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十一章 晋升化神中期
作者:世袭园丁   九天剑图最新章节     
    林姝在祈盼中煎熬,坐立不安,这几天快把她逼疯了,点上静神香但却无济于事。犹如温水煮青蛙,临死前的刹那间,又如世俗间得了场怪病,全身滚烫,口干舌燥,终日坐在焰洞里。

    她想用功法压制,火烧炎燎窜入修练房,盘坐于蒲团上运转功法,可是适得其反,身躯犹如火山爆发,生产出浩瀚的雷焰,被体内的仙灵气束置高搁,状态更加糟糕,心浮气躁,心乱如麻。林姝试了几次都这样,实在无法静心修炼,干脆站了起来,走出宫殿。

    殿外,白茫茫一片,天空正飘着鹅毛大雪,寒风来吹,燥热身躯一凉,犹如干裂的大地得到大雨的滋润,说不出的凉爽,如沐浴在春风里。蔓妙多姿迈步跨出,瞬间来到另一座宫殿,紧闭的殿门嘎吱一声打开,窜了进去。

    里面酥脆的嗓音响起:“姐,这是怎么回事?”

    从声音中林姝听得出她的烦燥各不安。原本想从林轲身上找些蛛丝马迹,现在看来没戏了。于是应道:“我也不清楚。外面正下着鹅毛大雪,咱出去凉爽下。”

    林轲立即随林姝遁出宫殿,站在寒风中任由大雪尽情地飘洒,那种久旱逢甘雨的舒畅,说不出的惬意,长长地舒了口气:“好舒服啊!”

    二人干脆躺在雪地里,她们烙铁似的身子,几息间就熔出个人形坑迹,露出雪下的枯黄。二女频频地,雪地里很快印上密密麻麻的人体印迹。

    大雪纷飞,雪越下越大,黎明前林姝、林轲换了一地后,在雪地里做起美梦,睡着了。

    第二天,纪晓炎如约而来,为林轲炼制丹药。看见雪地里躺成大字形的林姝和林轲,冒出白雾,白裙紧紧粘住身,傲人的妍姿一览无余。

    二女长长的睫毛同时颤动了几下,睁开星眸。嘭嘭直跳的心房似要跳出胸腔。林姝和林轲整齐划一地翻身站了起来:“师侄来了。”

    纪晓炎扫荡了几眼:“师叔好雅兴,大雪天睡在雪地里。”

    林轲、林姝:“昨晚,实在闷热,睡在雪地里凉快。”

    纪晓炎:“回殿炼丹器吧!这近比较忙,生意添了几百个,人手不够。”

    林姝:“原来这样!难怪前几天,没去我那里炼丹炼器。”

    “那一起炼吧!”

    林姝心里想也行,嘴里却崩出:“原材没带,晚上去我宫里炼。我等你!”说完跨出一步回了。

    回到宫里患得患失地坐于大殿,没多久,全身又燥热起来,忍不住哼嗯起来,忽然下身传来一阵撕裂的疼痛后一阵阵酥麻感,遁出宫殿又去了林轲那里。

    殿门敞开,直接窜了进去,路径林轲的寝宫,听见里面林轲喃喃梦语:“痛,轻点......”

    浓郁的元阴之力冲进纪晓炎的紫府。霎时神海上空映出仙雾袅袅中,二座雷焰潭,广袤幽深,电弧肆虐。

    林姝侧耳贴上寝门,蚀骨的气息搅动耳绒,活灵活现。

    林姝全身一软,靠于房门力道一重,嘎吱!推出条门缝,瞅见颠鸾倒凤的一角。

    房门被她越推越开,她懵懵地御掉防护,展示她无限美好。醒来之时腰酸背痛,全身快要散架了。

    眼角的余光,一朵凝固的梅花压在浩白的玉体下,显得妖异,林轲一个翻身,臀瓣上纹着朵红花,在白绸缎上是那么刺眼。

    林轲觉得身子不听使换,但心情却无比怡悦,没了那份心浮气躁,心乱如麻的煎熬。

    默运功法,运行几个周天,身轻如燕地与林姝一起翻身下铺。

    二女收拾完,出了宫殿。见蔡阳等一批同门聚在殿外。

    蔡阳:“原来二位师妹一起晋升为虚仙。那个雷劫似要把虚仙岛移为平地。所有虚仙都震动了。”

    雅琴:“这次和二位师妹一起晋升的,还有荷香阁的师弟师妹。”

    林姝:“我们并没晋升。”

    蔡阳:“我在虚仙岛几百年,从未见过如此可怕的雷焰劫,犹如灭世。我们雷焰宗能有此等劫雷的就你们两姐妹。”

    林轲:“我们真没晋升。”

    蔡阳:“那会是谁呢?”

    雅琴:“难道是荷香阁的几十人一起晋升了。”

    蔡阳:“不可能,就算三百万人,不,三千万人一起从化神初期晋升中期也没这灭世雷劫。”

    雅琴:“师兄,忘了大师兄的话了?”

    蔡煜斌:“是他们,就是他们......”

    林轲与林姝对视了一眼,脑中灵光一闪,似想通了什么,但又抓不住。

    过了几天,林姝又开始烦燥不安起来,见纪晓炎准时出现,欢快地打开宫殿门,等打开后才醒悟,自己并无丹器可炼,他来干什么?此时林轲来了。

    纪晓炎眼中紫芒一闪,林姝又关上殿门,二女跟着纪晓炎钻入了浴房,醒来时林姝、林轲又玉体横陈。

    这个秘密久而久之被人发现了。在一个同门聚会上,雅琴忽然问道:“林师姐,你们与红剑结成道侣也不通知我们一声,我们好去道贺。”

    林姝、林轲最近也感觉怪怪得,每当闻到红剑身上的气息,就莫明的心猿意马,有种把持不住想扑上去蹂躏红剑的冲动。

    此时听雅琴一说,以为被她发现了自己的心迹,急口否定:“没有的事。”

    雅琴传音道:“我都看见几回了,在荷香阁外的密林里,你们三人正在欢好。丽君、林芮也看到几回,就别隐瞒了。”

    林姝:“真没有,你们看错了。”

    雅琴眼珠一转,呵呵一笑说:“看错了,定是眼花看错了。”

    林姝、林轲也察觉到自己被人开发透了,但一真找不出是谁干得,心里也犯嘀咕,于是聚完会后去了荷香阁。

    第二天醒来,林姝、林轲象没事人一样,雅琴等女也只字未提过此事。

    然而周莘荑见纪晓炎频频外出,去找林家姐妹,心里就担心,万一纪晓炎嫌弃她,与林姝姐妹私下交换。

    趁他到她房时问:“晓炎哥,我跟林姝、林轲比谁更好?”

    “莘荑,每次来你房里,都问这个问题,别担心,拿什么东西来换,我都舍不得换你,再说当初去找林姝、林轲还不是怕她们对你不利。现在我只是需要她们生产的精纯雷焰力。”

    周莘荑:“真的”

    “真的”

    坐在上面的周莘荑剧烈起伏着,一次次把纪晓炎送上巅峰。其实她并不需要特意讨好纪晓炎,因为她的身体跟别人不一样,她的秘密之地后段有个非常狭窄的奇地,里面似有张嘴在啃着,令人欲罢不能,很快让人再想要,几息间周莘荑又收到纪晓炎讯息,动了起来......

    日上三竿时,啲,讯戒响了:“二位林师叔来了,要见你。”FL &buding7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