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七章、争
作者:世袭园丁   九天剑图最新章节     
    天很快黑了,外面的雪越下越大,寒风吹得呼呼响。从西院跑回东院要个把时辰。皇甫莎有些担心纪晓炎会冻坏,所以从望月亭回来后特意在房里生了堆火。

    蔺寒见她时不时跑出院子看,有些不乐意了。说:“咱东院人才济济,那个色痞会不来。”嘴中虽这么说,心中却没底,手中没停,在大床上加了几床被褥,想让她嘴中的色痞睡的舒服点。

    而西院,于黎哼呤着,压抑却又高亢,让人色受魂予。纪晓炎恨不得熔进她娇躯里,春色满屋。一次次的水*融过后,他悄悄地出了西院,哆嗦了一下,掠进大雪中,尽量沿着亭台楼阁回了东院。

    半夜,皇甫莎听见声音坐起身,下床走到门边,正要开门时,纪晓炎窜了进来。

    “吵醒你了。”

    “天都快亮了还回来。”

    纪晓炎走近火窑口,伸出手靠近窑口取暖。

    皇甫莎关上门,看了眼床上沉睡的蔺寒,回到另一张床上把自已除的一干二净等着纪晓炎临幸,一番旖旎之后他去找蔺寒了。

    蔺寒是个外冷内热的女子,此时芳菲之地早已泛滥成灾,不一样的蚀骨之味,让纪晓炎欲壑难填,要个没完。

    从图册上看北院之北还有个天州府。最近几个月天天有人撞击府门,且撞得震天响。

    为此,住在中庭的虞冰蕊和归灵芸常常彻夜未眠,这次撞得特别凶,所以归灵芸连夜跑到北院问叶思盈怎么办。

    叶思盈:“现在我只管前院。这事还得问大哥。”

    归灵芸为难了,因为从中庭的警示看,纪晓炎此时不方便,他在干嘛,用脚想都想得出。

    叶思盈:“去找南院的徐婉清。”

    “有用么?”

    “从守护者的只言片语中我猜......不说也罢。不妨去拭拭。”

    闻言,归灵芸去了南院。

    徐婉清知道她的来意后说:“别理它。是天火世家找茬或求医上门着急了。”

    “撞得震天响,找茬的居多。”

    时间如白驹过隙转眼过了二年,小魔女、边玟丽、边青等人来了。打开了北院及天州府之间的秘密通道,并且只允许纪晓炎、徐婉清、叶思盈、楚熙兮凭自己的九天剑图通行。

    自从边孤菱、边以欣、边玟丽、徐婉清接手天州府以来为了便于打理,就住在府里的密林别院。

    别看它稀松平常,跟草丛中的一株小草似的,但进了别院之后你就会惊叹它的宽敞与舒适。

    “昨天我看见了二个漂亮的女人进天州府。”

    “你没救了,大白都梦见美女!从我记事以来就没听过......”他见鬼似的狂奔着叫:“活见鬼了!忽然就多出了张布告。”

    消息不径而走,很快街头巷尾都在议论布告。

    北天州最南端有座连绵不绝的山脉,由东到西,横跨于北、南天州之间,是一道天然屏障,相传此屏障还没人越过,进山之人都一去不回,了无声息。

    天州府正建于天然屏障边沿。

    “北府街开店?天州城最南端,依山而建的铺面。太偏了。”

    “张兄,我也这么认为,那条长街虽宽且长达上亿里,但毕竟天州府一边的荒废了太多,客源是个问题。”

    年轻后生插话:“既是最南端,怎么就不叫南府街却叫北府街呢?”

    “这......祖祖辈辈都这样叫。”

    一个高瘦的小伙子,长得眉清目秀,肌肤雪嫩,十足的娘娘腔:“此天州非彼天州,确切说这里只是北天州,相传天州府是在原天州城中间地带由东到西修建的,它把原天州城分为南、北天州。”

    “杜撰了,天州府后面明明是茫茫山脉。”

    “我也没听过南、北天州之说。”

    另一个高瘦小白脸:“孤陋寡闻,坐井观天。原天州城比这个天州城大万倍不止。为什么那条长街叫北府街?因为天州府坐南朝北,把天州城分为南、北天州之后,为了便于进出,于是在天州府前修建通道,这就是北府街。”

    一些茶客,被他一会儿北一会儿南说得晕了。大家还是更相信亲眼所见的茫茫山脉。

    另张茶桌上的二个女子,脸色菜黄,可身姿婀娜,从背面看绝对是个难得的美人。

    个子稍高的:“古韵姐,天雷世家的凌薇和白萱也在。”“不止,天风世家也来了。”

    “在哪?”

    “在你后面躲在角落。怀梦别转身看。”

    “来的是谁呀?”俞怀梦止住了身子说。

    “湘云和迎秋及笑笑......被她们发现了。”

    纪晓炎正坐在不远外,站了起来,举止翩翩,气宇轩昂,声音响亮语速适宜:“各位俊男美女,大家静静,听我说。”

    俞古韵瞧了过去,一个气度不凡的男子,身边站着个仙子般的清纯美女。

    “咱先不谈相传之事,就谈那条亿里长街,少说也有三亿个铺面,想一想可以汇聚多少商家,每个商家请十个伙计,那条街就多了几十亿的人,这些人的吃喝玩乐要多少?”

    “某天一觉醒来,想起或正需要什么,却不知道哪里有?你会去哪里卖。”

    “当然去北府街卖呀!因为那里有汇聚了几亿个商家,一定有得买,不用担心找不到。”他身的仙子说。

    “对头!没白跟我这么多年变聪明了。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咱先去北府街,别迟了被人抢租光了。这次得干一票大的,租个几十个铺面,吃喝玩乐的都开一家。以后......”

    只见二人渐渐加快脚步,即将出门前竟已奔跑起来。

    茶社心绪随着他们的步伐牵动,紧迫起来。有几人也跟着跑起来窜出茶社,随之涌出一批。

    俞怀梦:“咱也去瞧瞧乐闹?”

    “演戏而已,不去了。六叔快到了。”

    须臾间热闹的茶社走得只剩二桌有人了。

    角落里扬起银铃般的声音:“俞家就不怕受罚?”

    “受罚?火风雷哪家也逃不掉。”

    “说的多绕口,还是风火雷顺口。”

    五女一场唇枪舌剑只到风巍奕与俞景山不分先后一起进入茶社才稍停。FL &HHXS6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