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五章、天州纪家之人
作者:世袭园丁   九天剑图最新章节     
    涌冲而来的兽潮一波强过一波。

    轰!

    高厚的宫墙倒塌,兽潮涌进刹那间淹没了冲霄宫,周遭全是没见过的猛兽,纪晓炎左避右闪,腹中之剑冲天而出,迸射出光芒,潮水似的猛兽骤然蒸发。

    强烈的光芒一闪,纪晓炎眼前一黑,耳边响起水声,身体一轻冲天而起,瞬间又从云雾中跌落。

    砰!跌得他气血翻滚,挣扎一阵晕厥过去,醒来时发现自已躺在古井旁,全身酸痛,立即运转九天天典,一个周天后,酸痛一点也没得到缓解。

    忽然一个物体从天而降,夹杂着破风之声,砰地砸在地上。

    纪晓炎遁声望去,只见池灵痛苦地卷缩在另一个古井旁,痛苦地*着。

    纪晓炎挣扎着爬起来,走近池灵,伸出手探她的鼻息,她只是晕厥过去了。正欲收回手时,却见她右手心有个蓝色剑图,溢出微弱的蓝光,须臾间蓝光隐进剑图。洁白如玉的手心上有一把细小的蓝剑,显得触目惊心。

    他伸手去拿,却传来滑腻的肌肤触感,此剑竟然无实质,仅是映出的图腾,纪晓炎愕然地盯着它,在眼前缓慢地消逝。

    池灵嘤咛了一声,美丽的眼睑动了动,睁开了她的星眸:“看够了没?”

    “你什么时候有把小蓝剑了,也不告诉我。”

    “我哪有啊!就一把白剑.....哎我的剑呢不见了。”

    纪晓炎惊愕地发现自已的九天剑图也不知之踪。二人大惊失色,破败不堪的小院中除了九口古井外一无所有。

    五口井旁躺着人闻言都挣扎坐起。

    “我的也不见了。”归灵芸等人说道。

    七人无比颓丧,剑可是他们发迹的依靠,现在掉了都很急着。

    骤然一声:“嗖!”从一口古井里冲出物体,带起呼啸之声,直冲天际。

    纪晓炎来不及看清,就听见砰在一声砸在井旁:“应姿,她不是在蓟河星吗?”

    嗖!

    另一个古井中又冲出个黑影,须臾间从天空砸下个美女,是白秋。

    白秋一醒,小院就把众人送到一个晕暗的废弃窑洞,朝着光线走,看似很近却走了月余才到。

    洞口长满了藤条,大家披荆斩棘穿过藤林,钻了出去。只见不远处有座小木屋,正冒出绕袅青烟。

    纪晓炎舐了舐干裂的嘴唇,跑了过去。屋门上刻着一个把小剑,外型很像池灵手心中的蓝剑。

    屋内响起沧桑之音:“蔚桐没回来?”

    “先祖已经走了。”纪晓炎说。

    屋内久久没有回声,夜幕降临之时,屋内响起个清冷的女声:“进来吧!”

    见木屋紧闭,大家在门前等着开门,可半天不见门打开。

    “走近点。离门一尺。”

    众人靠近,忽然门上的小剑动了起来,把纪晓炎等人卷进屋。一张四方桌上摆了些吃食,桌首坐着位风华正茂的女子,素面粗衣但并不影响她的绝世容颜。

    纪晓炎等人的肚子咕噜噜地直叫。

    “吃吧!”

    蔺寒等人互看了一眼,取出法筷。

    “用手。”

    白秋来不及了缩回,夹上食物。大家愕然,法筷竟瞬间崩溃,连个气浪都没掀起就消失于无形了。

    “我的至尊之器呢?”白秋冲口而出。

    “绥呈域仅是凝练九天剑图之地。”坐在上首的女子冷漠地说:“以后一切都得听我的。否则......”她吹出口气,景怜等人僵住了身体,身上的一切连衣服都化为虚无。

    “听见没?”

    “听见了。”

    她星眸扫过大家,景怜等人才得以动弹,饥肠辘辘的他们抓起食物就吃。

    须臾之后,纪晓炎的手心呈出一个细小的剑图,溢出褐芒,由弱渐强,散发出炽热,无比璀璨,一阵金锐之声过后,迸射出一道褐芒,嚓!切开虚无。

    随之景怜等人的手心也迸出道剑芒,八种金属之芒一闪而逝,空中呈现出八条黑线,线内似虚空,一个个界域在线内泯灭。

    “九天剑图已成。能摧发多少就靠自已了。”

    女子随手一挥,把纪晓炎等人挥进一个亭台楼阁无数但却无比荒芜之地。

    纪晓炎解开脚下的包裹,里面有些衣服及药锄等,找了件灰袍裹在身上:“这么大,分开找。”

    包裹里不是黑衣就是灰衣,虞冰蕊随意选了件差不多大的套上:“不用找了。我知道在哪。”见白秋也穿好衣服说:“白秋跟我来。”二女从包裹中取了药锄就往南面走。

    归灵芸:“应姿,我们去北面,打开北门,那里有临街铺面。”

    蔺寒从包裹中找到一张图册,看了阵后扔了回去,与皇甫莎往东跑。

    纪晓炎捡起图册一看:“她们去收拾主宅了。”

    池灵:“景怜,咱就去药园。”

    “我呢?”

    景怜:“一起去。”

    “这么多杂草谁除呀?”说完立即向西飞奔。

    景怜忧虑一阵,提起包裹,在里面抽出把药锄递给他:“我走了。”

    “去吧!”接过药锄说。

    时间如白驹过隙,转眼过了半年,叶思盈、蔺绮云等人也凝成了九天剑图,被送来。

    叶思盈:“守护者叫我转告大哥。即日起程去天火世家。婉清,你培大哥一起去。”

    “我还无法摧动九天剑图。”

    “守护者点名要你去的。”

    纪晓炎别提多郁闷。累了半年,食物就快成熟了却派他外出。换谁都不会高兴。但又不可反驳。

    第二天一大早,徐婉清背上包裹跟在纪晓炎后面出了西测门。街上行人稀少,二人全力赶路。

    炎阳城是个重镇,繁花似锦。已是傍晚,街上还熙熙攘攘的。

    “公子,这么晚了还进去吗?”

    “进去。”灰袍男子健步如飞向前走。在一个街旁的大户大家门口停了下来,整衣迈上台阶,来到门前。

    仆役:“瞧你一身破烂,快滚!”

    “麻烦通秉,特来医治小姐之病。”

    “除了天州纪家之人,无人可治。二个叫花子也敢冒充,嫌命长了。滚!”

    “在下正是天州纪家之人。”

    “真敢顺杆爬啊!来人把这二个叫花子赶下去。”

    门内蹿出几个五大三粗的仆役,手握长棍,一副凶神恶煞样子。快看 &jzwx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