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章、血脉烙印
作者:世袭园丁   九天剑图最新章节     
    “纪公子,我捎您一程。”

    纪晓炎愣了会儿说:“真巧啊风少掌柜。”

    身后响起哒哒的马蹄声,二辆马车奔驰而,纪晓炎拉起琴霏急忙跑上马车。

    车夫等大家坐好后,立即抖动着缰绳,枣红大马开始跑了起来。

    “湘云等等。别把马累在半道上了。”后面驰来的马车扬出高尖的声音。

    风湘云掀起窗帘子,后面追上的马车飞越而过,挡住了自己的马车。

    前面车上跳下二个瘦高少年,掀起前帘。

    纪晓炎一眼认出二人,正是几月前在茶社高谈阔论的。

    不噤:“是你们。”

    风湘云:“把车挪开。”

    瘦高少年却不理睬,看着抱着美艳女子的纪晓炎说:“前面的车宽敞,别抱着人挤在这都难受啊!”伸出他细白的手说。

    此时又走来了一位姑娘:“纪夫人长得国色天香,乘他们的车多有不便,还是坐我的走安全。”

    纪晓炎:“挤吗?”

    姑娘:“车上就我跟我妹子。空着呢!”

    风湘云:“俞古韵别过分了。”

    “你才过分让纪公子抱着去图延郡合适么!火风雷大家拼条件,由纪公子作出选择......”俞古韵感到眼前一亮,一身精华瞬间被掏空,疲倦得眼皮似铅一样沉重难于争开,话音嘎然而止。

    停在官道旁的三辆马车中被堵在中间的车厢内迸出个褐色方印朝天际激射而去。

    砰!

    车厢外的马夫惊慌地叫:“糟了!少掌柜,都晕倒了。”

    厢内的琴霏:“没事!饿晕了过会儿就会醒的。”

    纪晓炎却在厢内狼吞虎咽地吃着兽肉,很快就把带来的食物扫荡光。

    右手心呈现出众星捧剑方图,迸出的晨曦虽微弱但却无时无刻不再增加。达到巅峰之后眨眼消逝。

    琴霏率先跳下马车。纪晓炎扔出二个包裹钻了出来。

    马夫见纪晓炎二人背起包裹往回走问:“纪公子不去图延郡了?”

    “是!告诉少掌柜,俞阳姑娘即日会启程来天州府。”

    马夫目送他们走远,心中嘀咕着:“怎么可能!剑阳姑娘躺在床上多年一直没醒过。”

    嘀咕间俞古韵等人醒了。

    瘦高少年一醒就卷起袖子,白藕玉臂上纹着一把雷罚剑,狂笑不止,笑声中藏不住她的虚弱也曝露出她的激动和亢奋:“雷家第一。”

    俞古韵急忙撸起衣袖,看向自己洁白玉臂上梵天剑,自言自语:“你怎么会沦落至此?”

    车厢后座上的少年:“缥缈剑此次居中。”

    风湘云道:“雷罚之剑本身就可怕,这次剑图又赋予诸剑之首,谁也挡不住雷家。”

    二个瘦高少年互搀着上了马车,调头回了北府街,经过天州府门时马车停了下来,从车厢中钻出二个少年,跳下车走近府门。

    只见门内美女成群,般般入画。其中一位倾城倾国的侍女走了出来说:“二位公子请回吧明天才开业。”

    略高的少年:“我是天雷世家的雷白萱,她是我堂妹雷凌薇。”

    侍女打量一阵叫:“云韶姐,这里来了二个天雷世家姑娘。”

    店内传出银铃般的声音:“让她们进来吧。”

    雷白萱走进店,辽阔的店铺里摆满了货物,应有尽有。沿着过道一直往前走,走了个把时辰之后,还是一眼望不到尽头。

    雷凌薇:“跟幻境一样永远走不到尽头,额客进来还不累趴了。”

    “公子家传承了无尽岁月,曾经也几起几落但这天州府却无人可撼动,一定有鲜为人知的手段。”雷白萱迈着长腿说。

    二人走啊走,已香汗簌簌,坚持不了了坐在过道上剧烈起伏着胸口。

    一身靓影出现在身边,来人是个美艳绝伦的女子,身上发出醉人的幽香。

    “怎么不摧动剑图呢。”

    雷白萱晃动螓首,玉脸殷红,急促地喘着粗气:“不会。”

    “运力于剑图。”

    二人依言而行,眨眼出现在一个院落中。

    女子:“这里是纪雷氏住的院子,进出全任剑图。院内无垠沃土不可荒废,每年要按规定上缴定额的。过些天纪雷氏到齐后我再来。”

    雷白萱:“这次有多少雷氏女子获得剑图。”

    “七百九十二。”

    雷白萱:“这么少啊怎么还能获得诸剑之首。风家及俞家呢?”

    女子:“风家九百一十八,俞家八百四十六。至于为何雷家能一跃成为诸剑之首,我也一头雾气。”

    雷白萱百思不解,比俞家都少五十四人,更别提风家了。女子走后没几天雷家的天之骄女都到了,其中有个叫雷琰的少女不仅长得国色天香而且聪慧过人,一到就迅速集拢大家开荒种地,并且派雷思嫒领了几百人去接商铺,很快适应了新的环境。

    时间如白驹过隙转眼过了二年。纪晓炎独自去了山坳里的小木屋。

    屋里有个漂亮的女人,虽然也很冷漠但不是上次那个冷漠的女人,她话不多,交谈几句就叫纪晓炎伸出剑图之手,在手一点,点出剑图,任空玉手上多了个盆大的褐色晶体,拍进剑图。

    刹那间他虚弱无比跌坐在地。与他一样的还是纪雷氏和纪风氏与及纪俞氏。

    漂亮的女守护者:“思茵出来吧!”

    里面走出个女子,顾盼生辉。

    “五妹,你怎么在这?”

    女子脸上飞起沱红,偷偷地剽了他几眼:“我是思茵,不是思盈。”玉足生莲飘至,只见她白袖轻拂,手心中隐匿的九天剑图就崩散进血液里,血脉之中流淌的血色微粒溢出的光彩,时不时地映出剑图。

    女守护者看他惊愕不止,严肃地说:“思茵是你先祖母定的族母。”

    “族母?”

    女守护看他一脸的迷惘,解释道:“天州纪族族人都得听她的。”

    “包括我么?”

    “你是不是纪氏子孙。”

    “是啊!”

    “那就得听她的。”

    “我凝成的九天剑图可比先祖蔚桐的强横不知多少!”

    “那又怎么样!你的九天剑图仅是纪氏子孙的血脉烙印。只代表你资质好些潜力大些,在你这个生命层次的人你就跟刚出生的婴儿差不多,一切才刚开始。”

    纪晓炎很难消化她所说的,坐在地上发愣,咀嚼着守护者的言中之意。快看 &HHXS665&