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一章、帝格
作者:世袭园丁   九天剑图最新章节     
    全面提升神城后纪晓炎才对天宫九天阙提升,把所有原材炼进天宫之后,天宫剧变成一把九天绝剑。守护着碎星海边域,斩灭一切侵犯生灵。

    回到冲霄阁榆林小舍炼制丹器,转眼过了年余。蔺月等人去了永生界域突破仙帝境后就留在那,小舍里只住了纪晓炎和姣凰、淼凰、飘凰及景怜。

    申屠流逸忽然觉得不对劲。难得来一趟的纪晓炎最近隔三差五地来,且娆凰、媛凰等万身之凰也变得水灵异常。于是召来薰凰问:“吾皇最近一反常态,昨天凌晨匆匆赶来找你什么事?”

    站在身旁的焰凰想起前天吾皇闯进寝宫,自己欲拒还迎,折腾了一夜,瞬间霞飞双颊。

    薰凰也想起昨晚之事,自已犹如狂风暴雨下的一叶小舟,随波逐流又屡迭仙境的飘然,细语道:“逸后,就那事。”

    申屠流逸观其态听其言,恍然大悟,暗道吾皇身边的女子不够用了得派些去。于是道:“薰凰、焰凰带上五位族人去服侍吾皇。”

    焰凰:“我问过了。吾皇说逸后身边至少得十二凰协助才可守住醉梦轩。”

    申屠流逸:“你立即回凤凰域带琬凰、幻凰、盈凰等九位万身凰送去小舍。”

    焰凰就了声是就出了大殿,一跃快如闪电瞬间即逝。

    纪晓炎把冲霄阁新搜集到的陨石炼进珞剑后,去了趟辽阔平原,清出灰烬,一堆堆堆积如山灰烬形成连绵不断的山脉。

    珞剑砰地展开又卷回成剑,钻回紫海。一身紫袍的纪晓炎迈步间回了小舍。

    景怜见他回来说:“公子,逸后送来了九位万凰仙子。”

    “知道了。”心潮澎湃地遁进寝宫,九个仙姿玉貌叫:“吾皇。”

    “我即将跨进仙帝巅峰,需要海量的高阶神体之露及馥郁之香。”

    琬凰:“凤凰一族体内本就蕴藏了惊人的神体之露及馥郁之香,获得吾皇的神功之后,月产量更是惊天动地,我们仅能用上百万之一,其它的都为你储藏于体内,任吾皇索取。”

    幻凰:“吾皇,我们还向各域大量搜集,皆藏于身界之内,以后吾皇需要神体之露及馥郁之香,皆可去凤凰域取。”

    盈凰:“我在阴妙界巧遇‘天阴髓泉’。把它融进了万凰身界。一天即可产出一潭的天阴髓乳。”

    说句间九女已玉体横陈,一轮旖旎之后,又轮到云凰

    她修长的玉足紧夹着纪晓炎的腰,破堤而出的神体之露及馥郁之香一顿,涌回一半,随之涌回另一股精纯之力。暗道吾皇即将抽足神体之露及馥郁之香了。

    珞剑在紫海中不停地颤鸣,随后亢奋地飞翔。

    云凰也想多炼化神体之露及馥郁之香为自己所用,折腾一番才罢休。

    景怜见纪晓炎出来问:“够了吗?”

    “有多。”

    本来进入帝君后修士才会用帝晶、帝核、帝丹等及帝级天材地宝修炼的。而纪晓炎现在即要用了。出了小舍去了任务殿,见所有的窗口前都排着长队。

    “丹器剑璧的纪帝师来了。”

    “哪?”

    “后面”

    只见一位紫袍青年从广场上走来,丰神俊逸。走至队伍后排队。

    “纪帝师,我的位置让给你。”一位国色天香挥动着莲藕玉臂叫。

    纪晓炎一看,一身落地白裙,肌肤赛雪,双目剪水,瓜子脸上琼鼻高挺,薄唇盈润欲滴,一口整齐贝齿,乌黑秀发垂至腰间,蛮腰不足一握。并不认识:“再等二位即轮到你了。谢了姑娘!不用了。”

    白裙仙子:“不认识我?我是寒月仙子的表妹江悦。”

    “是你。”

    “听过。表姐夫,来吧!”

    纪晓炎走了过去:“你换什么?”

    江悦:“我想炼件帝衣,少帝纹金。”

    纪晓炎取出件紫色的准巅峰帝衣:“这件适合你,算姐夫送你的见面礼。”

    “太贵重了,我可不敢收。”

    纪晓炎抛了过去说:“我没用拿到任务殿处理。收了吧江悦妹子。”

    江悦剪水双瞳扫向手中的帝衣:“真的。”

    “真的!”

    说话间就轮到江悦了:“姐夫你来。”

    殿员尉迟河:“纪帝师,陨石只有十几块。”

    “哦!多的换成帝晶和雷、火、风帝核。”扫出一堆堆戒子说。

    尉迟河:“帝格要么?”

    纪晓炎骇然,帝格是帝君以上的一身精华,想要完整抽出帝格至少的天尊修士才可以做到......

    尉迟河看他愣神再问:“要么?”

    纪晓炎:“是完整的吗?”

    尉迟河:“完整的贵,碎片便宜。”

    “要完整的,以雷、火、风奠基的完整帝格优先要,先不要帝晶和雷、火、风帝核了。”又扫出几堆堆积如山的戒子说。

    江悦:“姐夫,送十块木奠基的帝格给我。”

    纪晓炎:“师弟,先给她。”

    排在后面的国色天香:“江师妹,羡慕死我了。一声表姐夫换了件帝衣和十块帝格。”

    江悦:“寇师姐,月前卓师兄塞了枚戒子给你。好东西不少吧!”

    寇师姐:“还不如件帝衣的价值。找道侣就要找纪帝师一样的,出手大方阔气。”

    尉迟河送出个绣囊:“江师姐请收好。”

    江悦抻进凹槽抓起绣囊塞进戒子:“我这个姐夫,虽阔气但也惹事的主,赊起帐来让人绝望。”

    寇师姐:“赚帝晶快,很快就还上了。怕啥!又可趁机收拾他一回。”

    须臾,尉迟河又送出几十戒子说:“纪帝师请收好。”

    纪晓炎点着头收起戒子说:“寇师姐,别提挨她姐揍之事行不?”

    寇师姐莞尔:“这有啥!冲霄阁的女子还夸赞你能屈能伸,竖起大母指。”

    道君男弟子趁机起哄:“之后回来,还完帐,有没狠狠收拾下蔺师妹和皇甫师妹?”

    纪晓炎若闷地说:“哪敢!我怕她们,一发威又得揍我一顿。只有赔神晶的份。”

    道君女弟子:“纪帝师,这才爷们......”

    纪晓炎低声道:“江悦妹子,我们走吧!”

    道君男弟子见纪帝师落荒而逃。兴味索然:“跑了!”

    二人出了广场后分道扬镳。纪晓炎回了小舍就进了练功殿。美N小说 &buding7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