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一章、至尊之战
作者:世袭园丁   九天剑图最新章节     
    彤云下殿门紧闭,热风习习,一团气雾从边以欣的背剑上飘出,隐没于彤云下的宫殿。

    朱天逸没有回声,边以欣凛然拔出珞剑,扬手劈下。

    嚓!

    万籁俱寂,须臾后火红宫殿咔地一声裂出条缝迸出红芒,砰!分成二半。

    只见殿中一位红发红须男子席地而坐,眼脸微动睁开,嗤嗤射出二道红色的电弧,长身而起,举起红刀当头劈向边以欣。

    一条红芒切割天地。

    边以欣横剑一托。

    叮!金锐相撞之声,掀起璀璨的气浪。

    随即咔地一声,刀剑断裂之声。

    红发男子提着断刀仓皇而逃。天空一道璎芒当头劈至,他闪身欲躲却发出不能,被束缚定住。

    嚓!

    被切成二半。一团似有若无的气雾裹住二截身子卷入璎色世界。

    朱天逸胆战心惊,慌忙捡起半截身子,看向远处半截断刀,断然地朝天际飞去。临近天际尽头,举起断刀劈向虚空。

    轰!

    迸出刺目的红光,如昙花一现转眼即逝。

    朱天逸惊骇,一连狂劈几十刀,皆石沉大海。

    天空凄凉,寒风肆虐,心中悲凉,朱天逸停了下来,在自已的半截身子,带头颅的身上频点,另半截子迅速再生,与之同时嘴叼住的半截身子快速地消逝。重凝身躯之后他又举刀劈砍。

    轰!

    迸出的红光越发璀璨,可须臾间又消逝,忽然远处的虚空飞出二块红物,遁了过去察看,原是自己的火殿。他欣喜若狂狂笑不止:“出入口。”

    察看一阵后并没找到出入口,于是放出浩瀚的至尊之念朝周遭扫视,尊念迅速消耗着,收回的尊念不及放出的二成。他脸色阴沉:“这个地方会抽走了我的力量。”

    忽然,璎色世界气雾翻滚,疯狂掠夺着自已一身的修为。仅坚持半天席地而坐的朱天逸就化成一潭火,窜出万丈火焰,随即它在迅速萎缩,九千丈、八千丈......一千丈、五百丈。

    璎色世界到处都在冒出灰烬,汇聚成堆。

    虞冰蕊的秘府中边青双掌按于纪晓炎小腹送出自己的三海之力。

    珞剑外,碧空万里,微风习习,边以欣手握珞剑,汗如雨下。

    师鸿祯时不时地往嘴里塞丹药,并指迸出光芒灌进剑身。

    剑内世界,韩绮把灰烬装进戒子,收拾完后来到秘府:“边青妹子,他没事吧!”

    “再吃些丹药就醒了。”

    “那我回去了。”说完出了秘府去了虚空通道口。

    边青溶化丹药伏身,把嘴里的药糊送进纪晓炎的嘴里,药力在腹中发散,传遍全身,身体在迅速恢复,滑腻的小丁香搅得他阵阵舒爽,忍不住缠了上去,吮住它。直至边青全身乏力,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

    边以欣感到背上的剑一轻,直起柳腰说:“他醒了。咱加快速度与牧经纬、边玟丽会合。”

    来到一个辽阔的沙漠之地,边以欣:“怎么样了?”

    边玟丽:“巫马光熙以阵道入尊,躲进乌龟壳中,咱还真拿他没办法。”

    边以欣望向金色龟甲,它与沙漠相映成辉,金光闪闪的煞是壮观。妩媚一笑:“切碎它。”拔出珞剑,舞出漫天璎光。

    噗嗤噗嗤.....飙射出的金汁直冲云霄,须臾间就下起金雨,砰砰...... 沙尘飞扬,砸出一个个巨坑。

    金色的龟甲轰然倒塌,一个全身剑痕的黑汉跃起:“什么剑竟破了我的金钢甲宙?”

    边以欣四人二话不说同时攻击,生生打出巫马光熙的至尊根基,一个魔菇型的甲宙。

    一团气雾刮过,沙漠之上啥都不剩。

    四人立即离去,即将到陨日涯时分开。边以欣和师鸿祯向东面的山陉岛遁去。岛上已打得山崩地裂,司绍元左支右绌险象环生,身上已中几剑。

    此时贡阳飙正以成名剑技“飘血剑”中至强式“开界”劈向司绍元,瞬间即至。

    司绍元瞳孔放大,连连后退,想要躲是不可能了。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罗成荫划出的一剑,正巧撞向劈下的剑,仅挡住一息。司绍元趁机躲过。

    贡阳飙一剑斩在地上。轰!斩出个惊天巨壑。

    本是贡阳飙和罗成荫围攻司绍元的,却成了三人混战。

    边以欣骤临,拔剑劈出。

    贡阳飙惊骇,仓猝间扔出个金盾。咬破舌尖,燃烧至尊之血换起速度,却发现罗成荫剑封右路,而司绍元一枪当胸刺出,挡住正面,唯有向左遁行,正欲跨出之时,天空中一道银光携灭天之威斩下,暗暗叫苦,以为遽出的金盾能挡住一息,却听见嚓地一声璎光切开金盾,璀璨的剑芒,刹那即至,嚓!织热的剑身从头劈下,暗道百密一疏啊!

    一阵织热的风刮过,他失去了意识。

    边以欣降落于岛上。

    “上使”罗成荫、司绍元正身恭敬叫

    师鸿祯见边以欣娇躯颤抖,额头泌出汗珠,并指点向她手中珞剑:“罗成荫,去支援他们。”

    “是”

    司绍元也跟着摧出至尊之力灌进珞剑,一股伟力吞噬而来,眉心一皱,嘴角抽动,瞬间额头泌出细汗,仅坚持了盏茶时间就全身颤抖。

    珞剑内,一条条丹河灌进纪晓炎口中,边青亦是如此,通往永生界域的虚空通道口遁出浩浩荡荡的仙姿玉貌,遁来即伸出玉手搭上他,瞬间三海已空,抽回玉手,取丹恢复。不久,遁来的几亿国色天香,皆是如此。而百亿里外庞大的剑阁(贡阳飙的至尊根基)闪烁着的光芒逐渐黯淡,随之也在缩小,最终化为一团气雾隐没于璎色世界。

    司绍元颤抖中虚弱下来,一屁股坐于地上喘着粗气,取出枚丹药吞服。

    边以欣暗道这个剑无坚不摧但使用起来代价太高,每用一次都得消耗几枚至尊丹。要是知道纪晓炎作怪,借她之手炼化至尊根基非得拍飞他。玉手握住的剑忽然一轻,边以欣:“走。”

    三人往西北方向走。

    向弘扬是陨日崖新晋的老祖,昨天带了几人闯进宗内,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斩杀了近三成的弟子,搞得宗内人心惶惶。

    第二日,司绍元老祖回宗又斩杀了近一成,让宗内弟子噤若寒蝉,人人自危。陨日崖的弟子煞过无眠之夜,晨钟响起,浩浩荡荡的弟子云集于广场。

    老祖司绍元苍劲的嗓音响起:“陨日崖大量弟子及巫马光熙、朱天逸都被星外势力策反,欲图不轨,现皆被斩杀,即日起陨日崖并入星府,凡不愿加入者可自行离去,星府绝不阻拦。”

    话音刚落,广场上即骚动起来,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而纪晓炎却收购了大量的天尊之格及几个至尊根基在炼化。珞剑在不停地炼出灰烬,空间也在一点一滴地扩张。加我 &HHXS6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