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 七星龙渊
作者:世袭园丁   九天剑图最新章节     
    窦一川这些年为碎星阁尽心竭力,把护阵煅造成堡垒似的,阁内的实力也恢复了二成,能有这种成果,离不开纪晓炎,他一直铭记于心。听说纪大丹器师要寻找七星之精,就把它放在心上。

    窦一川在阁内藏书中找到了祖师北斗星君的手册,通过蛛丝马迹,找到北斗星君的洞府,从中得到了几十块硬梆梆的石块,半点不耽搁,就亲自送来。

    一柄飞剑降落于石坪。

    贾莹秋认识窦一川,以为出什么事了。急道:“窦阁主,阁里出事了?他正在练剑,我催他回来。”

    窦一川摇着手:“不急!可以等等。以前听纪大丹器师说过,要找七星之精。这近得了几十块,给他送来,看看是不是?”

    “给我看看。”

    窦一川递出一个绣囊。

    贾莹秋匆忙打开,正是天枢、天璇、天玑、天权、玉衡、开阳、瑶光之精,灿烂地笑:“正是,正是。”

    张芸碧见贾莹秋这么兴奋,说:“晓炎哥哥找这些做什么?”

    贾莹秋:“芸碧姐,我的滨纷剑需要它们。”

    张芸碧恍然大悟,她的剑飘渺而深邃,仿佛有巨龙盘卧,又有什么比星空更深邃的,比星光更飘渺的,而七星剑阵,也是从北斗七星脱变而来的。

    贾莹秋:“窦阁主,里面请,过会儿他也应该回来了。”

    窦一川正欲走进蒂莲斋,看见正面玉壁上挖了七星连珠孔,愕然:“纪大丹器的器道又晋级了。”看向二侧,各二张天蓝色大方桌,镇压四方,桌的四面围着白色条椅,足够二人躺着。暗惊:“四象套四象。四象又生八卦。”

    南侧又暗含阴阳......越看越心惊。

    贾莹秋回头一看,见窦一川额头冒出细汗,跨出去的脚又缩了回去。

    贾莹秋:“看来窦阁主也是位阵道高手,看出玄机了。只要诚心来炼丹炼器的或作客的,它能识别,不会攻击你,若有歹意的,你脚下的台阶都上不了,早被轰杀成渣了。而且刚才我也关了,只剩基阵,这个没法关。放心进来吧!”

    窦一川抹了下额头汗珠说:“轩辕卫就是厉害。”探出一脚试了试,才踏了进去。

    贾莹秋从桌下取出几个果篮和茶具,为他撙上一樽热茶:“阁里怎么样了?”

    窦一川喝了口热茶:“战力还要年余才能恢复。现在弟子难求,整个虚仙岛战死的多达七成。这方面很难恢复。这几年全宗没出生一个孩子,我正发愁。”

    贾莹秋:“别愁!大家都变年轻了一样,寿诞也翻了几番。”

    窦一川:“过了这么久,我还没搞明白。怎么突然间星外之修不见了,寿诞暴涨翻了几番。”

    贾莹秋:“天上的星星都不同了。”

    窦一川:“你说是......”比了飞行跳跃的手势。

    贾莹秋:“对。”

    此时纪晓炎走进客殿,坐在条椅上:“窦阁主,辛苦你了!替我找到七星之精,还专程送来。”

    张芸碧准备好仙食也从丹器殿出来。

    窦一川:“客气了,当初你为我碎星阁的事没少操心。”

    纪晓炎脸带笑容,取出二枚戒子:“一个装的先天灵晶,另一个是丹药。这是阁里急需的。”

    窦一川:“那我也不容气了。”

    张芸碧走过,摆上一桌的兽肉和几坛酒。

    纪晓炎:“这是我内子,张芸碧。他是碎星阁阁主窦一川。”

    窦一川:“纪大丹器师,我们早认识,当年你还派她来助我抵抗星外之修。”

    纪晓炎:“我还真忘了。那时我恨不得劈成二半。睡觉都没时间。尝尝我内子的手艺。”

    “少夫人的手艺从小就闻名于昌平城,人尽皆知。纪大丹器师与少夫人是青梅竹马,二小无猜,当时你们大婚时我正好在昌平。”

    张芸碧:“我明白了。你是窦迎春的大伯,窦迎春现在怎么样了?”

    窦一川叹了口气:“星外之修第一波侵袭时就逝世了。”

    张芸碧啊地一声:“不会吧!当年她的战力与我相当。你没搞错。”

    窦一川:“千真万确,阁里的魂灯都灭了。那一战来得太突然,虚仙岛根本还没返应过来,就被星外之修灭了三成修士。懵了!”

    张芸碧:“那一战打得太惨烈!”

    ......

    紫府内,贾莹秋拼指激射出一道灵芒,打进紫炉,炽热的炉内一把绚丽的剑正在吮吸七星之精熔成的液体。

    剑在轻鸣。剑身上的银雾剧烈浓郁,又一层层渗透进剑内,逐渐深邃,仿佛象是夜晚的星空,银雾缥缈中似有巨龙盘卧。

    紫炉把七星之精及贾莹秋的灵力和魂力及血脉之力炼进绚丽的剑中。浩瀚无垠的紫海干枯后,贾莹秋就停下恢复,等恢复到巅峰后再继续,这样反复十几次才把几十块的七星之精炼进剑中。

    剑成之时,乌云密布,刹那间就雷海翻滚,此时剑主动冲进天际的雷海,漆黑的雷海中多个条银河,不停地蚕食漆黑。天空逐渐恢复宁静,漆黑的雷海消失了。

    一道银光划破天空,飞到贾莹秋手中,阵阵轻鸣犹如龙呤,化作流光钻进紫海,刚恢复些的灵力皆被它吞食一空。

    每次凝剑纪晓炎都很凄惨,紫海、神海皆被掏空,紫金精血滴粒未剩,虚弱的似要被风吹跑。

    贾莹秋不知吞服了多少丹药,不仅吞空自己的,还吞空了纪晓炎和张芸碧的。

    在七星龙渊吸足能量之时,咻地声窜出冲上天空,穿梭至神城上空,刺进天神舫。

    小女孩天舫一跃跳进了七星龙渊,剑身发出耀眼的光芒。

    天神舫一阵晃动,缓缓升起,在半空中滞留了几息,忽然朝天际激射,转眼消失不见。

    遥远的天际,三座巍峨的宫殿上方有三柄惊天巨剑,以“品”字之势悬浮,溢出的剑气交缠在一起,愈缠愈紧,骤然三剑撞在一起,摒射出耀眼的剑气,最终化作一团剑气。

    与此同时,剑的下方,三大巨宫猛烈碰撞,化作一团气雾,气团犹如巨星,绚丽多彩,掠夺着星宇伟力,包括上方的剑气。

    贾莹秋从丹器殿遁出,扔下一句:“我回天神天宫了。你们也赶快回神城。”一跃冲上天际。加我 &HHXS6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