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五章 勿忘阁
作者:世袭园丁   九天剑图最新章节     
    几天后,勿忘阁外聚集了不少人,都是来炼丹器的。

    粗犷大汉刚从阁内走出,笑如洪钟:“终于让我炼成双锏。”

    “傻大个......”

    粗犷大汉握起铁疙瘩似的大拳,砸向短小精悍的伙伴。一追一逃离开了广场。

    “啊玮!你的枪炼成了吗?”

    “炼成了。你的流星锤呢?”

    “这次的流星锤,仙元一输进,霎时摧出器芒,没停滞感,我喜欢。”

    身后又一拨人叽叽喳喳得走出勿忘阁。

    阁外,眼疾手快的迅速冲进阁里,以迅雷不及掩耳把原材扔进窗孔,一些没得牌子的取回戒子,干脆等在厅内。

    此时走进位艳美绝伦红裙少女,站在厅中顾盼生辉,齐唰唰的眼神落在她的脸上。

    风流蕴藉的少年走了过去,温文尔雅地说:“琳岚,听说你得了赤龙蛟的主胫?”

    红裙少女:“消息真灵通。”

    少年说了一车话,但少女都惜字如金。

    齐振文邀请道:“人多,没那么快,去春凳上坐。要是放心,我替你排。”

    琳岚:“多谢齐公子。我就在这等,很快轮到我的。”

    说话间又有一拨人取了丹器往外走,只是此时不象刚才一窝蜂拥上窗孔。

    琳岚不急不缓地走到窗孔递进几枚戒子,换了块黑牌走出勿忘阁。

    她一迈出,厅里的人就蜂拥而上窗孔。

    齐振文回到方桌,坐上小厮腾出的座位。

    小厮:“公子!琳岚小姐怎么了!前天还好好的,约公子参加生辰集会,才二天就不爱搭理人了。”

    齐振文:“赤龙蛟的主胫更有魅力。”

    刚取到丹器的人皆兴冲冲打开香囊或神识伸入戒子中查看。

    桃腮杏面的少女兴喜若狂:“姐,竟然......”

    身旁的香娇玉嫩截话:“回家再说。”姐妹二人立即遁离,到了没人之地,桃腮杏面的少女道:“竟然炼出九品秋霜剑、风雪剑及银月狂刀。”

    时若嫣、时若婵匆匆赶回时家。

    时熙文大老远就听见时若婵姐妹的脚步声,从脚步声感觉到已练成。但时家姐妹一进院还是忍不住问:“怎么样了?”

    时若嫣:“超出预期。”

    时熙文:“九品一阶。”

    时若嫣然一笑:“不止”

    时熙文大胆地猜测:“二阶”

    “还是直说了吧!三阶。”

    时熙文动容地吸了口气:“勿忘阁,我们时家几代经营丹器,并没听过。就算由罗老亲自出手,也未必能炼出九品二阶。”

    时若婵:“秋霜剑、风雪剑及银月狂刀乃是我们的镇阁之器。现在勿忘阁会炼,以后势必会有人带上原材去炼制的。”

    时熙文:“这我不太担心,原材难觅。明天你们再去一趟。”

    第二天,二女又去了勿忘阁,刚临近就听见广场的人在议论:“听说昨天琳岚小姐得到神鞭,一鞭拍出九色之焰。一头妖神境的洪荒之兽瞬间烧成灰烬。”

    “那它是九品五阶,能称为神鞭的至少得九品五阶。”

    “这我就不清楚。毕竟没亲眼所见。”

    二女却直接进去,先去取黑牌,可这次直到太阳西下时才回时家。

    一进屋,时若嫣就说:“我一连递入几次,九品秋霜剑、风雪剑及银月狂刀的原材都被退回。”

    时熙文:“遇到真正高手了。最近你们天天去,把家里的罕见原材都带去。”

    时熙文炼制了一批刀、枪、剑、戟、斧、钺、钩、叉、鞭、锏、锤、戈、镋、棍、槊、棒、矛、耙放于丹器阁出售,并涨了近三倍的价格。

    琳岚再来时,却见广场上人山人海。大门前也换了布告,在“只炼九品二阶以上丹器”和“午夜后请道友们退出勿忘阁,丹器师要休息。”字下加划了粗横线。

    艳美绝伦的她喜欢穿红裙,走到哪都令人注目。一进厅就被人盯上了,帅小伙隔远就叫:“琳岚姑娘,过来坐。已经没牌了。”

    琳岚:“这里离窗孔近,一会就有人取丹器腾出黑牌,你自已坐吧!我正想多站会。”

    小伙碰上软钉子后又献殷勤走来,递上一个食钵:“谭家食府的荒神焖肉,专为你准备的。”

    “谢马公子,我刚从谭家食府过来,吃得正撑着。”

    小伙尴尬收起食钵,心里却想,你为何对我或冷或热的,若你高傲,又穿了一身火红,令人觉得热情如火。

    进进出出的人犹如川流不息,琳岚虽领到黑牌但迟迟没有轮到自已,由日落西山等到夜幕降临,又到午夜。

    勿忘阁的大门嘎吱关上了,但不见丹器师出来。

    她看了眼紧闭的小门,暗道既然开了小门,里面应没有寝宫才对。为何迟迟不出来呢?

    大方桌旁,纪晓炎与张芸碧坐在相邻的春凳上。大口大口地吃着洪荒兽肉,每吃完一块就喝口女儿红。

    张芸碧喝了一小口女儿红道:“血方幕的积液不多了,估计还要多久才可炼完呢?”

    “七天差不多,勿忘阁布局已不合适了需要重炼。我打算把原材及洪荒兽鼻祖的宫殿一起炼进去,差不多要十天。”

    “这回照蒂莲斋的格局炼,但空间要玩命缩小。这样更能扛住剑芒。”

    “好!”

    休息一阵,二人边磕丹药边住血方幕输送半步仙元。转眼月余过去了,附近的城镇及宗门纷纷慕名而来,尽管勿忘阁只炼九品五阶丹器还是难以炼完,广场上的人越聚越多。

    二人决定把赚到的都传回纪府。果不其然财帛动人心,传回的第二天,午夜就有人敲响勿忘阁。一波波的人刚跨进勿忘阁范围被炸成血雾。但台阶上一滴血迹都没有,攻击的人都不知去向。久而久之,它的诡谲也传得尽人皆知。

    三月后,勿忘阁公告上写着:“仅炼九品六阶丹器,提供七份原材得五粒丹药或一件灵宝法宝,并收六成炼制费。”

    二人知道会犯众怒,但不得不涨价,否则广场会乱掉,甚至会累死。

    齐振文看到公告后,嗤笑一声,扬长而去。

    本想阻挡九成的炼丹炼器者却仅挡住七成。还是捉襟见肘免强在午夜炼完,好在半月后,纪晓炎、张芸碧的丹器之道突破,炼出九品七阶,于是趁机再次涨价,提供十二份原材,炼一炉丹一件灵宝法宝。即便如此,求丹求器者趋之若鹜。

    时间如白驹过隙,转睛又过了月余,已经积攒了惊人的原材和丹药,张芸碧一股脑全传回纪府。快看 &jzwx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