纪晓炎:“不会。倒是让我得到了她的成名剑技飘渺剑及一生的修练心得。回去我传给你们。”

    妙淼:“得到元阴之力吗?”

    纪晓炎:“拿到十成。”心旗摇晃,惦念起她的蚀骨之味。

    林姝自已也不清楚犯了什么怪病,只有清洗蓝白格子褥时的几天是心旷神怡的,一超过五天就会心烦意乱,总在迫切祈盼中渡过。

    今夜殿门被敲响,她鬼使神差地打开宫门。身躯莫明其妙亢奋,心花跟着怒放起来。把纪晓炎迎进殿来,伺候他洗浴,伺候他想要的一切,他走后哼着歌洗净被褥,没几天又开始祈盼洗褥子了。好看小说 &jzwx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