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十八章 轩辕和赤霄
作者:世袭园丁   九天剑图最新章节     
    纪晓炎:“我雷焰宗颜面尽失,影响恶劣。要是有样学样,缺晶石就拐我宗老祖去幻影堂换晶石,那荷香阁也就不要炼丹器了。此事不仅让我出了二千亿赎金还搭进几个大人情。我二位师叔也受尽了委屈。”

    双方一番尔虞我诈,最终范天誉出了七十亿仙晶,相当于七千亿先天晶石,了结此事。

    而陀罗轩出了九十三亿仙晶。

    ......

    宽敞的寝宫里,暗红的玉质地板上散落些破碎衣裳,二俱白玉似的身子伸了伸懒腰,又睡了回去。

    积攒了几月的仙雷仙焰终被掏空,燃烧似的炽热和心谎一扫而空,犹如沐浴春风的舒坦,让人刻骨铭心的惦恋,无比的轻松愉悦。

    日晒三竿时,穿着紫裙飘出宫殿。

    荷香阁,络绎不绝的修士进进出出。赤羽舫的赵云龙迎面碰到林姝、林轲,一愣差点没认出来了,一阵香风掠过。暗赞好美,纪大丹器师好有眼力,换成我也愿出二千亿赎回美娇娘。

    风姿绰约款款走进会客殿,坐于殿内。

    强列的立体视觉冲击令蔡芷瑄眼前一亮。暗道纪晓炎又对她们施了什么魔法,仅月余就令她们犹如璀璨明珠,令百花黯然失色。

    林姝等蔡芷瑄忙完,殿中的客户都走后,天籁似的嗓音:“蔡姑娘,戒子里的仙晶该是荷香阁的,我们并不想欠人情。叫他隔五天必须去我那里炼丹器。”说完两女飘然离去。

    蔡芷瑄正想追出去时,却听到贝琦的声音:“留着送回翠柳宫。”

    “是。琦姐。”

    ......

    时间如白驹过隙,转眼半年过去,纪晓炎又遇到瓶颈,得出去寻找突破契机。临行前一夜,纪晓炎推开子瑜的寝门,这次子瑜破天荒没赶他。

    缠绵时,无尽的星空乌云密布,狂风大作。天地间剑气尽汇于荷香阁。

    两人上方一团云气笼罩,汇聚的剑气尽数注入气团。

    纪晓炎的精血、灵力、魂力如脱缰之马,激射而出,霎时晕厥。

    醒来时,只见屋内二柄散出刺目光芒的剑悬于上方。

    纪晓炎伸手一招,剑飞入手中,剑身一面刻日月星辰,一面刻山川草木,剑柄上镌刻着小篆:轩辕。

    子瑜的是饰有七彩珠、九华玉的寒光逼人、刃如霜雪的帝剑,剑身上一条赤龙虚影在飞来飞去,上面镌刻着二个细篆:赤霄。

    意念一动,轩辕剑钻入纪晓炎的小腹中:“子瑜,是你。”

    “炎哥哥。原来是你。”

    子瑜收起赤霄剑,想起了以前,那个腰挂红佩,不畏坚难险阻,抱着她上神雪峰的炎哥哥。此时子瑜的心里才接受了纪晓炎。

    子瑜一改往日的彪悍,破天荒伺候起纪晓炎。

    纪晓炎取出一把丹药放近子瑜的嘴边,子瑜扬头吞下。她暗自庆幸,当初没去黑石纪府取消烙印。打开寝门,两人走了出去。

    立即听见嘭嘭之声,荷香阁的护阁大阵遭到攻击,天空银光闪烁。

    在纪晓炎和子瑜凝炼轩辕、赤霄时凶魔宫、活杀堂、蚀魂宇等门派就组织了几次攻击但都无功而返。此次攻势更强凶猛,欲一举破开荷香阁。

    纪晓炎立即窜了出去,悬立于空中,扫了眼,几千人正在不停地攻击,术法及器芒纵横交错,护阁之幕嘭嘭地响。

    厉喝道:“你们是晶石多,还是想找死。我这荷香阁砸坏了,你们赔不起。”

    “叫红剑出来受死。”

    “听好了,看我的嘴型,数三下还攻,我就把你们炼成丹。”

    “口气真大,不怕闪了舌头。”

    纪晓炎赖的费话,数自己数:“一.......二......三......”

    一个惊天红炉降落下来,呲咝呲咝窜出火红的烈焰。只见几千人如苍蝇见屡似的跃进丹炉。盏茶间飞出三道丹流钻进葫芦。

    遥远的虚空一阵空间波动,只见剑光一闪。

    啊!

    从虚空中掉下一物,正巧掉进红炉。几息间从炉*出三粒丹药,进入纪晓炎的口中,一口吞了下去。

    一指点出,一道气劲激射虚空。遥远的虚空一声爆响,露出个巨大战舰。纪晓炎手一招,战舰呈现于心中,扔进炉中,几息间飞出把银剑。

    一把把的丹药进说:“你们先出荷香阁。我把它升成七品。”

    遁出十二人后,荷香阁轰鸣间迅速缩小飞进红炉,仅半盏茶又飞回到原地,但它的气息却发生了翻天复地的变化。

    “琦儿,这是荷香阁的核心,以后由你掌管。”说完抛给贝琦一块长形小牌和三个葫芦:“我得去拜会下凶魔宫、活杀堂等。”

    子瑜:“炎哥哥,我陪你去。”

    “子瑜,你已得赤霄。还是助琦儿守住荷香阁。这里已成赚取仙晶关键之地,而我行踪不定,想要抓住我,没那么容易,反而这里一破,神剑谷的压力倍增。”

    贝琦:“带上熙圆妹子。”

    纪晓炎:“这里有四个三才剑阵,正好十二人组成十二旋天阵,我带走一人就无法凑成旋天阵了。”

    贝琦:“云珞正从神剑谷过来,干脆带上她,身边没人,万一嚐睡又发作怎么办?”

    纪晓炎想起凌天大帝国的云珞,当年她有孕在身还身披甲衣坚守岗位,现自己虽不是大姥但也不是当年那个随意被人拿捏的人......

    小家碧玉的云珞,长着一副漂亮脸蛋,饱满酥胸,身材高挑。一进荷香阁扯回纪晓炎飘远的思绪,她还是令我觉得温暖,在这残酷的以实力为尊的世界里,能令人温暖是多么的奢侈。

    和颜悦色地问:“云珞,好久没见!想不想跟我一起去凶魔宫、活杀堂。”

    云珞十万个愿意,自从来到神灵大陆后,她很少见到纪晓炎,她不仅想他,也想孩子们。

    绣幕芙蓉一笑开:“你想起凌天大帝国的事了。”

    “刚想起。”扬手飞出枚玉瓒,插进她的云髻:“喜欢吗?”

    云珞嫣然一笑,贝齿一开即合,细语着:“也不知他们去哪了?”

    “浩劫将至,连母亲也未必清楚。”

    两人并肩出了荷香阁。剑芒一闪消失在雷焰山脉。

    雷焰山脉的某宫殿外,林姝眺望说:“他的剑比以前更快了。”

    林轲:“比缩地成寸神通还快。”快看 &buding7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