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章、域宫
作者:世袭园丁   九天剑图最新章节     
    仅过了几年,各界域域宫发回的神晶、帝格以及原材都锐减,不及当年的半成。且频繁发回消息,某个宗派不缴贡奉,或某个星辰拒绝缴贡等各式各样的坏消息,堪至域宫直接控制的矿脉都遭到破坏而不得不约其它势力共管,利益也共享。秩序在迅速崩溃,域宫成了个摆设,沦落成稍有实力的宗门。

    蓟阳界域较特殊,它不仅有域宫还有当年统领无尽疆域的冲霄阁。如果无尽疆域当作一国那么蓟河星就是现代国家的首都。

    景怜从崩溃的秩序推断出冲霄阁的实力不足,为了进一步控制蓟河星她决定带着祖灵、邹羽、石俞和云雁、乌娆、辛璧及颛孙恬雅、阳佟靖柏去北面的阳通大陆蓟域郡。因为蓟阳域的域宫就设在那,而与之遥相呼应的是南面的小舍,由骆珂姊妹及紫薇管理。

    纪晓炎对此赞不绝口,不愧是阳霆大陆才貌皆佳的第二美女。

    景怜等人走后不久,他晋升为下位道君及二品道师。珞剑上已有六团气雾了。虽强大但在神尊面前犹如蝼蚁。

    他稳定境界后带着边青去了阳通大陆蓟阳郡的域宫。掌界锋上璎芒一闪,降落下一男一女,域主轩中跑出景怜等女。

    景怜:“你怎么来了?”

    纪晓炎:“左思右想,还是为蓟阳夫人打打下手比较实在。”

    颛孙恬雅:“舍不得景怜姐吧!第二美女的魅力果然强劲锐不可挡。”

    说话间大家来到了大殿。虽不如小舍但也一应俱全。边青扫出道识察看域主轩后说:“费了些心思,把公子的习惯弄得门清。”

    啲!景怜的讯戒响了:“轩主,属下找到了陨日涯的秘密通道。”

    “监视好,我派执法堂的人协助你。”景怜说完发了出去。

    纪晓炎问:“什么了?”

    景怜:“上次图辽星府府主贡阳飙来域宫述职时说陨日涯有叛变迹象。我想图辽星离蓟河星近,就叫他去查。”

    纪晓炎:“陨日涯有三位至尊,几千个天尊,在图辽星上绝对是一流门派。冲霄阁高层也说它可疑,苦于无法确实。”

    景怜:“没记错?”

    纪晓炎:“不会,几年前亲耳听师鸿祯老祖说过。而且陨日涯还有二个天尊巅峰多年,不进行突破的话,寿诞将尽,肯定会冒险一试。若胜利现有五位至尊。”

    景怜:“贡阳飙汇报说只有二位。他为什么要骗我呢?”

    纪晓炎:“问下小舍。骆家姐妹及紫薇最熟。若贡阳飙骗我们,所谋就大了,得小心。”

    小舍的回复是四位。近期成功突破一位,另一位突破失败而身死道消。

    形势骤变,若星府之主是故意欺骗域宫,那么意味着图辽星即将脱离域宫的掌控。形势骤然严峻,必须尽快作出行动。谋划一阵后决定联合行动。

    青辰轩气势磅礴,是界域掌控者处理事务之地。轩中大殿,皇甫洛灵穿着一身黑裙,绰约而立:“轩主,就由我、牧经纬、边玟丽去。”

    景怜:“行!小心点,别中了奸计。等冲霄阁的蔺水芸、边以欣、师鸿祯三位老祖一到马上出发。”

    站在皇甫洛灵身旁的女子,一身翠裙雪肤,饱满颤巍。看了眼高瘦的边青:“你也去。”

    边青:“跟炎哥一起去看看。”

    殿外响起脆柔的嗓音:“不许去。”刹那间闪进二女一男。那个大胸高嬥女子,跟边青一样长了一副漂亮的脸蛋。

    边青:“以欣姑姑,我想去。”

    边以欣:“至尊相争散溢的气息,即可令你身死道消。”

    师鸿祯截话:“晓炎,非要去?”

    纪晓炎:“我珞剑已炼化几十万至尊根基,躲进剑中能保命么?”

    师鸿祯:“要是天尊巅峰,争斗之时躲进剑中,可以。现在不行。”

    蔺水芸和皇甫洛灵却同时嗤笑:“太小看九天血幕了。”

    二个至尊相视相让后最终由蔺水芸说:“当年至尊之上大战,敌营倾巢出动欲拦下它驯服,却被它反杀,灭尽了所有至尊之上,否则这片无尽疆域又如何得以昌盛及宁静。”

    纪晓炎暗道这份守静不是先祖残念的庇护吗?难道还另有隐情,也许是真的,也许真有九天血幕的功劳。

    蔺水芸:“经过无尽岁月它愈发强大了。想要推动它更难了。可惜了只能当瓶用。”

    纪晓炎一听见瓶即想起了邓琼薇的瓶,也想到自己因融合了逍香惮及滚红尘而产出的瓶是个弹性之瓶,可容无尽,加上九天血幕可斩尽敌营无数至尊之上的瓶将会何种惊世骇俗,他憧憬起来。

    边青推他几下都没醒,舌绽春雷:“醒醒!”

    蔺水芸、边以欣等人已跨上悬空的坛台,纪晓炎见状,伸手握住边青的柔荑,一步跨出双临坛台之上。坛台一闪,盏茶后就抵达了图辽星星府。

    从坛台上跳下,穿着域宫弟子服饰的人走了过来:“各位老祖,图辽星府府主贡阳飙已在等着,请随我来。”

    大家随之出了大殿,眼前是个连绵的山脉。一步跨过山脉进了丛林,走了一段青石曲径,走出朱沙大门,即看见个巍峨宫殿,殿前列有二位域宫弟子。

    蔺水芸:“可以回去。”

    带路的域宫弟子应了声好后转身往回走。

    纪晓炎跟着蔺水芸等人走进巍峨宫殿,殿内站着位二十七、八的青年,剑眉星目、面如寇玉。他龙骧虎步迎了上来,恭敬地道:“上使”

    蔺水芸:“贡府主,你也是域宫弟子,派你来图辽星任星府府主也有五百年了!修为也达至尊四重了。”

    贡阳飙:“回上使,五百零三年。”

    蔺水芸:“星府打算怎样处理陨日涯?”

    贡阳飙:“派四名至尊随我一起去杀了司绍元、向弘扬。只要他们一死,我们就控制住了陨日涯。”

    蔺水芸:“哪四位至尊?”

    贡阳飙:“我与罗成荫、江敏才、公冶斯年”

    蔺水芸:“二对一去斩杀司绍元、向弘扬并不难,我们在这里等你的好消息。”

    贡阳飙应了声是出了大殿。

    纪晓炎立即唤出珞剑跟边青遁了进去,边以欣香葱玉手一招背上珞剑率先出殿,转眼与师鸿祯出现在一望无际的火焰海洋上空。

    师鸿祯衣袖一挥,火焰海洋迅速分出条通道,一马当先走了上去,须臾间来到一个火红色的宫殿前喊:“朱天逸别藏了!”美N小说 &HHXS6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