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三章、扶风和榜单
作者:世袭园丁   九天剑图最新章节     
    潘景龙笑而不语,在潘云梦穷追逼问下说:“这近你觉得跟平时有什么不同吗?”

    潘云梦星眸流盼:“风之道的感悟超多,各种道法层出不穷,犹如涌泉般涌进神识......嗯......比平能吃......还有就是做了个特奇怪的梦,梦见一朵遮蔽苍穹的紫金色莲花融进我身体......噢!还有晋为摇风夫人......没了。”

    潘景龙收起绣囊,传音给云梦。

    潘云梦璀璨地笑道:“父亲,你老谋深算呀!”

    潘景龙哈哈地笑:“半生积蓄耗去六成啊!有我这种老谋深算的么?我心疼。”眉开眼笑的他一点没疼的样,还很自得。

    潘云梦忽然间有种归宿感在心中滋生,朝全身蔓延,母性的光辉在脸上飞扬,此时她的美丽不仅限于美艳绝伦,更多的是人性的光辉。

    二人回了榆林小舍,密林中的荧光更加浓列了,潘云梦一踏进密林,荧光如潮水般涌进她的身子,鲸吞海食般掠夺荧光,惊动了归怜等人,跑出碧月宇,看见荧光河涌进潘云梦,榆林摇曳着哗哗直响。

    凌星月问道:“公子,她得什么了?”

    “评上摇风夫人。”

    凌星月:“跟蔺夫人与皇甫夫人一样么?”

    纪晓炎:“不一样,摇风夫人是永生永世的,她不想做时得经我同意并交回功法,而蔺夫人、皇甫夫人可以随时不做,她们仅是为了融合九天三卷,晋升为九天道典,与我有夫妻之实罢了。她们不想做夫人时无需交回功法,那是她们该得的。而且九天道典是应人而异的,侧重也不尽相同。”

    凌星月:“既然如此,干嘛还三卷相融?”

    纪晓炎:“只有这样,九天剑诀与煅神狱典才完整。而我的在六域之时就已经变异了。过段时间云梦会带云雁、乌娆、辛璧及花冷去鹏风界域。榆宁谷先关了,作为我们秘密藏身地。星月你与海青、归怜就留在这吧!相互配合好,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海青等人道:“知道了。”

    凌星月星眸中露出明悟。看了一阵,就回了碧月宇。纪晓炎也唤出气雾炉炼起丹器,晚上修练功法及舞剑,白天炼丹器,转眼过了三个多月,境界晋升为渡劫四层了,但在高手如云的冲霄阁就是个可有可无的边沿人。

    纪晓炎在密林中修练了一夜功法,起身欲去碧月宇时,接到缪邪尊的意念:“血方幕我已熔炼完了,炼出的灰烬如山似岳,找个地先清掉,就可以出去了。”

    纪晓炎找了个辽阔大平原,把灰烬清出,平原上凭空多出几千座灰烬山,正在小舍修练的虞冰蕊、归灵芸觉得全身一轻说不出愉悦轻快。

    现在的她们在小舍混得如鱼得水,利用无尽疆域凝出的荧光修练,让她们受益无穷,决定呆在这,哪里也不想去。

    过了几天,潘云梦唤出紫金莲载着云雁、花冷等人飞进星空走了。

    纪晓炎收回目光问身边的蔺寒、皇甫莎道:“你们呢?”

    蔺寒:“我们不跟你一起出去。”

    纪晓炎看向凌星月、海青、归怜。

    凌星月:“归怜执掌了碧月宇,非要的话让海青去,可这里就我与归怜实难应付。”

    海青见纪晓炎盯着自己,一脸的恳求样。

    海青:“公子,以你现在的血方幕,没必要非凑足三才剑阵,看势头不对就唤出血方幕逃。”

    纪晓炎暗道:“是啊!打不过就逃呗,又不是第一次,当年六域之时,我还逃到深山种灵稻呢!”自我安慰一番说:“那就小媳妇跟我一起,有血方幕助我足于自保,无法抗衡时就溜之大吉,带上黑电更是锦上添花。”

    扣指入口吹响哨声,巨目冥貂闪电般从密林窜出,趴在纪晓炎肩上,蹭了蹭他脖子,趴下身体。

    纪晓炎向众女说了声,与张芸碧出了竟技坪,朝醉梦轩飞。在神酒谷见到申屠流逸,婀娜多姿她的从酿酒场翩若惊鸿走出,明眸皓齿的她配上细嫩洁白的肌肤,穿了件合体翠绿裙美艳绝伦,少女半启丹唇:“不穿宽大旧灰袍了?”

    纪晓炎:“这近手头宽松了些,内子替我炼了二件,要来见申屠姑娘特意穿上的。”

    申屠流逸看向婀娜多姿的张芸碧:“芸碧姑娘,你炼得准仙衣不错。”

    张芸碧:“见笑了。晓炎哥哥对申屠姑娘酿的酒情有独衷,不知能否匀些给我们?”

    申屠流逸柳叶微凝:“月前刚送万坛,这么快没了?”

    张芸碧:“我们从不销售,只是自已喝,不会影响你醉梦轩生意的。”

    申屠流逸暗道九霄雷焰龙血脉果然强大,竟然把蕴有“涅磐息”的酒当水喝,具有火凤凰血脉的人族几乎绝迹了,若能......就好了,全面激活血脉后的他舍我其谁!

    说时慢其实仅转念间,申屠流逸道:“我这里实在没多少了,匀个五百坛给你。”

    闻言张芸碧取出五个绣囊:“一个千万仙晶,共五个。”

    申屠流逸道:“这个是我自用的,得百万一坛。”

    张芸碧又取出四十五个绣囊抛给了她,她玉手一挥收了起来,扔给她一枚戒子,交易完毕。

    纪晓炎:“申屠姑娘,听说太虚阁的公主长孙浓绮及邪影神庄的少庄主狄高远失踪了,现在找到了吗?”

    申屠流逸:“见过他们?”

    “没”

    “还没找到,但已找出线索,是太虚阁逆徒闫法伟宸捣得鬼,其实他是‘问情宫’派到太虚阁的一枚棋子。要不是‘夺道殿’介入,‘问情宫’早被灭了。”

    纪晓炎:“排在第八的夺道殿么?”

    申屠流逸表情怪异盯着纪晓炎,几息后说:“刚出关吧!它已经挤下了原第一的御虚院,成了阳霆大陆明面上的第一殿。还出现个与之关系暧昧的藏天阙,此阙可怕之处是凭空出现,并在一夜间同时让太虚阁和邪影神庄噤声,绝口不提长孙浓绮和狄高远失踪之事。最近还出个御天苑,它的可怕之处是能让藏天阙噤若寒蝉。”

    纪晓炎心中默念了下“御天苑”后问:“冲霄阁现在排第几了?”

    申屠流逸道:“跌出榜单了。”

    纪晓炎啊地声后默运九天道典一周天,情绪平复后问:“榜单上有御天苑、藏天阙吗?”

    申屠流逸:“我认真查过了,七百个宗派及势力中并没有藏天阙和御天苑的名字。”添加 &jzwx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